第1430章官场上的弯弯绕真复杂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36 字数:3404 阅读进度:1415/2143

小姐们更是小心翼翼。原本能在这间房子里按摩的,就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而靳有为刚才,竟然称呼柳俊为“省长大人”将几个按摩师都吓到了。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靳有为才舒了一其气,说道:“柳俊,我现在不和你说这个。等你的政策正式出台了,看情况再说吧!”

柳俊平淡地说道:“随你!”

靳公子撇了一下嘴巴,意甚不屑。

“远航,在潜州的工作还顺手吧?”

柳俊扭头和华远航说话。

华远航其实也被柳俊的话惊住了。这人不是一般的牛啊,这个限价令一出台,可不知要在全国引起多大的风潮。也要这样的牛人,才能让通用公司乖乖服输吧?一时之间。华远航心潮澎湃。

他踏入政坛之后,见识自然不能再停留在狱政科长的水平之上。他很清楚,柳俊如此特立独行,在政坛绝对要算是一个异类。

这样另类的存在,要不就切合时代需求,领先一步,扶摇直上;要不就是被群起而攻之,不说身败名裂,最终也是黯然离场。

柳俊不是缺乏政治智慧的人。不然的话,也不能年纪轻轻就走上了今天的高位。那他如此另类,到底是为的什么?

真的是“为民父母。吗?

他虽然自觉追随柳俊,但对柳俊胸中的政治抱负,真的不是很理解。眼下。华远航办知道,自己在柳俊的庞大体系之中,只属于摇旗呐喊的马前卒。要成长为志同道合的亲密战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先,他就要了解柳俊的志向。

这个事情。急不来!

见柳俊忽然动问,华远航连忙将思绪收了回来,答道:“很顺手。李惠书记和师范甫长,对我的工作都很支持。”

柳俊便微笑点头,忽然抬起手来,挥了一挥。

几个按摩师会意,齐刷刷的起身,走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其中一个心思比较细密的,低声说了一句。如果需要服务,就按按扭。

见柳俊将按摩师请了出去,华远航就知道。柳俊要谈到岳题了,情不自禁从按摩床上坐了起来,拿起床头的香烟,敬给柳俊和靳有为,又紧着给柳俊点上了火。

“远航,你今天,是不是为了童威的案子来的?”

柳俊抽了一口烟,缓缓问道。

华远航吃了一惊,没想到柳俊说的这么直白。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恭谨地答道:“是的,省长。”

“说说吧!”

柳俊淡然说道。

华远航张开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约见卑俊之前,他是想好了一整套说辞,现在却忽然卡了壳,不知该如何说起。

靳有为在一旁冷冷说道:“他就是想问一下,你这么夫张旗鼓查办,七中那个案子,是不是针对童威自杀案去的?”

华远航又吓了一跳,靳有为这也说得太直白了,而且语气很成问题。和柳俊再是朋友,也不好这样说话吧?柳俊如今何等身份!

不过靳公子就是这样的,他那浑劲上来,谁也拿他没辙。

好在柳俊看上去,并无不悦之色。就仿佛靳公子是透明的。华远航又在心里佩服了一把,不过这一回佩服的对象不是柳俊,而是靳有为。这小子。算是将柳俊的脾气摸透了。知道柳俊心里想的是什么。

柳俊笑了笑,说道:“当然是针对童威自杀案去的。童秀玲一个蹈规守矩的女老师,不招谁不惹谁。忽然被人砍了十几刀,傻瓜也看得出来,为的是什么!”

靳有为又。多了一声,说道:“宋都市那帮蝶黑子,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李政儒也是混蛋,当了五年市委书记,愣是搞不定一帮挖煤的。什么水平!”

华远航谨慎地说道:“现在也没有证据,一定是宋都市的媒老板干的吧?再说李政儒也不是二百五啊!”

对于他老子华君庭与李政儒、童威之间的渊源,华远航知道一些。不过知道得也不是很多。华君庭在家里颇有威严,以前华远航几乎都不怎么敢和老子说话。做了潜州市的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之后,父子俩之间的沟通也略略有所增加。不过一般情况下。父子之间沟通,主要也是说他在潜州市的工作,华君庭将自己从政几十年的心得,灌输给几子。至于其他地市领导与华君庭的交往,很少谈到过。

也许,华君庭觉得时机未到。等到华君庭真的离开省,而华远航又要继续留在省工作的时候,华君庭或许会将这些关系透露给他。

“多,他不是二百五,他是五百!比二百五还二百五!”

靳公子气哼哼地说道,似乎火气很旺。

华远航不理靳有为,只是专注的望着柳俊。这样的大事上头,靳有为说了不

柳俊微笑道:“远航,你是不是弈到了一些什么谣传?没关系,这里没有外人,说出来吧。”

华远航沉吟着,不知该如何启齿。

靳公子又出来代劳了,说道:“柳俊,你也不要难为华远航,他现在是当局者,很多话不好说,我代他说了吧。现在很多人都在说,你是想要借机立威。眼看着马上就要召开省代会,丁玉舟退下去,你接他的位置,要做省委副书记了,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修理一下段定远和远航他老子,把威望立起来。你这人,喜欢争权夺利,大家都看透了!”

柳俊不由微微一笑。

靳公子前半段话,说得条理清楚,最后一句,又胡说八道了,估计还是在为“平抑房价”的事情生气。这也难怪,柳省长一开口,就耍断人家靳公子的财路,还不许靳公子小小生一回气啊?

他督促玉兰市公安局限期破案。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传言。面临着两次党代会相继召开的局势,有些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只想将矛头对准他。好制造点什么口实。牵扯到他老子柳副总理身上去。

“远航,你今天不回幕州去吧?”

柳俊忽然问道。

华远航忙即摇了摇头,说道:“太晚了,明天再回去。”

“那好,你也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这就回省委常委院去吧。有几句话,请你转达给君庭书记。目前玉兰市局专案组,在宋都市调查的时候遇到了一定的困难,宋都市局不是很配合,要请君庭书记出面,好好协调一下。这个案子,最好省厅能够直接接手,玉兰市局和宋都市局协助调查。要尽可能的加快进度。在全省党代会之前,搞一个大致的结果出来。”

柳俊缓缓说道,每个)字都说得清清楚楚,脸上的微笑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产峻的神情。

华远航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双腿立正,说道:“是!”

省委常委院九号楼,灯火通明。华远航回到家里。现父母亲都还没有休息。华君庭坐在客厅的沙里。一口一口地抽烟,华夫人则坐在一旁相陪,面前放着一份报纸。

华夫人的脸色有点忧虑,华君庭则是神色如常。

“爸,妈

华远航笑着给父母打招呼。

华君庭只是淡淡一点头,并不吭声。华夫人则马上起身。笑着说道:“回来了?过来坐吧,陪你爸聊聊天,我去给你泡茶

华君庭以前在儿子面前十分威严。华远航见到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犹如老鼠见了猫似的。这种情形,一直到华远航出任玉兰市司法局副局长才有所好转,随着华远航在体制内一步步前进,父子间的关系也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每次华远航从潜州回来,爷俩都要聊一阵,虽然多数是聊工作,华夫人见了,也着实欢喜。

华远航应答一声,径直在父亲斜对面的沙上落座,掏出烟来,敬给父亲一支,又给他点上了火。

“爸,我刚才和柳俊,还有靳有为在一起,说了一会话。”华远航也没有多少犹豫,开门见山说了:“我们谈到了玉兰市七中那个案子。柳俊说有几句话,要我转达给您!”

华君庭正夹着香烟往嘴边放的手略略停顿了一下,望着华远航,静待下文。

华远航很认真地将柳俊的原话转述了一遍,说得很慢,每个字都很清楚。

华君庭不吭声,又抽了几口烟,这才问道:“你怎么看?”

华远航忽然迟疑起来,似乎不是很拿得准。

华君庭淡然说道:“在家里。说错了不要紧!”

华远航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我想柳俊的意思,是不想把这个事情拖到省代会之后。他担心省里的人事异动

华君庭脸上就露出了赞赏的神色。缓缓说道:“嗯,你能看到这一点,不错。柳俊,还是很有情有义的。今天下午,玉、兰市局已经将案子报上来了,请求省厅协调。”

华远航就长长舒了口气,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这个案子,如果真的拖到省代会之后再办,万一那个时候,华君庭已经调走了,再搞出什么对华君庭不利的情况来,那可就鞭长莫及了。现在华君庭还在任,就算有什么状况。也能及时掌控。

柳俊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这么坚决的限期破案。而华君庭也很清楚其中的厉害之处,他等待的。其实就是玉兰市局将案子报上来,以便师出有名。

华远航轻松之余,又暗暗慨叹。官场上的弯弯绕,不是一般的复杂啊,看来自己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