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混乱不堪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08 字数:3336 阅读进度:1892/2143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混乱不堪

这一伙年轻人,原本气势汹汹,想要找点事。这也是时下年轻人的特点,无事还要生非呢,这一回抓到了把柄,还不得大大的显摆一番?

本来以为程新建这边就两个人,他们占了巨大的优势,便很牛皮。不料身后又钻出肖剑和凌韬来。肖剑那身材,黑铁塔一般,看上去煞气逼人,这边三五个只怕也未必就是对手。凌韬外表斯文点,也是身材高大,不像是好相与的。如此一来,“优势”便不存在了。

小年轻只是脾气暴躁,并不愚笨,眼见讨不了好,也便不再往前冲,不过气势上不愿意服软。

“哎,怎么,想打架啊?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黄头发指着为头的那个年岁较大的年轻人,趾高气扬地嚷嚷道。

不消说,又碰上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之类的公子哥了,不过从他们这个“团队”的组成*人员来看,估计“品位”不是很高。

“黄毛”

为头那个年岁较大的年轻人就朝黄头发瞪了一下眼睛,意思是叫他不要张扬。

“对对,低调,低调……今天算你们运气”

黄头发又朝程新建瞪眼睛。

为头那个年轻人对程新建说道:“老同志,脾气不要那么暴躁,好吧?今天也就碰上我们几个好说话的,不然,这事没完。”

说话的语气,十分的自以为是,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态,怎么也掩饰不住。

听了这个话,程局真是不知该如何措辞了。真要他和这帮小青年去计较,也不是个事,尤其是当着柳俊的面。若果今天没有柳俊在,程局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柳俊笑着摆了摆手。

“走”

肖剑冷冷地对着他们几个说道。

这是个不爱说话的,但那股凛然之气,刺得小年轻很不好受。既然打架占不到便宜,又要“低调”,除了离开,确实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为头的年轻人点点头,不再迟疑,举步向前。黄头发倒是还丢下了两句狠话,然后也屁颠屁颠的跟着过去了。那两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还不时回头望一眼,似乎对他们这几位“老同志”颇为好奇。

“他祖母的,小兔崽子”

待得年轻人去了那边,程新建恨恨地“哼”了一声。

这还是程局第一次在小俊面前丢面子,挺晦气的。

柳俊笑道:“不要紧,都是小孩子。来,喝酒。”

当下几个人也不去打球了,坐在一起,喝酒聊天,说些闲话。柳俊对凌韬比较关心。他明白凌君庆的心思。如果在凌君庆退下去之前,能够顺利将凌韬转为行政管理职务,从技术部门跳出来,也要算是了了凌君庆的一个心愿。

凌韬如今在公安部二十三局,就是信息通讯中心,也叫信息通讯局。尽管这是个比较专业的部门,不过也不是没有行政性的职位。柳俊以前就有这个打算,让凌韬在信息局内部先把级别提上去,然后转成行政管理职务,工作一段时间后再调出来,去别的部门。

凌韬是留美的计算机专业博士,在技术部门提级别比较容易。不过现在正碰上那边在打梁国强的主意,柳俊就不好聊这个话题了。只是问了些具体的工作。凌韬都一一作了回答。

柳俊比较满意。

凌韬这个人的能力和工作态度,是无须担心的。由得他跟着程新建等人“混”一段,把人情世故历练一番,就具备条件了。

凌韬其实也听到了风声,说梁国强有可能调动。搁在以前,他对这个事情是不怎么关注的,只顾埋头搞技术。现在也觉得有点担心。他知道梁国强很赏识他,之所以能够迅速升到正处,主要是梁国强在提携。梁国强这一调走,以后就很难说了。

只是他又不敢向柳俊询问。

见他张了几次嘴,柳俊微笑道:“凌韬,有什么话就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嗯,那个,我听说,梁部长有可能调走……是不是真的?”

见柳俊动问,凌韬就不能不开口了,便直截了当地问道,眼望柳俊,神情甚是关注。

柳俊笑道:“不错嘛,知道关心这些事情了,有进步。这个事情,暂时也只是传言,高级干部的任用,中央都会通盘考虑。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了。”

“哦……”

凌韬点点头,果然放下心来。既然是传言,那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程新建却暗自忧郁。听柳俊的语气,这事真悬了。程新建外表粗豪,内里精细。久在京师,官场上的一些弯弯绕,那是门清。看来柳俊也没有把握能够阻止这个事情。

这边正说着话,那边忽然就吵了起来,一个女孩子尖声惊叫。

柳俊等人循声望过去,却只见刚才走过去的那伙小年轻乱作了一团,一个女孩子手里拿着个酒瓶,严格来说,是半截酒瓶,不知道在哪里打碎了。而那个为头的年轻人,捂着头在那里嚎叫,指缝间流出鲜红的血液,看来另外半截酒瓶,是在他脑袋上开了花。

不过他们本是一伙的,却忽然起了“内讧”,令人有些愕然。

黄头发等几个年轻后生,朝着那个拿酒瓶子的女孩大声嚷嚷。

“喂,小云,你疯了吗?你干嘛打良哥啊?”

“就是,你个丫挺的,给脸不要脸,你知道良哥是谁吗?臭*子,还不把酒瓶放下”

“花了她的脸,他**的……”

一时之间,各种叫骂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那个叫小云的女孩子,手里拿着半截酒瓶,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护住了另外一个女孩,叫道:“谁叫他耍流氓?”

“耍流氓?我呸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金枝玉叶,千金大小姐啊?良哥看得起你,才叫你们一起出来玩,别他**的不识相……”

几个年轻后生又叫嚷起来,只是眼见小云手里的半截酒瓶缺口参差不齐,非常锋利,却是不敢往前冲。被这样不规则的凶器在身上扎一下,那就是一个大口子,那血止都止不住。这几个小年轻,也是打过架的,知道厉害。

黄头发却紧着去扶那个被开了瓢的良哥。

“他**的,揍死她们给我往死里打”

良哥一下子站了起来,松开了捂着脑袋的双手,发出狼嚎一般的声音。整张脸都是红红白白的,好几道鲜血流淌下来,可见刚才那一酒瓶,挨得着实不轻。

那几个小年轻得到号令,立即也抓起酒瓶子,在桌面上噼噼啪啪的敲碎了,拿在手里,虎视眈眈的望着小云和另一个女孩,就待要往前冲。

“他祖母的,小兔崽子,不想好了是吧?都给老子放下”

不消说得,这一声暴雷也似的大喝,乃是出自公安部三局程局长之口。眼见得就要演变成一场流血事件,程新建自然要出面制止。

“老东西,多管闲事不想活了是吧?”

良哥头上的血还在呼呼的往外冒。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吃这种亏,良哥简直是怒发如狂,再也顾不得什么“低调”,也顾不得装B称“老同志”,直着脖子就朝程新建嚷嚷开了。

黄头发早就看程新建不爽,见良哥发了话,二话不说,操作半截酒瓶子便向程新建冲过来。小云和另外一个女孩,是他叫过来的,本意是要给良哥找个乐子,不料良哥却被人打了个脑袋开花,黄头发正不知道该怎样交差呢。若是朝两个女孩子动手,黄头发多少有点香火之情,总归大家都是熟人。这个时候“老东西”凑过来充大瓣蒜,那是再好不过,就此转移良哥的注意力。

至于把“老东西”一家伙捅倒,该如何收场,就不是他考虑的事了。

一切都有良哥罩着呢

凡事都能考虑周全,那就不叫小年轻了。

只听得“哎呀”一声喊,黄头发尚未冲到近前,忽然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只飞出四五米远,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吧嗒”一声,摔倒在地,扭曲了几下,就此人事不知。

不知什么时候,黑铁塔一般的肖剑,已经拦在了程新建前面。

肖剑以前是警校擒拿格斗的行家,又师从梁国强习武多年,身手矫健。这样几个小混混,可不在他眼里。只是牛刀小试,大伙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黄头发就趴下了。

“你***……”

良哥大吼,只叫得半句,就没了声息。

肖剑直截了当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往地上一墩,良哥也是“啊哟”一声,双膝跪地。肖剑的身材,远比他魁梧,他在肖剑面前,就如同是个布娃娃一般,全无还手之力。肖剑随即补上一脚,良哥全身扑地,跌了个狗吃屎,然后就觉得脖子上一紧,却原来肖剑一只大脚,已经踩了上来。

一时之间,良哥只觉得呼吸艰难,张大了口拼命喘气,手脚乱动。但脖子被踩住了,却如何挣扎得脱?自然是徒劳无功了。

肖剑是老公安,眼见局势混乱,二话不说,就来了个“擒贼先擒王”,制住了良哥再说。

“警察都放下武器”

肖剑制住良哥,随即掏出证件一晃,厉声喝道。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