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事后监督和事先预防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09 字数:3255 阅读进度:1935/2143

还是在陆羽茶庄,柳俊与许宏玖对面而坐。不过不是坐在包厢内,而是坐在类似阳台的一处所在。这处阳台,是全玻璃封闭的,但是玻璃可以活动。天气好的时候,就打开玻璃,呼吸新鲜空气,天气不好,则完全封闭,自成一统。

阳台四周,摆了很多的花草,大部分是常绿植物,也有几盆盛开的鲜花,空气十分的清新,算得是一个天然氧吧,坐在里面,眼望着城隍庙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是很令人心旷神怡的。

自从语后添情搞了花草大棚之后,很多茶庄有样学样,搞得颇有诗情画意。

许宏玖马上就要赴京任职了,柳俊在这里设个便宴,为他践行。

这四年来,许宏玖虽然谈不上和柳俊亲近,但也没有起过太剧烈的冲突。以前邰惟清在位的时候,双方不可避免的会发生一些分歧,也不算是什么“私人恩怨”。到了这个层级,如果还轻易的将公事上的分歧转化成私人恩怨,那就未免太浅薄了些。

如同柳俊在郭继贤面前对许宏玖做出的评价,许宏玖担任省纪委书记以来,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曾含糊过。纵算查办谢媛案,直接涉及到了邰惟清,许宏玖也还是坚持了原则立场,这就十分的难能可贵。总体来说,柳俊认为许宏玖是一位合格的纪检干部。

大家在一个班子里共事四年,如今许宏玖调离,柳俊自然要和他一起聊聊天。

“书记,你在昨天的大会上说得好啊,反腐倡廉,任重道远。这个工作关系到我们党的生死存亡。不重视不行啊。”

许宏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有点感叹地说道。

他来a省四年,见证了柳俊由玉兰市委书记而省长再省委书记的历程,心里很有些感慨。这位年轻的省委书记,以三十七岁的年龄,执掌江淮大地的最高权力,在共和国近二十年来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从昨天开始,柳俊已经登上了一个全新的舞台。

在我们现行的体制之下,省长和省委书记虽然级别一样,实际区别是极其巨大的。在大家看来,省长始终是一个经办具体工作的职务,省委书记才是真正的一省主宰。如果说以前,柳俊在高层大佬的眼中,还仅仅只是一个年轻的高级干部,还属于小字辈。那么从昨天开始,柳俊已经正式进入了共和国的最高权力核心,成为构成共和国权力金字塔的顶尖人物之一。纵算是元老级人物,也不会再有人将柳俊当做一耳光小字辈来看待。

就在昨天,国外好多家极具权威的政治性刊物,均以极大的篇幅报道了柳俊当选a省省委书记的新闻,好几家刊物全文刊登了柳俊在省代会上的“施政演说”。

美国的某刊物甚至这么评价:柳俊当选省委书记,昭示着以严玉成柳晋才为代表的“平民集团”在这个古老东方国度的政治架构中,已经完全站稳了脚跟,并且越来越占据主导位置。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国家的政治结构,将发生某些惊人的变化。

当然,西方国家的那些所谓政治观察家,总喜欢用他们的价值观和政治观点来解构共和国的权力构成,不可避免的带有某种倾向性。事实上,国内的政治格局,除非你身在其中,不然是很难真正了解到里面的那部分精髓。

柳俊微微一笑。

许宏玖此番赴京,将担任中纪委副书记,级别也调整为正部级。这对于许宏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安排,所以看上去,他的心情也是十分愉悦。

而且,许宏玖也只提起了有关反腐倡廉的话题,显得很合他的身份。

“是啊,反腐倡廉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对权力进行有效的监督,不仅仅在我国是个难题,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难题。人们对权力的追逐,毋庸讳言,很大程度上就是追求那种威风八面的成就感。别人提出来对他的权力进行监督和制约,恐怕大部分手握权力的人物,都不会真心欢迎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对权力进行监督,最重要的还是制度和执行制度的人。两者缺一不可。单纯的要求权力人物提高觉悟,自觉接受监督,似乎比较理想化了。”

柳俊笑了笑,说道。

许宏玖就略略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柳俊会将话语说得如此直白,似乎他们之间的情谊,尚未深入到那个程度。

柳俊不去理会许宏玖的惊诧,继续说道:“宏玖书记去了中纪委之后,我倒是有个建议,建议你可以在这个方面多做探讨。事后监督和事前预防,区别还是很大的。我们现在的监督机制,过于注重事后监督了,对事前预防,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等一个干部完全**掉了,犯下了重罪,再去惩治他,其实是很无奈的。他在此之前给工作,给群众造成的损害,很多都无法弥补了。单单惩处一个或者几个**官员,无济于事。对我党的声誉,也是一个很不利的影响。”

许宏玖的脸色便严肃起来,缓缓点了点头。

这一次针对他的调职和提拔,说起来,也要“感谢”严柳系,正是因为严柳系在博弈之中获得胜利,高系才有“分一杯羹”的机会。先是雍昭平,然后是他,也许还有其他一批干部,均会获得提拔重用。在这个时候,其他的政治集团似乎达成了高度的默契,自动自觉的联起手来,挤压那边的空间,以其缩小彼此的差距,达成令人满意的新的平衡。

在此之前,老高家在纪检系统的话语权不大。高系希望通过许宏玖,逐渐的在纪委系统占据一席之地,掌握一定的话语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许宏玖也是任重而道远。

这几天,许宏玖也一直在思索自己的新职务应该如何展开工作,柳俊这个建议,无疑给他提供了一定的参考价值。

“这样的尝试,我也打算在省里逐步展开。陆悦同志很早以前就有这个想法了。”

柳俊微笑说道,并不避讳什么。

他知道陆悦担任省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厅长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还向许宏玖提出来过。但许宏玖考虑到a省的政治局势过于敏感,最终否决了陆悦的提议,暂时搁置起来。如今柳俊正位省委书记,陆悦也到了省纪委书记的位置上,这两人在反腐倡廉上面,可谓有很多的共同话题。不消说得,肯定会在a省进行相关的尝试。

许宏玖笑着说道:“陆悦同志年轻,干劲十足,是个很有想法的领导干部。有书记给他把关,我相信他一定能把这个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说起来,许许宏玖对陆悦的观感很是一般,这个人太犟了。许宏玖总觉得陆悦过于冲动,或者说过于迂腐,只知道坚持原则,一点不知变通,与现行的官场规则,有点格格不入。这一回,如果没有柳俊的极力推荐,估计这个省纪委书记的大帽子,百分之八十不大可能落在他的头上。

这样一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如果没有一个沉稳的“后台老板”好好给他掌舵,搞不好他就能把天给捅个窟窿出来。

但柳俊,算得上成熟稳重的“后台老板”吗?

这个疑问在许宏玖脑海里一闪即逝,随即自己进行了肯定。柳俊看上去也是那种冲劲十足的年轻干部,甚至有点跋扈。然而谁也不能否认他的成熟稳健。他只是看上去横冲直撞,真正的原则性大问题,哪一回不是谋定而后发?从来也没有胡乱冲动过。

他能在如此年龄出任省委书记,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中央任命一位省委书记,绝对会进行全面的衡量。也就是说,柳俊已经得到了大多数高层大佬的首肯。

柳俊笑着点头,丝毫也不隐瞒自己对陆悦的欣赏。

正说话间,柳俊的电话响了起来,柳俊拿起电话一看,脸上略略露出一丝诧异的神情。

“胡参谋长,你好!”

打电话过来的,正是胡浩然的父亲胡晓峰。和梁经纬一道,在前不久晋升中将军衔,出任东北军区参谋长。据说军委领导原先有意让他出任总参谋长助理,准备接手海向军的工作。因为武黄河马上要退出现役,海向军副总长有可能接替武黄河出任武警部队司令员。但最后决定下来,胡晓峰还是留在了东北军区。

军队内部的新布局,也已经全面展开了。

随着何长征、武黄河等人逐渐退出现役,何武系将尽力提拔一批相对年轻的将领到更加重要的岗位之上,以免形成断层。

“哈哈,柳书记,恭喜啊……”

胡晓峰和他的老上级海向军一样,嗓门很大,笑声爽朗,直震耳鼓。

柳俊微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却原来胡晓峰专程给柳俊打这个电话,乃是为了给胡浩然请假,说是家里给他相了一门亲事,希望胡浩然能回去看看。小伙子也到了该解决个人问题的年龄了。

这样的好事,柳俊自然是不会阻拦的,笑着答应了,还在电话里对胡晓峰道了贺喜。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