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A省的特殊情形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06 字数:3293 阅读进度:1825/2143

无论刘飞鹏给柳俊“使绊子”,还是向晗公然向刘飞鹏叫板,都是肚里功夫。

这个会议的议题,看上去并不复杂。除了公安厅那个副厅长的职务,有了两个拟任人选,其他的都是一个拟任人选,也就是说大家只要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了。

事实上,前面几个拟任人选通过的时候,毫无悬念,所有人均是点头赞同。

刘飞鹏只是没有事先和柳俊通气,提名时还是将功课做得比较足。提出来的几个拟任人选中规中矩的,没有什么“毛病”给人家挑。

这个也很好理解。

刘飞鹏既然是“试探”柳俊,总不能搞几个完全不合格的家伙来讨论,那不是径直将小辫子交到柳俊手里吗?

最后讨论的才是公安厅的职务安排。

“呵呵,公安厅治安管理那一块,是比较重要的工作,全省的治安,都要依赖于一个好的领路人。李民安同志和王博超同志,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公安了,大家谈一谈吧,看看由谁担任这个职务比较合适。”

刘飞鹏微笑着说道,听上去,这两名干部均是由他刘书记提名的。

干部拟任问题,一般罗自立会先发表自己的意见,刘飞鹏话音一落,罗自立就说道:“刘书记,我谈谈自己的看法吧……我觉得,还是由李民安同志担任这个职务更加合适一些。李民安同志是个老同志了,经验丰富,在公安系统也有一定的威望,相信他能站好最后一班岗。”

李民安已经五十几岁,此前一直在政法系统工作,口碑不错,算得是个正直的干部,估计这个主管治安的副厅长,该是他退二线前的最后一个正式岗位。

刘飞鹏将他推出来,也有个“酬功”的意思。

老同志嘛,干了一辈子**工作,退休前给个含金量比较高的实权职务,算是一个安慰。这在干部任用中,也是一种常态。

罗自立的话一说完,刘飞鹏便微笑点头。

柳俊将王博超提出来,“警告”的意图很明显。饶是如此,刘飞鹏也不想自己提名的人选被否掉。向晗向柳俊靠拢是一回事,“打擂台”的胜负又是另一回事。

省委副书记兼玉兰市委书记刘光兴笑着说道:“李民安同志是个不错的同志,年纪大,资格老,在政法系统有一定的人缘。不过,如同刘书记所言的,全省的治安都要依赖于一个好的领路人,这一点,我是非常赞同的。李民安同志的优点,可能也正是他的不足之处。治安管理,是一个打硬仗的岗位。我担心李民安同志冲劲不足啊。反观王博超同志,年富力强,以前又担任过省厅治安总队的总队长,治安管理这一块,正是他的强项。由他担任这个职务,可能更加合适一些。”

刘飞鹏与柳俊之间的“秘密”。刘光兴并不知晓,柳俊也没有和他提起过。再好的朋友加盟友,也不是事事都要通报的。

不过这样两个拟任人选同时出现在书记办公会议上,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在刘光兴想来,出现这种情况,就表明柳俊和刘飞鹏的意见没有统一。作为柳俊最得力的臂助,刘光兴自然要站出来说话。

其实这种情形,在其他省份是不多见的。党政一把手之间有矛盾,很正常,全国大多数地方均是如此。但像a省这样明朗化的,就很少了。

通常省委班子里的成员,就算站队,也是比较隐晦的。也不一定就是某位班长坚定无比的拥护者,有可能在某一个问题上,这名常委支持了书记的意见,在另一个问题上,他又会支持省长。关键要看这个问题本身和常委们有多大的牵连了。

很多班子里,中立的成员居多,党政一把手真正的铁杆追随者,反倒比较少。

a省的情形,很是特殊。

究其原因,还在于有一位强势无比的省长。柳衙内不肯受制于人,省委班子里便经常“硝烟弥漫”,常委们也就只能将自己的真实意见收起来,选择力挺各自的拥护者。

这是个态度的问题!

越是到了高层,这样的问题越是要紧。

当然,柳俊如此强势,也不完全是性格使然,也有现实的需要。为了大博弈,为了a省的经济正常有序的发展,柳俊不得不表现强势。

在a省,国务院的宏观调控政策必须得到有效的执行。

这是底线。

柳俊无路可退。

他和刘飞鹏之间“针尖对麦芒”的态势,决定了书记办公会乃至常委会上,经常会出现“唇枪舌剑”的一幕。这个已经渐渐的成为一种习惯了。

刘光兴私下里曾经跟柴绍基开玩笑,说是习惯了a省的“硝烟”,以后要是换了一个“和光同尘”的环境,只怕会适应不了,总是像只斗鸡一样了。

自己的话一说完,刘光兴立即反驳,罗自立淡然一笑,也不是十分在意。

他也一样习惯了。

刘飞鹏面向许宏玖,和气地说道:“宏玖书记的意见怎么样呢?”

书记办公会上的情形,壁垒分明,只有许宏玖貌似中立。但刘飞鹏估计,这种中立,今天应该结束了。柳俊不知用何种方法争取到了向晗的支持,刘飞鹏却利用柳俊的“失误”,轻轻松松就拉拢了许宏玖,细论起来,也不算如何的失利。

许宏玖微微一笑,说道:“基本上,我赞同光兴书记对李民安与王博超两位同志的分析……”

这句话一出口,刘飞鹏和罗自立便情不自禁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似乎有些惊诧。

难道许宏玖也要向柳俊靠拢?

太没道理!

好在许宏玖接下来的言语,让刘飞鹏和罗自立放下心来。

“……不过我认为,目前宋都市的情况,不能离开王博超同志。大家都清楚,宋都市的治安情况是很严峻的,煤矿多,私采盗采的现象屡禁不止。王博超同志担任宋都市公安局局长之后,宋都市的治安有了很大的好转,目前正处于关键的阶段。这个时候把王博超调走,是不是有点釜底抽薪啊?我看,王博超同志还是再在宋都市工作一段时间比较好,等宋都市的治安状况彻底扭转之后,再考虑他的工作调动,这对宋都市,对王博超个人,都有好处。省厅的治安工作,还是先由李民安同志负责吧。”

许宏玖不徐不疾地说明了自己的意见。

刘飞鹏的眉头又微微一蹙,随即舒展。听这个意思,许宏玖还是有所保留啊,没打算和柳俊彻底“决裂”。话里话外,对王博超的评价要远远高于对李民安的评价。

刘光兴也望了柳俊一眼,柳俊一直脸带微笑,不动声色。

“宏玖书记,你说的这是以前的情况了。目前宋都市的煤矿整顿已经完成,每年新增收好几个亿的财政收入,以前在矿山横行无忌的流氓恶势力,早已清除干净。宋都的社会治安状况,也已根本好转。短短一两年时间,能够取得这么突出的成绩,更加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王博超的能力。抓社会治安,这位同志确实堪称是一把好手。将全省的治安交到这样的同志手里,比较令人放心啊。”

讨论省里的干部配置,省会城市市委书记倒成了最活跃的“份子”,也要算是一种“奇观”了。刘光兴颇有其前任柳俊的风范。

许宏玖笑了笑,不再说话。

他已经表明了自己支持刘飞鹏的态度,这就够了。没必要再与刘光兴做争执。

所谓“有限支持”嘛。

真要与刘光兴争得面红耳赤,那也不是他许宏玖该做的事情。

刘飞鹏瞥了一眼旁边沙发里的柳俊。

柳俊笑笑,说道:“李民安同志有李民安同志的优点,王博超同志有王博超同志的长项,确实是让人难以取舍。随着我省经济的持续发展,社会越来越富裕,与此同时,社会上的不安定因素也逐渐增多,治安管理的力度还需要进一步加强。长治久安是我们的目标嘛。我看就让王博超辛苦一点,来担任这个工作吧。很累人的一个工作!”

这样重要的工作,你们却让一个快要退休的人来干,出发点就有问题。说不定李民安还没有熟悉新的工作,就已经要退休了。

柳俊这个态度,自然在刘飞鹏意料之中,笑着说道:“难以取舍,果然是难以取舍啊。好吧,这个岗位的安排,我们暂时延后一下,过完年再说吧。其他几个拟任人选,同志们都没有什么大的分歧,那就这样定下来,明天上常委会讨论。”

搁置争议,原本也是省委书记的“独有权力”。大家只是没有想到,刘飞鹏会主动“避战”。这可不是刘书记的风格。眼见占据“上风”,却主动退了一步。

也许刘飞鹏觉得,为了一个副厅级干部的任命,再一次在书记会议上与柳俊“针锋相对”不大妥当吧。无论如何,剩下的这几个干部拟任,可是完完全全体现了刘飞鹏的意志。

透过这个,刘飞鹏要向其他干部传递一个信息,a省的官帽子,还是攥在我刘书记手里的。

[www.26d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