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意外变化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05 字数:3223 阅读进度:1782/2143

柳俊拿起一片苹果放进嘴里咽下,微笑说道。

一走进白无瑕这个单元房,柳俊便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这里就是一个温馨的港湾。除了装修得素雅一点,房子没什么特别之处,关键在于房子的主人,那种典雅的气质。颇能让人心中安逸。

这种感觉,柳俊猛然想起来,还是很久以前,差不多有二十年了吧,他第一次走进何梦莹的“蜗居。”就是这样的。

每次在舟梦莹的长沙上躺下来,与何梦莹聊天说话,柳俊的心里便很宁静。现在,何梦莹是他的妻子,南方都已经三岁了。

温馨之余,柳俊又有些“警惧。”白无瑕给了他这种感觉,不要一不小心就陷进去了。以柳俊现在的身份地位。出入的场所。所接触的的女性,无一不是漂亮出众的。柳俊如果完全放纵自己,不知道要与多少女子结下露水姻缘。

只要他有这个心思,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略略露出一点口风。单是胖大海那边,就能给他包圆了,每天奉献一个风情各异的女孩都不成问题,而且绝无后患。

柳俊想通过与白无瑕的谈话小来冲淡这种“温馨感。”

白无瑕轻轻一笑,伸手拢了拢自己乌黑的秀。对于坐在她对面的这个年轻高官的心理,白无瑕也能猜到一些。她很清楚自己的“本钱。是何等雄厚,大凡见到她的男人,多半均会心中痒痒。只不过表现不同罢了,有些人是直接开口,“明码标价。”另一些人则嘴里不说,只在肚里做功夫,千方百计想要得到她丰腴性感的身体。

目标都是一样的。

想来柳俊地位虽高,毕竟是一个正常男人,年纪轻轻,心中所想,与其他男人不会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当然,她看得出来,柳俊在“抵抗。”不然就不会要和她说话聊天了。但是。柳俊又舍不得马上离去。貌似柳俊要走的话,也无人能够阻拦得住。

“我的事情,其实没有什么特别,一个现代版的灰姑娘的故事”,当然,是前半部分,宫廷舞会和王子的章节,还没有出现。灰姑娘还是灰姑娘,也许王子的章节,永远都不会出现了

白寿瑕轻笑着说道,眼波流转。

柳俊笑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白无瑕家里的茶叶,是茉莉花茶柳俊并不喜欢喝。不是说花茶不好,而是他习惯喝绿茶,极品的新茶最对他的口味。当然了,柳俊不会说出来。这个基本的礼节,还是要讲究一下的。

“我的琵琶。是跟着我母亲学的,算是家传的技艺吧。我也上过艺术学校,后来在我的老家的艺术团体里工作过一段时间

白无瑕不徐不疾地开始述说自己的故事,语气平静柔和,一如她的外貌。

“你老家是哪里的?苏州?。

柳俊喝着茶。随口问道,身子习惯性地往后靠了一靠。

白无瑕略感讶异。说道:“对啊。就是苏州。你一猜就中”苏州评弹。天下闻名。是不是一说到弹琵琶,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苏州?”

柳俊笑了:“对,就是这个样子的

白无瑕也笑了起来:“其实这是一个误会,评弹并非苏州的特产。不过你这回却是真的猜对了”后来艺术团体解散了。现在这个世界,纯艺术性的东西,生存空间很艺术团入不敷出,给大家开不了工资了,只能自谋生路

“那怎么想到要来展呢?。

“朋友介绍。一些顶级会所,近来时兴这样的娱乐活动。也许是大人物们厌倦了喧嚣吵闹的劲歌热舞,想要换个口味,其实,很多人

说到这里,白无瑕又是嫣然一笑,瞥了柳俊一眼,妩媚的大眼睛里带着一丝调皮的神情,细细体味小似乎也略有挑逗之意。

白无瑕固然是无数男人心目中的梦幻情人,柳俊何尝不是无数女人梦中的白马王子?

柳俊哈哈一笑,不以为忤。

柳省长从未认为自己是一个风雅之士。细论起来,柳俊浑身上下,就找不到几根雅骨。

“不管怎么说,在顶级会所服务,收入还是很不错的”,呵呵,别人是附庸风雅,我们更加不堪,是利用风雅赚钱,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白无瑕说着,有点自嘲地摇了摇头,乌黑的秀随之轻轻晃动。

“不管做什么,只要是自食其力,都是不错的。”

柳省长不知不觉间,带上了一点说教的味道。这个人在体制内呆久了,又身居高位,说话总

“谢谢!”

白无瑕礼貌地点点头。

柳俊问道:“你现在是固定在广安俱乐部上班吗?还是流动的?”

“流动吧。

现在几个有名的俱乐部,还有一些大酒店,我们都会去表演的。有客人需要,就电话通知,我们赶过去表演。小

这个也是业内的习惯,很多明星大腕,都是这样的,俗话叫“走穴。吧。

“你们?”

柳俊反问了一句。

“是啊,我们也有一个小团体,当然是不固定的,临时组合。比如说有些客人是单纯的欣赏乐器表演,有些客人就喜欢听合奏,还有的要听评弹,一个人做不好的

白无瑕便细心地给搀俊做了解释,心中也暗暗有些奇怪,这位省长大人,还颇有好奇之心。

当然,她不清楚,这是柳俊的习惯。与人交谈,也是获取消息的来源。身居高位。柳俊很重视这种未加“修饰”的第一手资料。

“柳省长,我这蜗居,难得有你这样的贵客光降,如果柳省长不嫌鄙陋的话,我再给你弹奏一曲吧?”

柳俊精神一振,微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无论柳省长是真风雅还是附庸风雅,听白无瑕弹奏琵琶,确实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白无瑕浅浅一笑,款款起身,正要去拿琵琶,茶几上粉红色的小手机忽然就震响起来。白无瑕只得歉然地朝柳俊笑笑,拿起了手机,一眼瞥见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脸上的微笑顿时一凝,双眉微蹙,露出不悦上的神情来。不过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爸,什么事?。白无瑕并没有避开柳俊,就坐在对面接听电话。实话说,她和柳俊。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圈子里的人。她的那些“**”在柳俊面前。也许殊不足道。

不过听她的口气。对她的父亲,着实不怎么感冒。还没接电话的时候,双眉就拧上了。

“什么?你又欠人家钱了?你怎么回事啊?”只听了几句,白无瑕的声音便高了几个分贝,语气益的不悦:“不是说了,叫你不要再去

白无瑕似乎很是生气,洁白的俏脸又涨得通红,眼睛一瞥柳俊这边,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情不自禁地放缓了一点语气,说道:“这一回欠了多少?”

无论如何,在柳俊面前,要保持一点淑女风度。

“两万?”

刚一放缓语气,白无瑕忽然又惊叫起来。

柳俊不由暗暗蹙了蹙眉头,随即舒展。

“爸,你越来越离谱了啊,两万!你叫我一时之间,到那里去弄那么多钱啊?我又没开银行!”

白无瑕似乎是真的气坏了。也顾不得在柳俊面前保持“淑女。”颇有些气急败坏地冲着电话嚷嚷。对于一个在京城打工的“北漂族”来说,两万块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

平日里还要供房,养车,还有一些必要的日常开支。白无瑕出入那些顶级会所,光是衣服饰和化妆品上的支出,都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白无瑕冲着电话嚷嚷了几句,又安静下来,似乎是认真听电话那头的父亲说话,漂亮的柳叶眉皱成了一个。字,不过秀美的脸容并未因此变得难看,反而增加了几分楚楚可怜的神态。

“爸,你这样子不行的”喂,喂”古振国?古振国,又是你!你干嘛老是缠着我爸不放啊?。

白无瑕气愤地叫道。

显见得电话那边,又换了人,变成刚才路边的那个古振国了。

“嘿嘿。白无瑕。我不是缠着你爸不放。我是缠着你不放。这么说吧,只要你回心转意,乖乖和我好,咱们万事好商量,你爸就是我爸,我会好好供着他,当菩萨一样供着,好吃好喝,绝不委屈了他。不然的话,嘿嘿,别怪我不讲情面。”

古振国在电话那边阴阳怪气地说道,声音颇为得意。

和自己父亲通电话的时候,白无瑕比较激动,换了古振国,白无瑕马上就镇定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高耸的胸部更加壮观。

“古振国,你不要欺人太甚!不就是两万块吗?好,我还!你不要为难我爸!”

“好啊,那你马上还钱”。

“马上?你讲不讲理啊?现在什么时候,银行都关门了。明天吧

白无瑕正说着话。却现电话没了声息。不由望着“嘟嘟”作响的电话,有些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