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真的是他!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46 字数:3271 阅读进度:1525/2143

“叶阿姨,沈老师,不必那么客气,我今天来,是想请你们吃个饭,另外介绍一个朋友给你们认识。呵呵……这位是康敬爱,是在玉兰市经营市的,你们认识一下,看看今后能不能做点生意。”靳有为也不坐,径直将身边那个中年男子介绍给了沈月山。

康敬爱满脸堆笑,对沈月山客气得紧,握住沈月山的手摇晃了好一阵,掏出名片来,递给沈月山等人。沈月山接过一看,不由大吃一惊。银海市董事长!

沈月山虽然是大宁市人,来玉兰市的时候,却也去过银海市。乃是玉兰市最大的市连锁集团勺眼前这人,竟然是玉兰市零售业的龙头大哥!

“沈叔,你和叶阿姨到了玉兰市,怎么的也得请你们吃个饭。走吧,咱们今天换一个地方,不去秋水酒店了,去玉兰大酒店。尝尝我们玉兰市的风味。”靳有若介绍了康敬爱之后,随即便出了邀请。

沈月山满心想要讲几句客气,只是靳有为大咧咧的,霸气十足,却是推脱不了。而且,无论从生意人的角度来看,还是从关心沈娆的角度来看,沈月山也都想多了解靳有为一些。当下一行敌人离开了宾馆。上了靳有为那台乌黑铮亮的奔驰车,直驶玉兰大酒店。康敬爱的大奔驰,紧随其后。

大约沈月山夫妇下榻的小宾馆,自建成以来,就还没有出现过这样顶级豪华的奔驰车吧?更不要说一家伙钻出来两台了。玉兰大酒店包厢里,靳有为大声吆喝,向沈月山敬酒。沈月山自也是热情回应,气氛很快就搞起来了。“沈叔,康总是我的朋友,你那些产品,以后就送到他那个市里去销售吧,保险一点,不要又碰上张秋那种家伙。”

靳有为喝了几杯酒,笑着说道。

沈月山便有些尴尬,一迭声的向靳有为道谢,说道:“就是我那小工厂,不知道康总看不看得上眼啊……”

沈月山这个倒不是客气话,确实有些患得桌失。毕竟银海的规模太大了,据说不但在玉兰市有好多家连锁店,就是在a省的其他城市也都有连锁店。和他那个小小加工厂,全然不在一个档次上。若不是有靳有为的推个叫人家康敬爱拿哪只眼睛看他呢?

“呵呵,沈总,你这就见外了。既然你是靳少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了。没说的,你那货只管送过来,我给你最显眼的架子。你的熟食我看过了,也苦。过,味道不错,很合我们a省人的口味,应该比较好销。当然了,结账要按照我们市的规则来,九十天一结,这个沈总不会有意见吧?”

康敬爱笑呵呵地说道。其实他早就在心里暗暗纳罕。从一路的情形来看,靳有为明显与沈月山等人不是很熟,沈月山两口子,一口一个“靳先生”显得也很拘谨。为何靳有为如此卖力的要帮沈月山「康敬爱还真没闹明白。

原本还以为靳有为和沈娆有些瓜葛,没听靳有为叫人家“沈叔”、“叶阿姨”自居晚辈?靳有为比沈月山也就小了十来岁,足以平辈论交,如此放低身段,肯定有原因嘛。可是瞧沈娆的神情,明显与靳有为也不熟,生涩得紧。靳有为对沈娆也是非常客气。宣真“诡异”!

不过康敬爱这些疑虑,统统都埋在心里,脸上半点也不带出来。甭管人家是什么关系,靳有为不是假的。对于靳公子在玉兰市乃至整个a省的能耐,康敬爱清楚得很。既然靳公子要他关照沈月山的生意,康敬爱自是奉命唯谨。生意场上,讲究的就是个和气生财。“没意见没意见,当然一切遵照康总的规矩来。

见康敬爱一口答应,沈月山差点乐晕了。这个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大美事,际遇之离奇,无与伦比。没想到张秋这个家伙,想要阴他,却给他造就了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当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叶宁却比老公多长了个心眼,总觉得世界上不可能有免费的午餐。可是瞧沈娆与靳有为之间生疏的情形,确实也不像是有什么“暧昧”之事。当真好生难以索解。

“老康,我知道你们市的经营手法,主要就是压榨供应商,嘿嘿,这个可要事先跟你说清楚,沈叔这边,你可不能压得太狠,做人要厚道,是吧?”靳有为拍打着康敬爱的肩膀,笑着说道。

今天这个酒,是靳有为自己要请沈月山的,并非出自柳俊的授意。靳有为这人,对朋友没说的。既然柳俊“就认”了他和沈娆的关系,那他就要主动帮沈月山_把,也算是为朋友之道。沈月山这回虽然拿回了二十万货款,可是在玉兰市的销售渠道也就断了。勒有为觉得震惊亲自出马,帮朋友的忙可不能帮个半吊子,大没意思。

康敬爱咧嘴一笑,有些尴尬地说道:“靳少,也不是那么说的,每行生意都有自己的规矩,我也不能随意破坏不是?当然了,你靳少的朋友,那当然是另一回事,我老康不能那么没眼色是吧?沈总的货在我的市里,除了正常的费用,我保证不多赚他一分谶!“行,老康,你够意思,这个朋友我没白交!靳有为便朝康敬爱伸出了大拇指。康敬爱笑着摇摇头。

说起来,沈月山那点货,在康敬爱眼里还真什么都不算。一个月十几万的营业额,全给他康敬爱赚到,也不过就是一点蚊子肉,康敬爱好歹要算是玉兰市零售业的大哥,不能那么没出息。宴席尽欢而散。

康敬爱告辞而去,靳有为又亲自充当车夫,送沈月山一家三口回宾馆。到了宾馆门口,沈娆坐在车里不下来,对父母说道:“爸,妈,你们先休息一会,昨晚上也没睡好。

我下午还有两节课,得赶回学校去了……靳先生,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七中?”靳有为笑道:“没问题。”

瞧叶宁的样子,有些犹豫,沈月山便拉了拉她的衣袖,笑着说道:“行,你回学校去吧。靳先生,真是麻烦你了。”“不客气。”靳有为笑着朝沈月山和叶宁挥手道别,转动方向盘,驶向玉兰七中。

沈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咬着嘴唇,小手握成拳头,显得神情比较紧张,似乎有什么事情很难做决定。

这个异常,靳有为当然现了,却什么也不说,只是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眼睛不是瞥一下沈娆,觉得她的模样很是有趣。“嗯,靳先生,我……我想请问一下,你是不是柳俊的朋友?”咬了一阵嘴唇,沈娆深深吸了口气,终于问道。

靳有为笑道:“当然走了,不然你以为我是神仙啊,知道你们遇到了麻烦?”沈娆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那,你也是在政府部门上班吗?”

靳有为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我要是在政府部门上班,那不变成他的手下了?这家伙,做朋友不错,做上司嘛,嘿嘿,我可没有受虐狂。靳有为这话,也要算是有感而。

在柳俊手下当干部,心存正义又有能耐的,当然是很不错。靳有为这样吊儿郎当的,或者那些一门心思钻营只想捞好处的家伙,日子可就难过了。柳俊虽然不见得能把这样的官员全部都清理出去,起码也不待见。嗯要升迁,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沈娆很诧异地问道:“在政府部门上班,也不一定要是他的手下吧?可以是同事啊……”这一回轮到靳有为吃惊了,一句话脱口而出:“怎么,你不知道他的身份?”

说完这句话,靳有为立马就后悔了。很明显,沈娆是真的不知道柳俊的身份。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怎么搞的,既然对人家小姑娘有意思,却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很好玩吗?

不过既然柳俊隐瞒了,肯定也是有-道理的,却叫自己一下子泄了老底,可不要因此坏了人家的“好事”。只是话已经说出了。,却不好“挽回”呢!

沈娆惊讶地说道:“我知道他在政府部门上班,他还告诉我,他是玉兰市的市长呢,嘻嘻……”靳有为笑了,说道:“不是,玉兰市的市长叫李焘。”

不管怎么样,也要“挣扎”一下,或许沈娆年轻,头脑简单,很好“欺骗”呢?“哦一一一一一一沈娆点点头,就不再问。

很快,奔驰开到玉兰七中,沈娆客客气气地跟靳有为道了别,慢慢走进学校,门卫望望那台豪华得不像话的奔驰,又望望沈娆,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沈娆可没心思去关注门卫的意味深长,柳俊的身份,像是一个巨大的谜团,压在她的心口。以前柳俊告诉她自己是玉兰市长,沈娆压根不信,当他吹牛。见识了靳有为的威风显赫之后,沈娆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错了,柳俊绝对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政府机关小干部。

沈娆没有去教室,径直回了自己的宿舍,打开电脑,开d5在网上搜索有关“玉兰市长”和“柳俊”的消息。很快,柳俊同志的简历便跳了出来。沈娆矣■定望着屏幕上那张熟悉的脸,两眼直!

a省省委副书记兼玉兰市委书记柳俊同志灿烂的笑容,此刻在沈娆同学的眼里,说不出的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