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玩游戏?受虐狂?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57 字数:3178 阅读进度:1656/2143

雍昭平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沉声问道:“程局长,这是怎么回事?”

雍昭平并没有追问程新建他们在执行什么任务,身为公安部副部长,不明白下属在执行什么任务,未免丢脸。他也知道程新建有甩人巴掌的习惯,只是你也要看人去啊,什么人都可以甩的吗?真把陶公子当成了街头小混混!

程新建很奇怪地望了陶思青一眼,说道:“不清楚,我们进来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我听说,现在有些年轻人,思想很前卫,喜欢玩一些刺激过瘾的游戏,叫做什么什么……对了,叫受虐狂。不知道陶思青是不是有这毛病!”“你妈才有这毛病!”

陶思青不由破口大骂。眼见得程新建凶恶无比,原本陶公子已经闷声不响了,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如今来了大靠山,陶公子立即“活”过来了,重又趾高气扬起来。

程新建大怒,喝道:“陶思青,我警告你,你已经多次侮辱公安干警。这叫罪加一等!你说我们打你,有什么证据?谁看见了?”陶思昔不由语塞。

程新建当众甩他两巴掌,敲了好几个“暴栗”这里七八个警察都是证人。只不过这些人程新建既然带了过来抓他,可见都是心腹中的心腹,嫡系中的嫡系,又有谁会为他作证?

年清海雅不愿在这些小事上纠缠。虽然陶思青被人甩巴掌,乃是公然剥他老年家的脸,但与眼前大事比较起来,小小吃点皮肉之苦,算得什么?“程局长,请问你们在执行什么任务?”年清海沉声问道。

程新建瞥了他一眼,不徐不疾地答道:“我们接到线人举报,锦官城俱乐部有强迫、容留妇女卖淫的现象,为了整顿京城治安秩序,解救失足妇女,我们治安管理局决定采取这次行动。”

“程局长,治安管理局整顿京城治安秩序,无可厚非。但是来锦官城消费的,均是社会名流,还有外籍友人。你们这么干,是不是影响太不好了,可以预先通知一声,让锦官城自检自查嘛!”年清海很不悦地说道。

程新建嘴角一扬,一缕讥讽之意一闪即逝,说道:“年将军,公安机关办案,有特定的程序,不能因为对象不同而擅自更改。不管来锦官城消费的是些什么人,他们在我们的国土上,就必须遵守我们的法律法规,这是毫无疑问的。不管他是谁,绁犯了我们的法律,都要严厉查办。法律面前,人人来等!”年清海顿时被恐得厉害!

要说这个脸,是年清海自己丢的。程新建既然敢于来“砸场子”焉能不清楚陶思青的后面站着谁?人家敢来,就不怵!

“程局长,你们这次突击检查,有什么收获吗?”

雍昭平问道。

“报告雍部长,有!我们在锦官城的客房里,查到了十几个卖淫嫖娼的现行。还有一个家伙,很无耻,就在卫生佴里做好事,被我们当场抓获!像这样糜烂的娱乐场所,我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还真的见得不多,陶思青的胆子,很不小啊!”

程新建汇报道,随后瞥了陶思青一眼,神情很是不屑。

“既然如此,你们继续办案。不过程新建同志,请你约束同志们,不能有什么过浇的行各,我们要文明执法,明白吗?”

雍昭平把出了上级领导的架子。

此番人家有备而来,占据了先机,抓了十几个现行,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总不能就此了事,叫三局的人和武警战士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就算雍昭平当真昏了头,敢下这个命令,人家程新建是不是接受,还得两说呢。可不能授人以柄。

“是!请雍部长放心,我们一定文明执法,绝不胡乱动手打人。不过,要是他们自己玩游戏打的,可怪不到我们头上。”

程新建举手给雍昭平再敬了个礼,一本正经地说道。

又是玩游戏!

陶思青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将穗新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无数遍。只是眼见雍昭平没有出手制止的意思,年清海又被顶得出不了声,陶思青就多长了个心眼,不敢公然“侮辱公安干警”了,只是对年清海说道:“表哥,麻烦体跟姑妈说一声,我今晚上不能去陪她老人家说话聊天了……”

尽管陶思青平日里与两位表哥的关系也很不错,年庆先和年清海这些年,透过他得了很多的好处,但真正最疼爱陶思青的,自然还是姑妈陶德珍。如今陶思青的指望,也全都寄托在姑妈身上了。就像上回,自己找姑妈一哭诉,姑妈立马一个电话就惊动了李治国主席,将黄巍和郭炳草收拾得龟孙子似的。这一回,别看程新建气势汹汹,又怎能架得住姑妈的一个电话??

到时候再找回这个场子不迟。

总归要叫程新建吃不了兜着走

年清海瞪了他一眼,阴冷的目光又在程新建等人脸上一一扫过,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连雍昭平都不打招呼了。以老年家的势力,若不是有求于雍昭平,一个副部级干部,还真不值得年中将如何看重。

雍昭平吃了一瘪,心里头也十分腻歪,朝程新建点点头,一声不吭,径直转身离去。

程新建哈哈一笑,丝毫也不在意,扭头看着陶思青,笑着说道:“陶公子,你说说,你已经是第几次侮辱公安干警了?这个我可是给你记着了,到时候,咱们好好算算这笔账!我这人心眼比较小,时间越长,利息算得越多!”

陶思青情知今晚是程新建控制了局面,也不和他斗嘴,当下紧闭双唇,不吭一声,只是怨恨无比地盯着程新建。“夸走!”程新建哪里去理会他的怨恨了,手一样,径直出门而去。

依柳俊与何梦莹的意思,早就想离去了,何胜利坚持要看完“全剧”也只好由得他。一直到程新建他们将陶思青和一大批抓了现行的卖淫嫖娼者带出大堂,押上了警车,这才笑呵呵地说道:“过瘾过瘾……我说柳省长,是不是每次你一升官,就要拿一个不顺眼的家伙开刀祭旗?”仔沁想一想,貌似柳俊是有这个习惯。

刚当上潜州市长不久,要了张杨的项上人头;担任玉兰市委书记不久,陈卫星一命呜呼;这才坐了几天代省长的宝座,又把陶思青逮起来了!

何梦莹冷笑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每一个上位者的宝座,都是用鲜血和生命堆积而成的!古来如此!”

柳俊淡然道:“难道他们不该晁?

何梦莹扁扁嘴:“成王败寇,历史一向都是胜利者书写的。”

何胜利笑道:“这话说得对,所以我们要力争做胜利者,一直都做胜利者。”柳俊微微一笑:“你本来就叫何胜利,想不胜利都难。何胜利哈哈大笑,启动了车子。

次日上午,在国家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合议室里,一个高规格的座谈会正在召开,由总理柳晋才亲自主持,国家改委主任上刘斌、央行行长李少杰、银监会主席郭宏伟、明珠市市长郑浩等东南数省市的政府一把,以及相关国家部委的负青人参加了这个座谈会。

在参加会议记录和服务的改委工作人员心目中,此番会议最引人瞩目的,不是那些威名显赫的封疆大吏,不是那些权倾一时的部委巨头,甚至也不是身为国家领袖之一的柳晋才,而是坐在明珠市市长郑浩身边的a省代省长柳俊。

在一群中老年高官里头,蓦然钻出这么一张年轻得有些过分的脸孔来,而且还是柳晋才的儿子,确实是足够让人震撼的。

大草命之后,父子同时出席这样高级别的会议,并且都还是主角,这种情形,可谓是绝无仅有。

不过在这种规格的会议上,大家的诧异也都深深埋藏在心里,面上丝毫也不带出来,偶尔有一道好奇的眼神落在柳俊脸上,也是匆匆而过,不敢多所停留。

座谈会看上去气氛还是比较轻松的,必要的开场白之后,柳晋才先表扬了东南数省市的经济展搞得不错,在座的诸位领导干部「都花了不少的心血,随后讲解了中央采取的宏观调控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要求相关国家部委和各省市充分认识,贯彻落实下去,避免经济过热,带来不可测的后果。

柳晋才说话的时候,脸上虽然挂着礼节性的微笑,但是字里行间,却依旧忍不住流露出一股焦虑之情,可见他对目前国家的经济展大局,确实是充满了忧虑。

柳晋才之后,改委主任刘斌、央行行长李少杰和银监会主席郭宕伟先后言,表示拥护中央的调控调控政策,坚决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不冒进,也不槁一刀切。在搞好宏观调控工作的同时,依旧要想方设法促进各地经济的展,争取-完成乃至过今年国家定下来的百分之七的经济增长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