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怎么,还没挨够打?

小说: 重生八零小军嫂 作者: 福七七七 更新时间:2017-05-13 06:01:44 字数:2877 阅读进度:69/806

一秒★小△说§网..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很清楚,别的事儿都能糊弄过去。

可涉及到了钱,这么让人红眼的东西,他说什么都没用。

姚支书咬着牙。

账目的问题怎么会被翻出来?

到底是谁在背后陷害他?

吴守义出乎意料没有坐在前排。

他心里谨记顾夕的话。

就算现在再想痛打落水狗,也还得忍着。

姚支书触犯了那么多人的利益,有的是人想要弄死他。

看,这不就马上剩最后一口气了。

他只要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就行了。

村支部里寂静一片,没有人说话。

但每个人看着姚支书的眼神都是抗拒的,刚才这些人全都指责他贪了村里的钱,那就是从他们口袋里掏钱。

谁能忍?

“好,好啊,你们眼里就只有钱,根本不顾念情义,你们不想想,要是没有我,咱们村这么多年能这么太太平平的,你们……”

姚支书不甘心,满脸痛心疾首地道。

可还不等他说完,村支部的门被推开了。

顾夕带着一身寒气出现在门口。

“谁让你进来的?”

姚建军正火大。

他这绞尽脑汁地想要扳回局面呢,顾夕的出现立刻打断了他的思路,冲着顾夕就喊道。

顾夕眼睛暗了暗。

脸上却是仿佛带着惧意道:

“我是有事才……”

“滚滚滚,给我滚出去,你能有什么事儿,看不清这是什么地方吗,啊?”

姚支书像是疯了一样狠命拍着桌子。

顾夕冷笑。

“好啊,是姚支书让我走的,既然这样,小卖店那头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回头别怪我没来提醒,我可是好心急忙过来的。”

“小卖店能出什么事儿,再胡说八道我去找你家里人。”

姚支书彻底不要风度了,眼睛发红地瞪着顾夕。

眼下这么紧要的关头,谁要是敢给他掉链子,他就生吃了谁。

他根本不信顾夕的话。

一个字都不信。

“好。”

没想到顾夕却根本不怕他,听他这样说反倒是一笑:

“既然姚支书不让说,那我就不说。”

顾夕特别好说话的转头就走。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笑着补了一句:

“我就是看村里好多人都聚到小卖店去了,听他们说什么好像是县里的公安来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你说什么?”

姚支书脸色巨变,猛地站了起来。

他刚才才说过村里在他的管理下,一直都是顺顺当当的。

现在这是来打他的脸?

“我说。”

顾夕站定,一个字一个字道:

“县里的公安来了。”

“他们来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

姚支书自己问完也想到了,小卖店那里的赌局他一直都知道。

只是陈大白话没少给他好处,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再加上这些日子他儿子也总往那里跑,他更不会管了。

想到儿子前几天说要做的事儿,姚支书眼前忽悠一下子,站不住险些摔倒。

用手硬撑着桌子站起来,姚支书慌乱地看了看四周的人,想要带人过去处理。

可从前那些巴结奉承他的人,现在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跟他对视。

姚支书眼睛血红。

这些人,这些见风使舵的人。

他姚建军现在还没有彻底倒下呢,竟然一个个都避之唯恐不及。

好,很好。

等他解决了这些事儿,他一定……

“对了。”

姚支书正心里发狠。

气得要自己去解决,县里来了人他怎么能不出面?

却听见顾夕又开了口。

“姚支书还是快些去吧,我刚才听他们说里头打起来了,有人吓得都不敢看了,听说……”

顾夕话顿了顿。

看姚支书眼看要冒火了,这才给他最后一击:

“听说姚大军打了县里来的公安。”

“你说什么?”

姚支书脸霎时白得没有血色。

下一刻就撞翻了凳子,再顾不上这里的人,急忙往外冲去。

经过顾夕身边的时候险些撞到她,顾夕灵活躲开。

听到身后的门“咣”地一声推开又重重关上。

顾夕冲着屋里人一笑:

“县里来人了,叔叔伯伯不去看看吗?你们可是咱村的骨干啊,有什么事儿还得仰仗各位解决才是。”

整个六里村的党|员都坐在这里了,说是骨干也没错。

可他们看着顾夕一个平时文文静静的小姑娘站在那里,笑着问他们要不要去看看,觉得说不出的怪异。

顾夕不着痕迹地看了吴守义一眼。

吴守义心里一动,立刻噌地站了起来。

顾夕一笑,转身出去。

她还要去看看姚家父子俩怎么倒下呢。

听到身后吴守义很有领导风范地拍了下巴掌,隐晦道:

“各位,咱们去看看吧,毕竟这事关姚支书……咱们去帮一把稳稳局面也好。”

稳住了从此有话语权的就是他了。

一行人脚步匆匆跑去小卖店,紧赶慢赶的,却还是刚到门口,就看见鼻青脸肿的姚大军让人压着出来。

“同志,这位同志,你们误会了,我儿子他不是故意的啊。”

姚支书跌跌撞撞地跟在身后,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在身上划拉着,好不容易翻出来几百块钱。

姚支书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就往王所长手里塞,可见儿子被抓给他的刺激有多大了。

王所长狠狠地甩了手,铁面无私道:

“你是他爸?”

顾夕见状递了个眼色。

吴守义立刻适时地上去道:

“姚建军同志也是我们村的村支书,这位同志,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还是村支书?就这觉悟,还能管个村子。”

几个押着赌|徒往外走的小民警听到,鄙夷地看了姚支书一眼。

里三层外三层听到消息赶过来的村里人,全都齐刷刷看向姚支书。

姚支书嘴唇动了动。

整个人僵住。

脸乍红乍白,全村人的眼光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这辈子的脸在这一天都丢尽了。

“顾夕,是不是你?是你,一定是你这个贱人害我!”

姚支书正失魂落魄。

经过顾夕身边的姚大军突然猛烈挣扎,被打肿的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冲着顾夕激动地咒骂。

拉着他的民警一个没注意,差点儿脱了手。

纪怀风却是迅疾上前一步,伸手就将顾夕拉到自己身后,挡了个严严实实,一把抓住姚大军伸过来的手,冷声道:

“怎么,你还没挨够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