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你小子,有种!

小说: 纯情小子俏校花 作者: 花刺1913 更新时间:2017-11-28 18:03:41 字数:2143 阅读进度:81/792

大厅璀璨,灯光耀日,一片片白晃晃的灯光肆无忌惮地洒落在帅男靓女身,女人则是妩媚如斯,如同仙女下凡,男的则犹如一个个高傲的王子般,嬉笑着游走在花丛之,一个个神情激昂,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逗得周围的美女咯咯直笑,花枝招展的样子让一边的沈秋都不由暗自吞了口唾沫,暗想:要是这些女人都是我的那该多好啊!估计老鬼也会羡慕我。

不过,想法还没有实现便被菲菲很是无情地仙路十八掐打断:“土包子,别把眼睛给瞪出来了,不然,有你受的……”示威性地挥动了几下娇小的拳头,嘴角一翘,勾勒出一个自认为凶狠的表情,而沈秋却是淡笑不语,心底极度郁闷:丫头,你让哥装你男朋友便装,还不允许哥打望,这是不是太残忍了点?话说哥好歹也是个血气正旺的正常男人,也有必要的需求,不能做算了,还不准看?这是哪门子道理?

心底一暗,刚想还口,却看见妖娆的欧阳诗情缓缓走了楼梯。

楼梯乃是顶的白玉梯,人影倒立,栩栩如生,一米之,一个三米直径的圆台,间搁放着一个金色的麦克风架。

“呼嚓!”光影一闪,原本赫赫发光的水晶灯顿时熄灭,不一会儿,一束巨大的米分红灯光照射下来,将本已经高贵端庄的欧阳诗情包裹得像一个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又如出水芙蓉,高贵而圣洁,只见她双眸微微闪动,下面的人群自然而然地止住了呼吸,想必是主人家要讲话,俗话说客随主便,可不能落了人家面子。

“各位朋友,今天,诗情在家宴请南陵市年轻俊杰,千金名媛,首先,多谢各位赏光莅临”,朱唇轻启,声音空灵而动听,抑扬顿挫,如春风一般吹如了众人的耳光,不由心神荡漾,这是美女的魔力,极美女的魅力更加不言而喻了,观看那些如痴的公子哥们知道,沈秋心底却是暗忖:这女人真是要命,要说菲菲是个泼辣的小丫头,任性,不讲理,肆意妄为,不考虑后果,那么,这个欧阳诗情绝对是十足的大家闺秀,言语的体,举止端庄,谁要是娶到她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抬起深邃的眼眸,光影倒转,似乎前方那个高贵的女人具有极大的魔力一般,让自己的心在此刻剧烈地晃动,这是错觉?还是所谓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欧阳小姐客气了,来欧阳家做客是我们的荣幸”

“诗情,你一回来开part,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嘻嘻”

下面不管是男还是女都一个劲儿地谦虚,在欧阳将的家里,谁也不敢放肆,何况,这还是欧阳诗情在回国以后第一次邀请众人,不管怎么样,他们也不敢托大,不管是真心的还是不真心,起码,脸表现出来是是他们的恭谦。

欧阳诗情淡淡一笑,微微躬身,算是给众人还了一礼,继续道:“诗情在美国留学,后在韩国深造,这些时日,对各位朋友甚是想念,为此,借助这一个大好时机,和各位加深一下感情”。

“你们都是我欧阳诗情的朋友,有的是小学的同学,有的是高的同桌,更有甚者,是诗情未出国前的闺蜜,姐妹,我很高兴,看见你们一个个无艳丽地站在诗情的面前,诗情铭感五内”。

“如今的世道你们的天堂,是年轻人最向往的神圣之地,我希望不管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五十年以后,我们还能聚在一起喝酒,谈欢”,深沉的话语让众人心神一震,看来,这欧阳诗情的话值得琢磨啊。

随即,在欧阳诗情一声尽情活动之后,灯光再次生起,将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融入到了大众之,朴实无华,仿佛,她原本是凡界的一普通女子。

话音刚落,便有好几个自认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男子端着酒杯,亦步亦趋地走了过去,惹来菲菲一阵抱怨:‘坏蛋,色狼,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可不是吗?本想前的她却被一层层的公子哥挡在了外面,她的身边只有柳馨,李婷,以及被她视为土包子吐血男的沈秋,而此时的沈秋却是毫不顾及众人的眼光,端着白绸面价值千金的红酒一饮而尽,短短瞬间,便有三杯下肚,完了,还眨巴眨巴嘴角,好像意犹未尽的样子。

身后几个样貌帅气的男子顿时止步,像是看见了极度恐惧的事务,一眼不眨地看着沈秋的憨饮:哥哥呃,这可是等的拉菲,一瓶少说也是几万,你这样干拉?

这些公子哥喝酒也只是玩儿味,玩儿个格调,什么时候像他一样喝矿泉水一般地饮酒,实在是不太风雅。一些自认为家里不可能给他买起游艇的公子早止步,寻向了其他的单身气质美女,这几个自视清高,一辆游艇嘛,小事儿,不是钱吗?哥什么都缺,是不缺钱,刚走几步,便被沈秋震在了那里,一言不发,看着沈秋意犹未尽的样子,心底暗忖:这小子喝酒怎么像喝矿泉水似的,那么不值钱吗?我晕死,要他这样的速度,一个月下来的酒钱都足够买一辆好车了,看他那样子,似乎还在说此酒真的不怎么样。

“呵呵……”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了过来,只见那性感的柳馨掩嘴偷笑,看着沈秋的样子越发地觉得此人不简单,对着脸色冷淡的菲菲笑道:“菲菲,你这男朋友酒量很大哦,怕是你家的酒窖都不够他一个人喝的,嘻嘻,什么时候喝完,跟我说哦,姐姐那里还存有几瓶极红酒哦”。

菲菲顿时气结,这个土包子,不能不丢人现眼吗?酒,那是红酒不是白开水,哪儿有你这样喝的,简直是一个山里出来没有见过市面的小子。心底暗喜诽谤,不过嘴里却是哼唧几声,没有说话。

切!沈秋自然将她的话全部接收,红酒?什么狗屁红酒,老鬼那破酒壶的黄酒差了不知道多少,这不是和白开水没有什么区别吗?

本来自:///html/book/41/4119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