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刘飞鹏的厉害手段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06 字数:3345 阅读进度:1820/2143

次日上班不久,向晗再次来到了柳俊的办公室。

“向晗同志来了,请坐。”

柳俊从办公桌后转出来,笑着与向晗握手寒暄。

“省长,有几个干部拟任人选,我想向你做个汇报。”

柯启帆一退出去,向晗就微笑着对柳俊说道,语气比较恭谨。

柳俊暗暗诧异,尽管他就任省长之后,向晗对他比较配合,外界传闻也是向晗在向他靠拢,不过主动上门向他汇报干部拟任人选,这还是头一回。

一般来说,出现这种变化,总是会有原因的。

向晗这个态度,也意味着她又向着柳俊靠拢了一步,再发展下去,向晗就真可能重新站队了。当然,这种站队是有局限的,就是在a省范围之内,与柳俊携手合作。

譬如以前的崔福诚,与柳俊关系极好,但本质上,崔福诚是何延安线上的干部。

柳俊脸上不动声色,微微一笑,摆了摆手,说道:“向部长,客气话就不说了吧?”

工作上,向晗一贯干净利落,客气了两句,马上就切入正题,开始向柳俊汇报几个拟任干部的情况。通常临近年底,不会做重要的人事调整,除非发生意外状况。向晗汇报的这几个拟任干部,都属于这种意外情况,岗位出现了空缺,继续有人填补。

当然,也不是特别重要的职务,大部分是副厅级干部。

柳俊听了一会,就知道向晗为什么要向他做汇报了,这几个副厅级干部的调整,多数是省直部门的职务。照理是应该由他这个省长提出来的,但现在,却是组织部先提出来了,可见是刘飞鹏那边的意思。

近来刘飞鹏在人事问题上比较强硬,也比较主动。

看来刘飞鹏已经调整了自己的“斗争策略”。以前因为大派系的要求,刘飞鹏纠缠于具体的行政事务,与柳俊打擂台,先就理亏三分,有“手长”的嫌疑。一连吃了几回败仗,刘飞鹏不得不调整策略。开始在干部问题上下大力气。

书记管帽子,这是组织原则,刘飞鹏这样做,占了理,也占据了主动权。

从根子上来说,谁掌握了帽子,谁就占据了最终的主动权。

刘飞鹏算是回到了“正道”上。

对于刘飞鹏这招,柳俊还真不是那么好破解。虽说省直部门的干部任用,省长有很大的话语权,但省委书记却是正管,刘飞鹏这么干,令人无可厚非。

这个时候,向晗的“主动”就显得尤为重要。

从向晗汇报的这几个人选来看,无疑都是体现了刘飞鹏的意志。当然,是不是最终能在常委会上顺利通过,还要看柳俊的意见。具体就某个重要的干部拟任来说,柳俊可以摆明车马,利用他在常委会上并不弱于刘飞鹏的实力来予以否决,将自己属意的干部推上那个位置。但这样的事情,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干。省委书记在干部问题上不能落实自己的意志,总是被省长掐住脖子,本身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中央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到时候,a省省委班子,可能又将面临一次非正常的调整。

刘飞鹏或许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逼迫柳俊做出让步。或许是想让柳俊一怒之下做出什么逾格的举动来,刘飞鹏好借此发难。

端的好手段。

这种情形,柳俊早就有预料。刘飞鹏不是笨人,前段时间是因为受大派系的影响,乱了方寸,被柳俊钻了空子。如今静下心来,好好琢磨一番,自然有利害的招数。

二把手向一把手发起冲击,先就处于劣势。

这不是能力问题,这是体制问题。

说起来,柳俊也没有太好的应对手段,只能见招拆招了。

这一回调整的几个位置,其中只有一个是柳俊比较关注的,那就是省公安厅副厅长的位置。向晗提出的人选,也完全体现了庄国胜的意志。

“省长,公安厅主管治安的副厅长,我这里还有一个拟任人选。”

向晗通报了情况之后,又徐徐说道,抬手轻轻捋了捋头发。

柳俊微笑点头。

“我看王博超同志就比较合适。王博超以前担任过省厅治安总队的总队长,一直是治安战线的专家。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同志,总是放在下边市局,似乎是有点屈才了。”

柳俊又是微微一笑。

向晗如此提议,可以说已经明白无误向他靠拢了。任谁都知道,王博超是柳俊的铁杆亲信,嫡系中的嫡系,专程从n省调过来的。

向晗很清楚,柳俊一直想向省公安厅“掺沙子”,王博超能力强,资格老,由他出任这个主管治安的副厅长,很是合适,庄国胜也不一定能够压得住他。

只是向晗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选择向柳俊靠拢,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基本上,我同意向部长的建议,王博超担任省厅副厅长,是比较合适的人选。”

柳俊没有过多犹豫,点头赞同向晗的意见。不管向晗是出于何种原因要向柳俊靠拢,柳俊都是比较欢迎的,不可能将向晗拒之门外。

“那,我就按照这个名单,上书记办公会议吧。”向晗嫣然一笑,合上了手中的资料夹,笑着问道:“省长今晚上有没有时间,去我那里坐一坐。玉骅从s省带过来一些土特产,想要露一手,请省长和严菲同志尝尝他的手艺。”

柳俊笑道:“这么说,玉骅同志还是一个模范丈夫了,这个可真是没有想到。好,既然玉骅同志要露一手,我当然要捧场了。”

……

晚餐时分,柳俊和严菲双双出现在向晗居住的十五号楼。

向晗亲自在门口迎客,引领两人进入别墅客厅。

李玉骅闻声从厨房里出来,围着围裙,头上还带着一顶洁白的厨师帽,笑呵呵地说道:“柳省长和严菲同志来了,快请坐,我正在工作,就不和两位客气了,呵呵,一会就好了。”

见了这个妆扮,柳俊笑着说道:“玉骅同志,真是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大厨呢!”

“大厨可谈不上,也就比向晗手艺好一点。当初才结婚那会,我可是吃足了苦头,这才痛下决心自己动手……主席教导我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

李玉骅哈哈打得很响,似乎大伙真是多年的好朋友了。

柳俊打趣道:“这么说,你也是逼上梁山了?向部长以前虐待你!”

“就是,你要是吃过她做的饭菜,就能理解我当初的感受了。”

向晗瞪眼道:“哎,你要秀手艺你就秀手艺,别污蔑我啊,我做的面条还是很好吃的。”

大伙都笑了起来。

柳衙内不由又想起了白杨下的面条,估计向晗与白杨的厨艺不相伯仲。果真如此的话,倒也真是难为李玉骅了。

十五号楼依旧是暗香扑鼻。

严菲诧异地问道:“向部长,你家里种了玫瑰花?”

向晗笑道:“是晾干了的玫瑰花瓣,不花多少钱,却能让人心胸畅快。”

严菲忙即说道:“这个主意真好,我也去弄点玫瑰花瓣来。”

柳俊笑道:“这个容易,玉兰市凤台镇杨柳村有个千亩玫瑰园,可以叫他们每天给你送过来。签订个长期的送货合同就是了。向部长就是这么做的吧?”

向晗微笑点头:“严菲同志真有意的话,我明天就跟他们说说,要他们每天多送一些花瓣过来。”

严菲点点头,说道:“向部长,你叫我的名字吧。”

严菲不是体制内的人,被人口口声声叫“严菲同志”,觉得太生硬了。

向晗笑道:“好啊,我就跟省长学习,叫你菲菲吧。哎呀,没有见到你之前,我真是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美丽出尘的女子,省长好福气啊!”

对于这样的赞誉,柳省长倒是从不谦虚,轻轻受落。

其实在柳俊的内心,三十几岁位至省长,还不是他最得意的,柳省长真正感到骄傲的事情,乃是拥有这几位风姿各异,千娇百媚的红颜知己。

这样的女子,人生得一已是难求,他却拥有数位之多,果真是好福气。

“谢谢!”

严菲更是不知道谦虚为何物,嫣然轻笑,灿烂无匹。

厨房里传来锅镬交击的声音和一阵阵的清香,很快,李玉骅就笑着招呼大家入席。柳俊几人来到餐厅,餐桌上早已做好了几个精致的菜肴。

柳俊一见,却微微一愣。

“太湖三宝”,“松鼠鳜鱼”,“响油鳝糊”……不都是白无瑕曾经亲手给他做过的几道名菜吗?料不到李玉骅也会做。只不过那道松鼠鳜鱼,刀工不是很到家,那鱼还是像鱼多,不大像是一只松鼠。

这样难怪,李玉骅毕竟是国企老总,不是正经的厨师,能够做出这几个名菜,略具韵味,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只不知李玉骅向晗两口子下了偌大心血,到底有什么事要请柳俊帮忙?

结合向晗上班时的主动汇报,再加上眼前这桌丰盛的菜肴,如果说纯粹只是为了拉拢和他柳省长的感情,未免自视太高了。

都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政治上尤其如此。

[www.26d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