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您说,谁?

小说: 重生八零小军嫂 作者: 福七七七 更新时间:2017-05-13 06:01:53 字数:2367 阅读进度:81/806

顾夕顿了一下,急忙走过去:

“家宝怎么了?”

邵老爷子没想到会是顾夕。

虽然觉得小丫头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怎么都是出于关心,是以还是回道:

“这孩子上车就有些不舒服,我想着让她睡一会儿,哪想到快下车的时候就哭了起来,问了只摇头说难受,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孙子孙女是他的心头宝。

一看小孙女难受成这样,老爷子自然是心疼得不得了。

可就算他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却对医术一窍不通。

再说孩子又太小,问什么都说不明白。

所以他只能是看到孩子这样干着急,却完全插不上手。

顾夕看邵家宝被列车长抱在怀里轻轻哄着。

小姑娘难受得小声抽泣,看见顾夕倒是马上认出来了,可怜得跟小猫一样叫道:

“顾姐姐。”

“先放下来我看看。”

顾夕伸手接过来。

列车长有些不愿意。

主要是他记得之前去硬座车厢接邵老爷子的时候,见过这姑娘。

也就是说这只是邵老爷子萍水相逢认识的,根本就不是邵家人。

那跟着凑什么热闹?

万一瞧出来不好,她负得起责任吗?

邵家宝却很喜欢顾夕,一听她这么说,立刻张开小手要她抱。

邵老爷子惊讶。

就看顾夕接过孩子半蹲下来,让孩子坐在自己腿上。

先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潮热一片,接着才将她的小手拉出来诊脉。

仔细查看了半天,顾夕才轻轻给小姑娘擦擦眼泪:

“家宝乖,张嘴让姐姐看看,啊。”

邵家宝眼睛里噙着泪花,闻言听话地张开嘴巴。

顾夕借着站台上灯光的亮度仔细看了看,松了口气。

“家宝刚才在车上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给小姑娘擦了擦眼泪,哄着她不哭了,顾夕才转头道。

邵老爷子还在惊讶刚才顾夕的架势,那分明就是在瞧病。

听到顾夕的问题回过神来,连忙回忆了下,道:

“吃的都是家里保姆给准备的,要说特别的,就是刚才上一站停车的时候,家宝说觉得热,我让人去站台给她买了雪糕吃,她这是怎么了?”

老爷子认真看着顾夕。

如果顾夕没有看出来原因,肯定是不会这样问的。

顾夕站起来,老爷子伸手抱过小孙女。

“家宝是有些肺热,手脚潮热盗汗,才嚷着想吃雪糕的,不爱说话是喉咙有些不舒服,好在并不严重,回去之后给她用川贝炖雪梨,另外多喝水多吃水果,注意暂时不要碰凉的,应该很快就会好的。”

“肺热?”

邵老爷子没想到顾夕一上手,就看出来小孙女问题在哪里。

“来了来了,车来了。”

老爷子还想要再详细问问,一直盯着远处的列车长突然叫道。

老爷子连忙高兴地转头。

顾夕也跟着看过去,就看两辆挂着特殊牌照的车开过来。

车开到不远处停下。

从打头的车上下来个身高腿长的年轻人,紧接着后面那辆车右侧车门打开,又下来个身穿护士服的女孩。

一行人急匆匆过来,列车长赶紧迎上去。

顾夕知道这是邵老爷子的家人来接了。

确定了邵家宝没什么大问题,见老爷子欣喜地注视着那头,就没有再打扰。

顾夕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往出站口走去。

“舅舅……”

邵家乐一看到来人就扑上去抱住大腿。

“家乐,别闹你舅舅。”

邵老爷子看见年轻人很高兴,随口呵斥了一声,就笑着道:

“正轩,怎么是你来了?”

“我姐跟我姐夫今晚有事儿,不放心您带着两个孩子,就给我打了电话让我过来接你们,一路上还顺利吧?家宝怎么样了?”

任正轩摸了摸小外甥的头,笑着道。

邵家宝邵家乐是他大姐任明珠的孩子。

邵家跟任家本就是世交,再加上这姻亲关系,是以任正轩跟邵老爷子很熟悉,就像是对自己家长辈一样亲近道。

邵老爷子带着孩子一出发的时候,就说了家宝有些不舒服。

所以他直接带了护士过来。

“都好都好,家宝没事儿,她……对了,顾夕呢?”

邵老爷子说到这里,才想到刚才还帮着他给小孙女看病的丫头不见了。

“您说、谁?”

任正轩摸着小外甥小脑袋的手定住,惊讶地抬头问道。

他刚才是不是听到了顾夕的名字?

“喔,我忘了说,是在车上认识的小友,叫顾夕,刚才她帮忙看了家宝的病,说是肺热。”

邵老爷子解释了一句,又疑惑地四处看去。

“这孩子怎么不见了?刚才还在的。”

任正轩只觉得心跳快了一拍。

是他认识的那个顾夕吗?

难道是顾夕来省城了?

可是不对啊,她要是来了怎么会不跟自己联系?

会不会只是重名的?

想到这里任正轩压着激动问道:

“您说的这个顾夕是从哪里来的,她、多大年纪?”

“说是从荣县过来的,年纪,看着比你小一些,对了,这孩子提了一嘴,说是马上要上大学了,怎么,你认识她?”

邵老爷子问道。

荣县,大学。

任正轩赶紧转头四下看去。

可站台上人来人往,他又没见过顾夕,根本认不出哪个是她。

出了火车站,顾夕就急忙去赶最后一趟公交车,直接去了A大。

火车站附近的旅店太贵了,她现在可住不起。

再说她对A大比较熟悉,这一趟过来,本来就是打算在A大附近落脚的。

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这片过些年会建成大学城,到时候九点多也只是学生刚下晚课,一直到十一点关宿舍楼门都热闹得很。

但现在正是暑假,顾夕下车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

要不是她胆子大,这空荡荡的街道都不敢自己走。

好在这附近已经是个成熟的生活小区了,而且因为是围着A大的,所以小旅馆之类的不少,每年开学的时候,来送孩子的家长大多数都住在这里。

顾夕走了快二十分钟,问了好几家,最后才在离A大稍微远一些的地方找到个便宜些的小旅馆。

等她拿了钥匙,就看收钱的小姑娘直接把大门给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