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尽是不守规矩的主!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06 字数:3358 阅读进度:1846/2143

“谭少真风趣……我这就打开来……”

范先生也是江湖老鸟,焉能听不出谭国梓话语里的威胁之意,却只做不知。先把这个红宝石项链拿出来给谭国梓瞧瞧,要是看不上眼,麻烦就此解决。真要看上了,到时再作商议。

范先生边说,边按下玻璃展览柜的开锁密码。别看他胖乎乎的,手心手背全是肉,按密码的动作可是不慢,悠忽之间就完成了,旁人纵使仔细盯着,只怕也难以记住那么一长串阿拉伯数字。当然,如果这件胸饰再次放回展览柜,密码是肯定要修改的。毕竟当众演示了一回,不是那么保险了。

厚厚的防弹玻璃一打开,更是满室皆红,在灯光的照射之下,那颗鸽蛋大小的红宝石熠熠生辉,近前的几个人,脸颊都被映成了艳红的颜色。

谭国梓随即戴上白手套,轻轻拿起那件胸饰,对着灯光,仔细察看,神情很是专注。他在古董和珠宝鉴赏上的眼力,倒是业内都公认的。

江玫琳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双眼牢牢地盯住那串项链,眨都不眨一下。

“放大镜!”

谭国梓边察看边伸出手,随口吩咐道。

范先生见了这般架势,情知遇上了高手,当下不敢怠慢,连忙将放大镜递给了他。谭国梓将项链反过来放在桌面上,拿起放大镜仔细观察,良久,缓缓点了点头。

估计他是在察看项链后面制作工匠的签名。这样著名的珠宝,尤其是皇室珠宝,一般都会有工匠的亲笔签名,雕刻在饰的背面。这是鉴别真伪的重要标志之一。

谭国梓放下放大镜,将胸饰放到江玫琳胸前比划,微笑说道:“嗯,果然是比较般配。”

江玫琳笑靥如花。

“怎么样,范先生,请一个能做主的来谈谈吧?开个价。”

谭国梓对范先生说道,带着明显毋庸置疑的语气,似乎他说出来的话,就是命令。

范先生苦笑一声。

他也是豪艺公司的老职员了,在世界各地都举办过不少回这样的展览大会,但在西方国家,就很少碰到这种情形。只要说明是非卖品,哪怕客人再喜欢,也会自觉遵守主办方的规则,不至纠缠。

在国内,这就行不通了。

我看上了,就是我的!

不过,谭国梓来头实在太大,范先生全然不敢得罪,只得说道:“请谭少稍候,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好,请尽快。”

谭国梓微微一笑,颇有绅士风度地说道。至少看上去是颇有绅士风度。

范先生朝谭国梓微微鞠躬,走过一旁去打电话。

谭国梓毫不客气,径直将红宝石项链佩戴在了江玫琳的胸前,退后一步,仔细欣赏。江玫琳则伸出一只纤巧的小手,轻轻抚摸着项链,满脸陶醉的神情。

谭国梓欣赏了一阵,眼神在青竹轩里一扫,双眉微微扬起,却原来他看到了柳俊和严菲。柳俊自然也早就看到了谭国梓和江玫琳,见他们专心致志在欣赏那红宝石胸饰,也不去打扰,自顾和严菲欣赏其他的珠宝,眼下正停留在一件翡翠手镯之前,看得很是认真。

谭国梓微微一笑,和江玫琳一起走了过来,出声打了个招呼。

柳俊也是微笑还礼。

“这件翡翠镯子,和严菲小姐的气质很般配,我看不错啊。”

谭国梓的目光停留在那件翡翠镯子之上,笑着说道。

那碧玉手镯通体绿油油的,隔着厚厚的玻璃也映得人的肌肤泛起翠绿的颜色,看上去美奂美仑的。

谭国梓说道:“翠玉一般只有东方人才喜欢,西方人比较喜欢红宝石和钻石。”

严菲点头道:“是啊,这个简介里说,这件碧玉手镯,就是出自柬埔寨吴哥古都的一处遗迹之中。”

谭国梓说道:“缅甸玉主要是产自缅甸联邦北部的密支那,柬埔寨不产这个。估计也是他们哪个朝代的王族人物佩戴的饰物吧。”

说起这个,谭国梓是行家。确实在缅甸国内,也是没有翡翠这个称呼,这是我国独有的,给这种宝石的美丽名称。行话就叫缅甸玉,因为主产地在缅甸密支那而名之。

柳俊和严菲便微笑点头。

严菲看到江玫琳脖颈上的红宝石胸饰,笑着说道:“玫琳,你戴这个很好看。到时你戴着这个项链拍张照片给我,我好依照这个项链的颜色和形状,给你设计一套服装。”

严菲就是那种人,答应了人家的事情,时时刻刻记在心上,一定会完成的。

江玫琳不由大喜,连声说道:“菲菲姐,那太谢谢你了,到时候我就穿着你设计的衣服,戴着这个项链举办婚礼。”

严菲笑道:“婚礼要穿结婚礼服的,我一般不设计结婚礼服。这个你要去找Veraang。”

江玫琳就笑了。撇开其他的不谈,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严菲的个性。没有一点世家子的矜持和浮躁之气,纯洁无比。和这样性格的人在一起,是可以完全放开的。

谭国梓也在心里暗暗叹息。柳俊在谭国梓心目中的印象可不见得怎样,整个一“阴险的政客”,政治斗争花样百出,心狠手辣。不料就是这样一个“政客”,竟然娶了如此天真纯洁的妻子,还是严玉成的女儿,这种福气,当真没法比。

不一刻,那位胖乎乎的范先生打完了电话,一路小跑过来,先就朝谭国梓微鞠一躬,带着谄媚的语气说道:“谭少,老板说了,既然是谭少喜欢,咱们的规矩就改一改,这胸饰送给谭少了。”

谭国梓笑道:“什么话?那我不成强盗了!开个价。”

在柳俊面前,谭国梓还是要尽量保持绅士风度的。

“呵呵,谭少说笑了。这样吧,咱们不敢给谭少谈价,就照上次拍卖会的原价吧,一千二百万。”

谭国梓眉毛都不眨一下,点点头,说道:“这个价还算公道,我出的也是这个价。成交!”

说着,谭国梓就取出支票簿来,签了一千二百万,很潇洒地递给了范先生。作为京城公子哥里最有名望的“收藏专家”,别人想要黑谭国梓,也确实不容易。看来那边明着是要结交谭国梓,果真实话实说,没有漫天要价。瞧谭国梓的神情,也是很满意。

范先生长长舒了口气,脸上的肥肉都松弛下来。

不过范先生的松弛也没持续多久,很快又变成了苦瓜脸。

柳俊对他说道:“范先生,这个翠玉镯子,拿出来看看!”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尽碰到这种不讲规矩的主?

其实柳俊倒真不知道这里的展品是非卖的,刚才谭国梓和范先生的一番对话,也没有留神去听。见谭国梓签了支票,自然而然就认为这东西是可以交易的。

“怎么,有什么不方便吗?”

柳俊和气地问道,并无生气的意思。

谭国梓似笑非笑地望着范先生,不说话。

这种眼神令得范先生机灵灵打了个寒颤,“非卖品”三个字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虽然他不清楚柳俊是何方神圣,但能拥有一级邀请函的,就没一个是简单的。瞧谭国梓在柳俊面前的神态,客气非常,可见这位的来头也绝对小不到哪去。他们得罪不起谭国梓,难道就能得罪柳俊了?

况且“非卖”的规矩已经为谭国梓破例了一次,现在拒绝柳俊,那就是往死里得罪人。

“尚未请教,先生尊姓大名,在何处高就?”

范先生想了想,小心地问道。

“柳俊!”

“原来是柳先生,幸会幸会,我姓范,模范的范,是青竹轩的负责人。”

范先生明显对国内政坛人物不是那么熟悉,笑呵呵地朝柳俊伸出了手。这也难怪,他们搞奢侈品营销的,主要关注对象是谭国梓之类的纨绔子弟,实在没有料到会有一位省长大驾光临。

柳俊伸手和他握了一下,只是盯着那件翠玉手镯观看。

现放着谭国梓这位“收藏专家”在,正好请他鉴赏一下。对于珠宝,柳省长着实没有多少认知。倒不怕豪艺公司“欺生”,于柳俊来说,金钱多寡是完全可用无视的。若是为严菲买了一个有瑕疵的饰,可就与柳省长的本意不符了。

“范先生?”

见范先生迟迟没有动作,柳俊便有些诧异地扫了他一眼。

范先生咬咬牙,不再迟疑,伸出胖手,极快地按出密码,玻璃展柜徐徐打开,那件漂亮的翡翠手镯就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种上等翠玉出的柔和光泽,和红宝石的璀璨又自不同,更加“东方化”。东方文化传统,历来是讲究外圆内方,含而不露的。

“谭总,辛苦你代为检验一下吧?”

柳俊微笑着对谭国梓说道。

谭国梓尽可以叫他“俊少”,书书网手打组最给力,他不加纠正就是了。但他不能叫谭国梓“谭少”。身为封疆大吏,很多细节都是需要注意的。

范先生又犯了一下愣怔。

貌似柳俊的语气,也没有多少商量的意味,而且“谭总”这个称呼,也不能不让人警惕。很明显,这位柳先生自觉地位在谭国梓之上。

谭国梓倒是没有不悦的表示,笑着说道:“当得效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