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严玉成英雄气概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04 字数:3326 阅读进度:1766/2143

币省长此番说是回京休假。其实是为了贾任雄那个案甲熙※

崔福诚的建议,很有道理。这样的事情,是应该好好与两位老爷子商量一下。正义要伸张,策略也是要讲究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严玉成竟然主动问起了这个事情。

因为他回家,柳晋才破例按时在家里吃晚饭,严明和柳叶,也带了严浩过来作陪,一起在柳家这边吃饭,然后看《新闻联播》。

严浩嘀咕了几句,似乎是在埋怨姑父没有把柳阳带回来。

小哥俩有段日子不曾见面了,上回还是五一长假的时候,柳阳随着母亲回京住了几天。

柳叶便笑着安慰儿子,说马上就放暑假了,到时候阳阳就回家来了,哥俩可以好好玩个痛快。严浩登时高兴起来,说道:“这下好了,放暑假,牧野也能回家,咱们一起玩。小

武牧野随着父母在东南沿海居住。武正轩现在还是海军6战第一师的师长,不过很可能在今后两年内升任快反纵队副司令员,那么就可以调回都了。

快反纵队的司令员,目前是白杨的等哥白秀坤担任。后年换届选举之前,军队内部可能还会作调整,白秀坤资历也够了,说不定能够更上一层楼。

看完《新闻联播》,严明说道:“柳俊,你晚上有没有安排?爸爸叫你过去,有些事情和你说。”

其实这个话,严明问的是岳父老子柳晋才。严玉成召见,柳俊再有安排,也只能推掉。除非是柳晋才有事情要和儿子说,那又另当别论。

柳晋才微笑道:”那你先过去吧!

“是!”

柳俊应答了一声。

当下柳叶留在这边陪母亲聊天,严明和柳俊哥俩安步当车,慢慢走向严玉成的居所。阮碧秀四个子女,也就柳叶能够经常陪伴她说说话。

走在路上,严明对柳俊说道:,“估计老爷子要和你谈鹿门市那个案子。这事,我跟他说了。”

这也是严明怕柳俊犟脾气作,一意孤行,便预先和老爷子谈了一下,不管怎么样,这样的事情,得由老爷子来掌舵。

柳俊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站在纯政治立场来看,严明对此事的处置手法,无疑比他稳重。

来到严府,现严玉成并没有进书房去看书或者处理公务而是在客厅有滋有味的抽烟,来回踱步。这也是解英的,“要求”。只要老头子不坐在那一动不动,愿意走动一番,那么作为“奖励”严书记可以享受香烟带来的惬意。

说起来,严玉成并非惧内之人,只是很自觉地在配合妻子和保健医生的要求。严书记骨子里头是有点,“个人英雄主义。”但该守的规矩,也不含糊。

在这一点上,柳俊深受岳父的影响。不过似乎还差了点火色,至少在感情上,柳俊就远不如严玉成那样“守规矩”。

“小俊来了。”

解英见到女婿,笑眯眯的打招呼。

严数成还是老样子,眼神在柳俊身上略一停留,便继续踱步,抽烟,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威风八面的柳省长,在岳父老子面前的待遇,着实不怎么的。不过柳省长也硬气,叫了一声“爸”便不再理睬严书记,径直在那边和解英说话,笑眯眯的。

很快,严书记一支烟抽完,有点恋恋不舍的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蒂,背着双手,进了书房。

这一回,解英倒不,“挽留”柳俊,笑着说道:,“你们去吧,水果已经洗好放进去了。多喝茶多吃水果

柳俊和严明答应一声,随即双双进了书房。

茶几上果然摆了一大盘洗干净的水果,泡茶的茶具也摆放得很整齐。柳俊在严玉成对面落座,也不打话小径直摆开了泡茶的架势。

严明习惯性地掏出香烟,瞥了老爷子一眼,又将香烟装回衣兜,拿起一个苹果,切开来,递了一小瓣给老子。

严玉成还是一声不吭,接过来,放进嘴里。

严玉成的年纪,比柳晋才大了两岁,不过看上去精神很好,比柳晋才显得还要年轻几分。

柳俊将水壶放到电热炉上,眼望严玉成,说道:“爸,是不是为了鹿门市那个案子?”

“嗯

严玉成也不否认,淡然应了一声。其实在严明今天向他汇报之前,严玉成已经知道了这回事。最早是梁国强向他做的汇报。

严玉成尽管不再分管政法工作,但梁国强很清楚这个案子背后的牵扯,在采取行动之前,向严玉成做了汇报。

当时严玉成的意见,是赞成将此案提交部务会议讨论。既然是冤假错案,就应该纠正。但是高敬章却将此十心;下来,严玉成便没有再做任何表示

中央本来就实行的常委负责制。加上严玉成又是前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身份比其他常委更加敏感,益的不合适在此事上干涉过多。

但近来此事却有愈演愈烈的架势,彭勇学的妻子余淑君在京师四处活动,指责柳俊和梁国强等人,是要借机整彰勇学,不可避免的,一些流言要传到严玉成的耳朵里。再听了严明的汇报,说柳俊也不肯“善罢甘休”有“搞到底”的意思,严玉成便重视了起来。

没有人比严玉成更加了解柳俊的性格了。

此君不但是他的女婿,还是他的“师弟”倔强的性格,与周逸飞老先生一脉相承,颇有青出于蓝的架势。他要咬定此事不放,那就当得慎重对待。

柳俊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根据程新建和宋小蕾他们调查了解的情况来看,此案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冤案了。江汉省那边,态度很不端正。还把宋小蕾抓了起来。”

柳俊亲自给高长宏打了电话小梁雪平又打着梁国强的大招牌亲自去三江市“捞人”三江市那边倒也很给面子,马上就把宋小蕾放了,说是一个误会。

但这不能说明什么。

“如果宋小蕾只是一个普通的律师,那么她这一回,也是在劫难逃。爸,这样的事情,我认为决不能姑息,一定要做出公正的处理。不然,“为人民服务。就是一句笑话罢了。”

柳俊很严肃地说道。

他们翁婿之间谈话,自来是比较随意的,柳俊也肩负着让岳父老子“轻松”一下的责任。但这一回,谈话的气氛却颇为沉重。

严玉成不置可否,眼望严明小问道:“严明,你怎么看?”

严明也知道这是老爷子在考校自己,不过这样的情景,严明也经历了不止一回,当下毫不犹豫地答道:“这个案子该复查。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严玉成不动声色,又追冉了一句:“那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

“两年之后。”

严明还是回答得极快。

这个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高敬章是巨头之中最年长的,做完这一届,后年换届,基本上肯定要退的了。而且到那个时候,严柳系与明珠系的博弈,基本上也见了分晓。

反正贾任雄案生在十年之前,已经沉冤十年,那么再等两年,似乎问题也不大。当然了,两年之后,柳俊是不是还会犯犟,也要两说呢。严玉成又望向柳俊。

柳俊沉吟道:“严明这个办法,是比较稳妥。但是,爸,请恕我直言,我们在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如果仅仅将它当做一个刑事案子来看,那么很简单,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应该纣正!”

严玉成淡然道:“事实是,有人不把它当做一个纯粹的刑事案子来看。”

柳俊便有些愤懑:“这些人小为什么一定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呢?人都已经错杀了,认个错就那么难?老实说,我还真想问个为什么!”

严明有些骇然地望着柳俊。这个话,完全不像是由一位省长嘴里说出来的,很“愤青”了。严明和柳俊也算是交往了近三十年,柳俊尽管一直都表现得很“另类”但纵观他的仕途之路,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实,从来都是谋定而后,极少有现在这样冲动的时候。

就为了一个十年前的冤案,一个与自己风马牛不相及的冤魂!

严玉成还是很平淡地说道:“如果你想直接插手这个案子,用你自己的名义向中央反映这个事情,我不反对!”

严明大吃一惊,又望向自家老子,脸上的神情满是不解,怀疑自己听错了。严玉成这个话,就等于明着支持柳俊向高系开火。

今晚上,实在太颠覆了!

又或者,这个事情还有自己不曾想到的虱节?

柳俊却笑了。

严玉成就是严玉成,哪怕走上了神坛,那种英雄气慨,一样在他的骨子里头流淌。

不过柳俊笑过之后,又冷静下来,端起电炉上的开水,开始泡茶。不一会,极品铁观音的清香便飘满了整个书房。

柳俊将黄澄澄的茶水放到严玉成父子面前,微微一笑,说道:“暂时还不至于要用到这样激烈的手段,我先做一下其他的尝试。如果不行。这是最后一步棋了!”

严玉成微微颌。

严明却有些不解,不知道柳俊还有什么其他的尝试。难道他居然能说服高敬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