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谁敢捣蛋谁倒霉!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10 字数:3178 阅读进度:1956/2143

夜已经很深了,柳俊还在客厅等候自家老爷子。

人代会这段时间,柳晋才是常委中最忙的,白天参加会议,晚上处理公务,接见各省市的负责人,还要召开记者招待会,几乎每晚都要到十一点以后,才能回家休息。

阮碧秀倒也能理解,人代会期间嘛。

关键还在于,就算在平日里,柳晋才也是一样的忙碌,比会议期间好不了多少,这么多年来,阮碧秀也已经习惯了。

如今见儿子也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要去休息的意思,阮碧秀便着了急。这爷俩怎么搞的,这就“接班”了。老头子已经这样了,不好改,儿子可是还年轻,阮碧秀一点都不乐意他那么操劳。

“小俊啊,别等了,你爸没有十一点,是不会回家的。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阮碧秀说道。

柳俊笑了笑:“妈,明天还不是一样?”

阮碧秀顿时语塞,便怒道:“也不知又在召见谁,还没完没了啦!”

柳俊说道:“江汉省的高长宏,省长。高敬章书记的儿子。”

柳俊知道老妈不大关心政治上的事情,便破例加了解释。再不关心政治,身为巨头的高敬章和老高家,阮碧秀还是很清楚的。

阮碧秀便说道:“是他啊。高书记的儿子现在是江汉省的省长了?”

“嗯。”

阮碧秀见儿子“铁了心”要等老头子,也便不再相劝,饶有兴趣地询问起来:“高家的儿子,年纪也不是很大吧,好像是和你差不多?”

柳俊微笑道:“比我大几岁,去年满了四十吧。”

却原来阮碧秀关心的不是“省长”,关心的是老高家的小子们。这也是做母亲的正常心态。细论起来,阮碧秀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不是老头子身居高位,总理全国,最骄傲的是子女们一个比一个争气,自打成年后,基本上就没有让她怎么操过心。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再没有比这个更令人欣慰的了。

柳俊不由失笑,料不到高葆宏“威名远扬”,连母亲都听说过他了。

混世魔王!

这个评价还真是非常中肯。

阮碧秀便奇道:“是他哥哥在管他吗?老头子不管的?”

柳俊笑道:“也不是不管。高书记年长,不耐烦跟儿子多说什么,不高兴了,板着脸教训几句。高长宏和高葆宏哥俩年纪相差只有一岁,自幼感情比较好。高二比较听他大哥的话。”

陪着母亲聊聊天说说话,也是柳书记表达孝心的一种方式。阮碧秀每天围着老头子打转,机缘巧合之下才会和解英等几个老姐妹在孩子们的簇拥下走出大内,在首都城里逛逛街,看看风景,偶尔买点时髦的小东小西,图个乐子。平日里最大的快乐,就是子女们回家来,陪她聊天说话。

“呵呵,敢情好。高书记倒是省心了。高长宏很厉害吧……嗯,年轻轻的能做省长,确实也很了不得。”

父子同殿为官,均位居枢要,要放在过去,那是千古佳话呢!

柳俊说道:“很厉害。他这回是主动要求和爸爸谈话的。有些思路,和我们非常的一致。”

“哦?那敢情好。”

阮碧秀就很欣慰。她隐约知道,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干部,开始认同老头子的施政方略,比起四年前来,老头子的处境是大大的改观了,尤其是这段时间,柳晋才虽然比往常更忙碌,脸上却经常能看到一丝笑容。这是前所未有的变化。

“小俊啊,白杨去了a省,别人没什么意见吧?”

阮碧秀又关心起另一个问题来。

柳俊双眉微微一扬,笑道:“妈,怎么这么问呢?”

阮碧秀就有些不好措辞。她对其他省市的情况不怎么关心,对a省,益东省、海西省和天山省的事情,却比较在意。原因也简单,她的四个子女,分别在这些地方工作呢。前段时间听说有可能是白杨去a省担任省长,和柳俊搭档,阮碧秀心里就在犯闷。

对白杨,阮碧秀也是很熟悉的,以前在n省的时候,两家也经常有来往。阮碧秀对白杨的观感很是不错。但现在白杨去a省和柳俊搭班子,阮碧秀便有些担心。毕竟白杨是个很漂亮的女同志,尤其是以前在n省的时候,还被人举报过和柳俊有非同寻常的关系,虽然最终证明是诬告,终归影响不好呢。如今柳俊又是全国最年轻的省委书记,时时刻刻处于风口浪尖之上。那边倒了个于向宏,不知道心里怎么嫉恨柳家父子,要是又被人搞出个什么“桃色新闻”来,可要出大问题。

到了柳俊和白杨如今的层级,这么个身份地位,不要说全国,就是全世界都算得名人,可不好再搞这样的“花边”。

但这个话,阮碧秀又不大好说出来。

儿子不是以前的小娃娃了,正经的省委书记,纵算身为母亲,也要注意他的脸面。

“妈,没事,别担心。白杨和我配合得很好。她天性善良,a省的干部,也十分的认同她,工作已经逐渐铺开了。”

柳俊了解母亲心里在想些什么,便笑着安慰道。

“没事就好……我就是担心有人会捣蛋……”

柳俊笑了,说道:“妈,您别这么想。不是谁想捣蛋就能捣蛋的。无论是谁,要想捣蛋,首先就得考虑清楚自己的后果。”

原本柳俊也不会将话说得如此直白,但这是在家里,母子之间,就不需要太避讳什么。母亲又不大关心官场上的细节,柳俊便说得透彻一点,省得母亲总是心里有隐忧。

果然阮碧秀一听这话,心中大安。

这么多年来,针对柳家父子的明枪暗箭,不知道有多少,结果却是明摆着的,老头子的威望越来越高,儿子的地位也是越来越高。

“嗯嗯,我知道你有本事,不过凡事还是要注意一点。菲菲和阳阳,都还好吧?”

阮碧秀很隐晦地“提醒”了儿子一句。

柳俊微微有些汗颜,笑着说道:“好呢。菲菲说五一的时候,带阳阳回家来。”

“好好,这个好!”

柳俊知道母亲的心思,一句话就令得阮碧秀喜笑颜开。

母子俩在客厅里聊着家常,不知不觉间,柳晋才便进门了,两人忙即站起身来迎上去。

“爸,回来了。”

柳晋才见儿子还没睡,也知道他有话要说,微笑点头,看上去心情甚是愉悦。

阮碧秀见了老头子的笑容很高兴,一迭声说道:“你们先坐着聊会,我叫人给你们准备点汤面。”

柳俊笑道:“妈,晚上不能积食。”

阮碧秀毫不在意,说道:“别管那套。你爸就是食少事烦。多吃点东西,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有好处的。”

柳晋才笑道:“你妈不是医生,不过这个养生之道,还是懂得不少。我看她这个意见,就比医生的好。能吃能睡,身体差不到哪里去。”

这也是柳晋才觉得对妻子有些愧疚,哪怕肚子不饿,也不便拂她一片心意,多少要吃点东西,让阮碧秀心里安然。

“有道理。”

柳俊哈哈一笑,点头认同。

“爸,和高长宏谈过了?”

柳俊请父亲在沙发上落座,递上一支香烟,笑着问道。

柳晋才点起烟来,抽了两口,很惬意地说道:“是啊,老高家这孩子,很有见地。思路很清晰啊。”

能够从总理嘴里听到如此评价,虽然是在家里父子聊天,那也是很了不起的了。

柳俊笑着说道:“我昨天晚上和他一起吃了个饭,除了地产这一块,我们还谈到了银行直接参与投资的问题。应该说,银行直接参与投资经营,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就全世界范围来看,这个是常态。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参与太深了,银行不是幕后支持,直接站到了前台,成为主力炒家,这个就要慎重了。纯粹的资本操作,炒起来的繁荣是虚假的,典型的泡沫经济。现在不严加控制,迟早出大事。而且不会太远,就在这两三年。一旦垮下去,就是多米诺效应,大问题,全国经济都要受很大的损害。”

说着,柳俊的神情严肃起来。

柳晋才点点头,说道:“是这样的,你这个话说到了点子上。所以我明天想要请邱晴川李少杰他们几个过来,好好商议一下这个事情。从现在开始从严控制,一定要避免这个结果。”

“嗯,我认为现在从严控制,是最佳时机。对于不听话的,还要多撸掉几个。为了这个事,不管拿几个脑袋祭旗,都是值得的!”

柳俊完全赞同老爷子的意见,话语说得有点杀气腾腾的了。

但现在,挟大胜之余威,乘胜追击,确实是最佳时机。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