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旧事难提

小说: 春浓花娇 作者: 林亭 更新时间:2016-01-30 09:46:36 字数:3357 阅读进度:250/410

更新时间:20120914

不能抱,抱不好,小初就只看着。楚怀贤在旁,见小初眉梢眼角俱舒展着,那笑,是有滋有味儿的。楚大公子到此,想起来三叔刚才见到白胖的豫哥儿,又说了一句:“不想你能掐会算,知道侄媳妇能生儿子,你这圆房,事先哪里求过签”

楚怀贤认为这话是恭维中听,带笑回三老爷:“三叔,也是求过签的吧”良哥儿也是今天满月,三老爷又是何处求的签

叔侄取笑过,各自去忙活。

对于不听父命圆了房,楚大公子从没有后悔,当时也没有犹豫过。此时见到可爱的儿子,欢欣的小初,楚怀贤更是觉得自己做对了。

看了一时,小初不甘心只看着,又要自己抱。在奶妈的指点下,慢慢接过孩子来,抱得一时见豫哥儿要咧嘴,就赶快再还给奶妈。奶妈托着襁褓,小初还不愿意丢手。两只手抚着那襁褓,爱惜不够地问奶妈:“一天吃几回爱哭不爱”

房中丫头们带笑围着,林小初眼睛比平时明亮,说话也慢声细语的;楚怀贤坐在一旁含笑。秋阳照进房中来,看上去是和熙行乐图。

豫哥儿懒懒,张开了小嘴,打了一个哈欠。小初喜欢的让楚怀贤看:“看他要睡了。”站起来对奶妈含笑引路:“放到房中来。”

奶妈对少夫人也含笑:“哥儿要睡,我们要回去了。”与此同时,外面进来太夫人房中的丫头,笑吟吟对奶妈道:“老夫人要骂了,说去了许久,你只图着自己逛了,全不管小哥儿要睡了”

这些人的笑语声,对小初来说,好似头顶上有雷声。她呆呆地站着,对着楚怀贤呆呆看着,楚怀贤站起来,吩咐奶妈:“好生送回去吧。”

“在这里睡,”小初抚着襁褓的手,变成紧紧揪住一角被头,五指捏得十分之紧,当着这些人,对着楚怀贤强笑。说是讨好,又生硬;说不是讨好,那面上挤出来的笑容,是相当的用心。

楚怀贤一笑,过来握住小初的手,温柔地道:“过几天,我陪你再去看。”不说还好,说过小初更捏得那被头子紧。别人离得远看不到,奶妈看得清楚,就只恳求地向公子求救,不敢强着抱着襁褓走。

楚怀贤手指用力,一根一根掰着小初的手指。站着的小初白了脸,她的儿子,她吃苦受累生下来的儿子,好不容易见到,她不愿意离开。一根手指被掰开,小初另一根手指又死死的搭上去。楚怀贤带着笑容,边劝边掰:“外面有客呢,我为送来给你看,逃席出来。今天我们是主人,我不能闪人太久。”

小初死死咬着牙,旁边的丫头也看出来不对了。少夫人白晰的面庞上绷着,那强笑僵硬在脸上。

一个女人的力气,不能和一个男人比。奶妈终于松一口气,敏捷退开两步离楚少夫人有一段距离,这才行礼道:“哥儿去睡了。”赶快转身走开。走着还在想,回去要不要告诉老夫人,少夫人实在太吓人。

没有走几步,楚怀贤在身后缓缓道:“且住”奶妈和接豫哥儿的丫头,跟豫哥儿的丫头停下回身,见大公子手中还握着少夫人的手,但神色严肃起来,一字一句慢慢却有力地道:“回去见祖母,就说很喜欢。”

“是。”奶妈这就不用纠结如实回还是不如实回,公子不让说,以后漏了往他身上推。

奶妈走后,楚怀贤才松开紧紧握着的小初的手,对她有些挂脸色:“孩子气”小初苍白了面容,她的两只手十根手指都作疼,是刚才较力所致。

太过于伤心,林小初指责楚怀贤道:“你不能这样对我”楚怀贤板着脸,往房中丫头们脸上看过,见她们往外退,冷冷地道:“不要生事情”

小初低头揉着自己的手,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以后几天一看自己的孩子不如奶妈亲小初不能接受这个打击,她积于心底的郁闷,就些翻了出来。

抬起苍白失神的面庞,小初黯然神伤:“你,记恨我我知道你还在记恨我。你不是恨我离开,是你丢不起这个人。”愤怒立即在楚怀贤面上暴现,楚怀贤重重的问道:“你说什么”语气中,是风雨欲来。

这风雨欲作的狂闷,让小初更昂起头,她也是愤怒到不能自控:“你恨我,你只管对我来你不能,”小初泫然,面上是难掩的悲伤:“你不能这样,孩子是我的,不是你一个人的,不是你们一家人的。”

楚怀贤暴怒得不知道怎么发作才好,只觉得怒气在全身上下不分地方的乱窜。

丫头们退到一半听到这些话,都惊得魂不附体。春水不顾死活,小跑过来把小初往房中拉:“少夫人,您累了,快去歇着”

小初原本是哀怨泣诉,被春水这么一推,反而发作了,她狠命地把春水一推,上前一步冲着楚怀贤怒道:“不是你逼的我狠,我怎么会走你从不肯听人说话,从来是你自己自以为是,你要是不逼我,我”

冬染也吓得魂飞魄散,上来一把抱住小初往后拖:“你闭嘴,说的这是什么”

楚怀贤恶狠狠盯着小初,楚大公子心中最深的隐痛,被妻子翻了出来。小初被冬染拖着往房中去,还不甘示弱地回瞪着楚怀贤。及至被冬染按在床上,小初才“哇”地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房中众人就此凝住,低头的不敢动,劝小初的不敢停,还不敢大声。

一个丫头怯生生的声音打破这凝重:“老爷请公子前面待客去,说公子把客人全忘了。”楚怀贤从愤怒中回过神来,他强自压抑着一阵子一阵子往上窜的怒火,压抑着自己的手痒脚也痒。听着小初哭声中还夹杂着指责,楚怀贤听也不想听,他怒火中烧的头脑里想到的,就是小初翻来覆去地哭的,一定是“你逼我,我才走。”

这话真是扎人心

楚怀贤迈步,缓缓地往房中来。进来命冬染:“出去,”冬染胆怯地道:“少夫人她今天才出月子,月子里得病神智不清的人多的是。”托着帕子哭得伤心的小初住了哭声,倔强地插了一句:“我没病。”再接着哭。

冬染再劝小初:“才出了月子,你也不能哭。”

楚怀贤加重声音,听起来是平静无波:“你出去。”冬染没法子,对小初再劝一句:“公子多疼你,你别哭了。”这才退出去。

丫头们在外面屏气凝神,大气儿也不敢喘。小初在里面继续哭着。楚怀贤负手站了一会儿,心里脑子里转的全是小初的话“你逼的我,我才走”楚大公子心里也明白今天不能,也不应该发作。小初刚起床,外面是宾客满堂,他忍了又忍,这气忍不下去。楚怀贤从牙缝里错出来一句话:“我可以对你一心一意,要我原谅你我万万不能”

说过觉得房中呆得自己无比气闷,楚怀贤大步走出来。出来理当回前面去待客,耳边是小初的哭声,再就是小初伤人的话“全是你逼的我”

脑中回想这近一年来,外面的耻笑,家人的烦恼,小初生病,自己的苦恼。刚才没有忍住发泄了一句,这气有如火山喷发,再也不能在心中停留半刻,楚大公子发作了

“眼里还有我吗来人,取马鞭来,今天不教训她,明天要上天”楚大公子急躁地往榻上撩袍一坐,用力在小桌子上击了一掌。伴着他的咆哮声,是小桌子上茶碗器具叮当响的声音,还有丫头们低低的吸气声。

小初的哭声也一吓停顿了,她性子从来不是软弱的,就是偶尔小圆滑罢了。此时斗气,觉得自己愤懑满腔。被人一吓就此不哭,林小初此时丢不起这个人。她只停了一下,又接着哭起来。楚怀贤大发脾气,林小初多少有些震慑,但又不能服软。接下来的哭声,既不太高,也低不下来。就这么继续哭着。

楚怀贤的奶妈从外面急急进来,她刚才送豫哥儿,回来在院子里就听到楚怀贤咆哮。“哥儿呀,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可不能这样。”奶妈来劝:“少夫人才出了月子,你要打,以后再打吧,今天可不行。你打了她,老爷夫人一定要问,问起来,你怎么回话”

这话提醒了楚怀贤,他心里泄了气,人还不解恨,对奶妈道:“你听听她嘴里说的什么,再由着她胡说,我容得下她,别人容不下她”

奶妈劝着楚怀贤出去:“我才回来,客人越发的多。你消消气快出去吧,去晚了老爷要说。我来劝,保你回来,少夫人已经好了。”

楚怀贤有了台阶下,就此站起来,冷冷提高声音又道:“等我回来再这样,谁劝也不行”再环顾房中人:“有谁敢往父母亲处乱回话的,乱棍打死”大步就此出去,奶妈进来劝小初。

现实啊,现实。小初被房里一堆人劝,经由奶妈劝,她由楚怀贤的无情,想到他的体贴和关心,想到邹太医说的那剂药,后来又送了一付来,据邹太医说,再想有第三付,至少得等五年,因为有些药材,要待它生长才行。

奶妈在房中坐了半个时辰,嘴里一堆话当然句句不是劝就是敲打着。小初哭累了,又听奶妈说:“实话不中听,不过是实话。老夫人拿小哥儿是心尖子宝贝,我前儿听人说,刚有些待见你,听到你这样说,你还想看孩子再说要看孩子,公子陪你去最好,你想想,你能往狠里得罪公子吗”

奶妈不再说谁对谁不对,这话应该不应该说。而是实在的说了这句话,林小初听了进去,默默的洗过脸,去睡她的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