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柳暗花明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9:19 字数:3376 阅读进度:2118/2143

十月中旬.五中全会如期召开。(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在此番中央全会上,政丵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中央党校校长薛远山同志,增补为党的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在随后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议上,增补薛远山为国家军委副主席。

接班人至此尘埃落定。

而在五中全会前后,各省和中央部委、国务院部委也进行了一系列的中期调整。

对于魏宁生来说,D省省级层面的调整,从未如此番调整那么透明过。当然,这个透明,是特指他对他魏宁生而言,其他干部,依旧是雾里看花。

原因在于.柳俊对魏宁生采取了完全开诚布公的态度,事先将调整的内容都与他沟通了。

南方市八珍轩那处转为魏宁生预留的包厢,近段时间启用得特别频繁,魏宁生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在这里宴请客人。

这一回,魏宁生宴请的就是省委常委、南方市委书记赵先觉。

实话说.这几个月里,赵先觉也一直都在关注着中央层面和省里两位大班长的动态。原因自不待言,常务副省长刘天明年龄已经到站,是更进一步还是转任闲职养老,暂时尚未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刘天明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一定会空出来。

围绕着这个位置,很多人展开了竞争。

赵先觉自觉是最有希望的。

尽管常务副省长和南方市委书记同为副省部级干部,在省委班子里的排名也相差不多,但细论起来,常务副省长毕竟是全省的首长,南方市委书记只是一方诸侯的身份。赵先觉全力竞争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其实是瞄着魏宁生屁股底下那个省长的宝座去的。

南方市委书记出任D省省长,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惯例。

赵先觉自然不希望这个惯例在自己身上被打破。

同为最有名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龚昭礼已经抢先一步,出任了东海省省长,据说很快就会正位省委书记。论资历和能力,赵先觉自我感觉良好不在龚昭礼之下。龚昭礼能够授任封疆,赵先觉为什么就不能够呢?

不过赵先觉也很清楚,自己和龚昭礼比较起来是有劣势的。这个劣势不在能力和资历上面,而在高层的支持。龚昭礼极得翟浩锦看重,算得是明青系着力栽培的后备干部。

在这一点上,赵先觉没办法和龚昭礼比。

所以这几个月赵先觉也想了很多办法,拜会了D省的很多离退休老领导请他们出面为自己活动。只是从京师传来的消息,却一直十分模糊,没有一个清楚的脉络。

这个倒也在情理之中,到了这么高层级干部的异动,中央是极其谨慎的没有人可以自专。老领导们尽管有些面子,毕竟已经离开了第一线,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了。

最令赵先觉郁闷的是,魏宁生的态度也十分暧昧难明.赵先觉找机会试探了几次,魏宁生就是没有个明确的答复.经常顾左右而言他。

当然此事也不由魏宁生做主,这个赵先觉能理解。但魏宁生做不了上面的主,总能做得了自己的主吧?上面态度不明确你魏宁生就不能明着说一句支持的话?

在赵先觉想来,魏宁生其实是可以为这个事出力的。最起码魏宁生能够和柳俊提一提这事。大家都看得出来,魏宁生和柳俊的关系着实不错。因为魏宁生很配合柳俊的工作,柳俊也就对魏宁生十分尊重。

而柳俊,却是完全有能力影响到常务副省长安排的。或许由于柳俊的资历较浅,暂时还影响不到其他省市的人事布局,但是D省的班子配备,身为省委书记,柳俊自然有很重的话语权。更不要说他背后还有那么强盛的一个大政治集团在撑腰。

魏宁生就是不肯松口。

所以赵先觉这些日子,很是憋气。

这个时候,魏宁生就发来了邀请,请他一起在八珍轩吃个饭。

赵先觉提前十几分钟到了八珍轩,等候魏宁生。

料必此时,魏宁生这个邀约,绝不是平时那种邀约。因为魏宁生和赵先觉良好的私交,以往两人没事,也会经常在一起吃个饭,随便聊聊天说说话。

魏宁生是“踩着点”到的,见到在大堂里坐等的赵先觉,魏宁生微笑点头.对赵先觉的恭敬,很是满意。

“先觉,等久了吧?”

两人在八珍轩包厢里落座,魏宁生便微笑着问道。

赵先觉笑道:“还好还好,我也是刚到……”魏宁生笑着点头。

因为是事先预约,店家早就准备好了菜肴,省长一到.立即流水价送将上来。两个人吃饭.魏宁生点的菜就不多,只有四菜一汤,都是地道的D省本地风味。

“省长,我敬您一杯。”

赵先觉不忙着“打听机密”,依照老规矩,亲自给魏宁生斟满了八珍轩秘制的蛇酒,举起精致的每瓷杯,朝魏宁生说道。

魏宁生笑着举起酒杯,和赵先觉轻轻一碰,抿了一口。喝这种秘制的大补蛇酒,不能用“牛饮”的方式.必须小口小口的抿,才好慢慢消化,发挥药效。

赵先觉也是抿了一口,不过比魏宁生那一口来得深.差不多喝了大半杯。

魏宁生伸出筷子,夹一口菜吃了,含笑问道:“先觉,有心事啊?”

赵先觉便闷了一下。

这话冉得!

现在是什么时候,能没有心事吗?

不过魏宁生今天这个态度,着实有点奇怪了。赵先觉便在心里检讨自己,近段时间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怠慢了魏宁生,以至于魏宁生对自已有意见了?但是赵先觉随即否定了这个推测,自己的态度一如既往,追随魏宁生的心意从未有过变化。如果一定要说有变化.那就是对柳俊的命令执行得比较彻底,再不复柳俊初任省委书记之时。然而这也是因为魏宁生对柳俊的态度起了变化,自己才跟着变的,算不上与魏宁生离心离德吧?

“嘿嘿,省长,天明省长的事情.定下来了吧?”

赵先觉强压心中的不快.笑着问道。

魏宁生便暗暗叹息了一声。赵先觉的气度还是略逊了些。明明心里在想着自己的事,就是不肯径直开口,拐弯抹角的从刘天明身上着手。以往赵先觉和魏宁生在一起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表现得很是“直爽”。现在看来,这个“直爽”也是分场合的。面临真正的大事,赵先觉心里就存了“警觉”之意。

这才是赵先觉真正的心态。

“嗯,听柳书记说,基本上定了,中央已经有了安排。”

魏宁生倒也没有再做隐瞒.直截了当说了。今天他主动邀约赵先觉,就是要和他谈这个事,没必要吞吞吐吐的了。

赵先觉便很专注的望着魏宁生,静待下文。

“去省政协,顺潮同志全退。”

魏宁生给出了答丵案。重生之衙内吧倾城倾情提供。

所谓顺潮同志,指的是现任省政协主席刘顺潮。年龄尚未到正部级任职的年龄上限,差着一年左右吧。如今让他全退,毫无疑问是为了给刘天明让位。

这个答丵案,倒是没有出乎赵先觉的意料,不过似乎也还谈不上十分的理所当然。刘天明退二线.可以进这一步.也可以继续安排副部级职务养老。现在让刘顺潮提前一年退下去.将刘天明放到正部级位置上,多多少少有点“筹功”的意思。

刘天明这两年里,紧跟柳俊不动摇,对柳俊的任何指示,都执行得特别彻底。终于在仕途的最后一站.上到了正省部级高位。

对于刘天明来说,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堪称功德圆满。

赵先觉点了点头,不吭声。

魏宁生望了赵先觉一眼,赵先觉当做没看见,伸出筷子夹菜。既然刘天明的去向已经定了,那么常务副省长花落谁家.总该也有定论了。赵先觉就不想再问,魏宁生要是知道答丵案.会告诉他的。自己老是去追问,未免过于着相。

到了这个层级的干部,总是比较在意面子的。

魏宁生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柳书记说,他已经正式向中央推荐谆其功同志接任天明同志的职务。其功一直在省政丵府工作,由他接任天明同志的职务,很是合适。”

赵先觉不由愣住了,再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合着自己“辛苦奔波”了几个月,到头来一事无成?

赵先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脸色变得十分阴沉,闷闷地说道:“其功同志年轻轻……比我有能力……”

魏宁生叹息一声.含笑说道:“先觉,你太小看你自己了。柳书记说了,干部交流不能局限在中基层,高级领导干部,更应该展开交流。尤其是我们D省的干部,在经济建设上面,确实是有长才的。把这些有能力的干部都放在一个省里,很浪费啊……”

赵先觉顿时瞪大了眼睛。

魏宁生这是话里有话!

“呵呵,先觉。本来柳书记是想向中央推荐你的,但益东省委书记江友信同志抢先了一步,向中央点名道姓的请你去益东省和他搭档,柳书记就不好夺人所爱了…来,先觉,干一杯,祝你宏图大展!”

魏宁生笑着举起了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