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非卖品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06 字数:3306 阅读进度:1845/2143

“对不起,谭少,江小姐,我不知道你们也来了……”

田美忆就在娱乐圈厮混,也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愣怔了一下,马上回过神来,讪讪的向谭国梓和江玫琳道歉。

谭国梓正眼都不瞧她一下,径直走向柳俊,主动伸出手,微笑着说道:“俊少,你好。”

谭国梓是聪明人,很清楚一省之长出现在这种场合,是不适宜大肆宣扬的。瞧情形,人家柳省长也是陪伴妻子“逛街”,因私不因公。若是叫破了柳俊的身份,主办方还不得屁滚尿流,紧着请柳省长上座奉茶,表演讲之类的?那就砸了,和柳俊的本意背道而驰。

谭国梓不做这号蠢事,也就“自作主张”,为柳省长改了称呼。

柳俊显然也明白谭国梓一片苦心,笑着与他握手。

“嫂子,你好!我是谭国梓,花都俱乐部的负责人。”

与柳俊打过招呼,谭国梓便转向严菲,彬彬有礼地说道。尽管他也惊异于严菲的美貌,但毕竟见多识广,不至于失态。

严菲没听说花都俱乐部,不过见柳俊对谭国梓比较感冒,也知道他来头不小,微笑着与谭国梓握手。

“呀,您就是严菲小姐,哎呀,我一直听说严书记的女儿,天姿国色,是绝世佳人,就是缘锵一面,今天终于见到了。柳……嘻嘻,真是好福气。”

江玫琳立即凑了上来,笑嘻嘻的与严菲握手寒暄,不住啧啧称奇。

柳俊便在一旁给严菲介绍,这是谭国梓的女朋友。

这边只顾着寒暄,全然将田美忆晾在一边。田美忆神情尴尬,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过,谭国梓没有话,她也知道,自己就此离去,肯定是极其不妥的。眼见谭国梓对那个什么“俊少”客气得紧,甚至还带着一点仰视的神情,心里很清楚,那边来头只怕更大。

而她听说,谭国梓可是中央某位级大人物的直系子弟,就是他们平时经常谈到的所谓“xx党”。纨绔里顶尖儿的角色。

要什么样的人物,才能让谭国梓这样的顶级衙内仰视呢?

一念及此,田美忆只觉得脊背上凉飕飕的,一阵阵冷。

“严菲小姐……嘻嘻,这么叫可真是别扭,我以后叫你菲菲姐可以吗?”

江玫琳是个机灵人,很快就和严菲攀起了交情。单看外表,严菲比她还要年轻,江玫琳也不清楚严菲的实际年龄,一声“菲菲姐”,乃是礼节所需,对省长夫人的尊敬。

“好啊。”

严菲微笑点头。

她全无机心,江玫琳长得清纯可爱,笑容阳光灿烂的,嘴巴又甜,马上就获得了严菲的好感,对她很是亲近。

“严菲小姐?”

田美忆这才听清楚了江玫琳对严菲的称呼,不由惊呼出声。这个名字,不就是他们经常会在嘴边念叨的那位“最著名的设计大师”吗?难道这么巧,在这里碰上了?瞧这个架势,还真是有点像。

严菲便朝田美忆点点头,说道:“这位小姐,我就是严菲,这套衣服,是我设计的。我还是建议你,以后配珍珠项链,比较合适。”

“当然当然,珍珠项链柔和中不失大气,戴起来非常有气质,我马上就换。”

田美忆晕了一阵,连连点头。

这么说,总算是将刚才一不小心得罪江玫琳的言语“收”回来了。

“哇,菲菲姐,原来你……你就是那个著名的设计大师啊?哇……我还真是没有想到……真的,我一直都好想请你给我设计一套服装,就是你一直都没有空,我都排了好几个月的队了。这一回啊,无论如何,你要给我开个后门,加个塞,先给我设计一套,好不好啊?”

听了严菲和田美忆的对答,轮到江玫琳吃惊非小了。

“好啊,待会你给我资料,我回去之后就帮你设计。”

严菲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谭国梓在一旁笑着问道:“嫂子今天过来,是要参观一下其他大师的作品,取长补短吗?”

严菲点点头:“对啊,多看看别人的设计,对自己是个启。”

“好,那我们就不打扰两位了,两位请。”

谭国梓微笑说道。

在这里巧遇柳俊是个“幸会”,谭国梓雅不愿意大家在一起呆得太久。说到底,谭少也不是那种自甘处于陪衬位置的性格。尽管可以不“揭露”柳俊的身份,一直叫“俊少”,但这种“绿叶”的念头,源自内心,无法改变。

谭国梓很清楚,他与柳俊之间的距离,已经很遥远。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只会越来越遥远。

柳俊微笑着和谭国梓道别,陪着严菲,继续参观其他的展品。

待得柳俊严菲离去之后,谭国梓也拉着江玫琳的手,在几名随从的簇拥之下,扬长而去。一直到他们的身影都消失在拐角处,田美忆才长长舒了口气,也打算离开,迈步之际,却现两条腿已经酸麻,根本就走不动了,只得在经纪人的搀扶下,在一旁的椅子上小憩一会。

柳俊陪着妻子走走看看,逛完了时装区,信步来到旁边的饰品区。

饰品区内,有一个特别的区域,站着好些个神情严肃,严阵以待的保安人员,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情况,可见得这个区域展览的,均是价值连城的展品。

“看他们的介绍,好像是有一些珠宝在这里展览。”

柳俊对严菲说道。

根据豪艺公司对此次展览会的说明,此番一共在都展出十二件稀世珍宝,均是大有来历的极品饰,其中包括来自欧洲和亚洲皇室的珠宝,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这个特别的展览区,有一个单独的名字,叫做“青竹轩”。

用翠绿的竹子在展览馆里临时搭建的一处模仿野外环境的展厅。能够进入这个“青竹轩”的客人,必须持有一级的邀请函,在邀请函上有特别的标注。

自然是因为,这里展出的十二件珠宝,均是稀世之珍,价值连城的宝物。

柳俊持有的,当然是有特殊标注的邀请函,无论何大小姐还是黑子,都不可能给柳俊普通的邀请函,那也太不把柳省长当回事了。

“去瞧瞧吧,也许有看得上眼的东西。我记得在他们的说明书里,有一款翡翠镯子,和你的肤色很配的,要是不错的话,咱们把它买下来。”

柳俊笑着对严菲说道。

严菲今天穿的是一套纯白的真丝裙装,如果配上上等的翡翠手镯,确然不错。

“好啊,没想到柳省长对服装与饰品的搭配,也很有研究嘛。”

严菲心情颇佳,笑着调侃道。

柳省长哈哈一笑,索性再奉承几句:“那是。我眼光要是不好,怎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全世界独一无二,我占大便宜了。”

严菲嫣然轻笑,拉住柳俊的手,走进“青竹轩”。

很巧的是,在这里,又碰到了谭国梓和江玫琳。看上去,他们已经来了好一阵子。谭国梓的最大爱好就是收藏,关注这里的极品珠宝,正合乎他的性情。江玫琳站在一个玻璃展览柜前,仔细欣赏那里面的一件红宝石胸饰。

这件红宝石胸饰,可远不是田美忆挂在胸前的那件可比的。看介绍,这件才是正宗的俄国皇室珍宝,胸饰正中的那颗红宝石至少有鸽蛋大小,晶莹剔透,毫无瑕疵,呈半透明的鲜红色。在灯光的照耀之下,闪动着令人目眩的鲜红色泽。

一位四十几岁,胖乎乎的西装男士,正在卖力地给江玫琳作介绍,说这是沙皇俄国时期,女沙皇叶卡婕琳娜二世配戴过的皇家珍宝之一,也是女皇最珍爱的珍宝之一。

江玫琳盯着那件胸饰,脸上露出火热的神情。

谭国梓倒是比较淡然,伸手止住胖男士滔滔不绝的言语,微笑问道:“范先生,这件胸饰,可以拿出来给我看看吗?”

“这个……”范先生顿时犹豫起来,赔笑说道:“谭少,我们这次展览会,有些是非卖品,只展览的。很不巧,这件珍宝就是非卖品……所以,请谭少原谅……”

“呵呵,既然是非卖品,那你何必说那么多话?”

谭国梓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脸上罩了一层寒霜,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很冷。

范先生大吃一惊,额头上一下子渗出汗珠来。他开口叫出“谭少”二字,显见得对谭国梓的身份也是了解的。如今谭少不高兴了,不要说他抵挡不住,就算是他的老板,只怕亦抵挡不住。除非这个展览会就此关门,从此之后豪艺公司不再涉足内地。

不然的话,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这个……这个,谭少息怒……我,我这就打开来,请谭少和玫琳小姐欣赏。”

范先生也没犹豫多久,马上就做了决定。珠宝再珍贵,和整个豪艺公司即将在内地展开的生意比较起来,孰轻孰重,范先生还是分辨得清楚的。

“不必了。既然是非卖品,还是不看为好。反正也得不到,看多了,心里痒痒,不是自找难受吗?”

谭国梓摆了摆手,淡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