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大流氓

小说: 纯情小子俏校花 作者: 花刺1913 更新时间:2017-11-22 09:35:41 字数:2203 阅读进度:52/792

“蔡老九是十几年前来到南陵市的,那个时候的他根本是一个不起眼的人物,而且还曾经听说那人做过服务员,洗盘子,刷碗,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可是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一步一步的走了起来,而且现在还成了南陵市道最狠的人物。 w w w . . c o m”

“说句实话,蔡老九算的是一个枭雄!”司徒钟正不禁慢慢的说。

眼前的沈秋在听完那蔡老九的故事之后,并没有过多的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不过他现在想跟我玩?我会让他后悔的、。”只听司徒钟正语气变得很冷道说。

一旁一直静静站着的华叔慢慢的向前走了一步:“这两天我会叫几个人过来把这件事情很快的摆平。”

那司徒钟正听到眼前的华叔这么说,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麻烦你了,华叔。”

华叔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出现一丝淡淡的微笑。

一旁的沈秋却是直直的盯着那华叔的眼睛,他能从看得出来那目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冰冷的杀机!

可以想象一下,南陵市的第一管家,华叔到底是何方神圣?

虽然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未知的迷!但是很多人却知道一个事情,那是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近的了司徒钟正身前半步!

记得几年前,司徒家那个时候正是生意如日天的时候,那些被抢了生意的家伙想买凶做了司徒钟正,可是结果呢?那些杀手还不是一个个的消失了?而做这一切的人物是谁?当然是眼前的华叔。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秘人物?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但是唯有一点可以证明,那是华叔身的秘密绝对不少。

“沈秋,反正这段时间久麻烦你了,菲菲的性格你也知道!哎!有时候我都管不住这丫头!我也知道这丫头经常乱说话,乱做事,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还是希望你能帮我照看着她、。”眼前的司徒钟正在那对着沈秋道说。

沈秋笑了笑道说:“伯父你放心,只要我没事,一定保证她没事。”

“有你这句话我放心了。”司徒钟正拍着沈秋的肩膀欣慰的道说。

“不过你们放心好了这两天我会把这件事情给处理完。”司徒钟正决断的说。

“伯父,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说……别的不会,但打架我可是从小跟着老鬼学。”沈秋嘿嘿笑着说。

司徒钟正哈哈笑了起来。

“鬼叔的能耐我确实佩服之极!想必你也肯定不错!可是这件事情毕竟不算什么大事,你伯父我还不会窝囊到这个地步。”司徒钟正笑着道说。

“不早了,你进去休息。我跟华叔还得出去办一趟事。”眼前的司徒钟正慢慢的道说。

沈秋点了点头:“好的。”

说着一个人向着别墅走去。

在他一个人向着别墅里边走去的时候,那一直站在后面没有说话的华叔,目光投注在那沈秋的背影之,不禁脑海之回忆起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真像啊!哎!”一句话从华叔的嘴里默默的说了出来。

声音里边的沧桑感觉好像是在回忆着往昔一般。

那站在华叔身边的司徒钟正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是啊!阿浪简直跟他父亲一样!”

说完之后的他便转过身向着那边的车子走去,华叔也是在嘴里轻轻的叹息一声,跟着司徒钟正向着前面走去。

到底他们两个嘴里所说的人是谁?难道是沈秋的父亲?

可是沈秋的父亲到底是谁呢?这一切一切的疑问,现在还都不知晓,不过相信这一天很快会到来的。

却说沈秋走进了房间之后,便听到别墅里边东西呗摔碎的啪嚓声音。

沈秋不仅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心里暗衬:这疯丫头估计又发疯了。

刚走进来的她便听到玻璃被摔碎的声音,啪嚓一声。

“姓沈的,你过来。”一声娇呼从菲菲的嘴里吼叫出来。

沈秋露出一股懒散的笑,望着在二楼面双手插着小蛮腰的大小姐,嘴里啧啧的道说:“怎么了?大小姐?小的那个地方又得罪住你老了?”

被沈秋这话一逗,菲菲差点笑了出来,但还是装着很严肃的模样在那义正言辞的道说:“你刚才看我挨骂?是不是心里特高兴?”

“我有那么变态么?”沈秋郁闷的说。

暗自纳闷这个丫头怎么把自己想的这么坏?难道我沈秋他娘的真的是个坏人?

“有!”

“我还不知道你?哼!你看到我爸骂我,你是不是高兴坏了?”

“我告诉你,姓沈的,别以为你救了我,我该感谢你,佩服你,你要是让本小姐佩服了,你做梦去。”菲菲在那道说。

郁闷的沈秋只能无语的摸着自己的鼻子:这都他娘的什么事啊?自己怎么摊了这么个大小姐?

“得,得,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我可不配你!”只听沈秋无奈的道说。

一边说便一边向着二楼的地方走去。

“站住?你不许睡觉,本小姐还没有说完呢。”只听菲菲在楼梯口一下子伸着两只玉胳膊拦住了沈秋霸道的说。

本来楼的沈秋此刻恰巧脚步走的有点急,这不?迈出去的脚步差点整个身子撞在了那菲菲坚挺的小胸脯。

成俯视的沈秋,正好眼睛的角度在那菲菲的鼓鼓的胸面,鼻子里边闻着这丫头身传来迷人的芬香,差点鼻血都快涌了出来,暗自咽了一口唾沫。

“好大啊……”

这厮在那目光死死的盯着菲菲的胸流氓道说。

那菲菲呢?绝对没有想到这牲口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顿时羞愧的满脸都出现了红晕之色。

“臭流氓,大流氓,滚,赶紧给我滚。”菲菲一边大叫一边向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留下了那牲口恋恋不舍的目光尾随着那丫头直到房间里边,才轻轻的点了点头:啥时候老子也能尝到那样新鲜的小馒头?死也值了!

本来自:///html/book/41/4119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