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放他们走

小说: 重生八零小军嫂 作者: 福七七七 更新时间:2017-07-16 04:33:48 字数:2701 阅读进度:217/806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纪怀风是小辈,罗敬军虽不是罗家的掌舵人,但他是罗老爷子的兄弟,跟纪怀风的祖父纪老爷子是一辈人。【△網WwW.】

所以此前双方刚见面时,纪怀风对罗敬军还是按照对长辈的称呼,而此刻却是客气地称呼他退下来之前的职位了。

但罗敬军显然这会儿都无暇顾及什么称呼了,他只是愣愣地看着纪怀风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冲着罗家人点了点头,就要带着顾夕离开。

罗敬军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你不能走啊。”

前面是他弄不懂纪怀风跟顾夕的关系,但最后一句话还是冲着顾夕说的,他怎么能让人离开?

纪怀风当然听到了,理也没理,伸手虚搭在顾夕肩上领着人出去。

但顾夕的脚步却停住了:

“等等。”

纪怀风好脾气地跟着停下看顾夕,她这是改变主意想留下了?

却听顾夕转头看向罗诚然:

“不知陆校长和他女儿在哪里,我们是一起来的,还请罗先生帮忙叫一下他们。”

罗诚然这么一会儿已经不知道叹了几次气了。

见他二叔到现在还冲着顾夕用那种语气说话,就知道此刻放人离开也许是个好的选择。【△網WwW.】

因为看出来不论是顾夕还是纪怀风,此举不是意在威胁,而是罗家的态度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暂且不说他们知不知道顾夕跟纪怀风的关系,就算是两人没关系,他二叔对待顾夕一个大夫的态度也着实太没礼貌了。

人家是被请来治病的,按照他二叔这意思,难不成给老爷子治病还是个什么天大的恩典不成?

好吧或许对一些大夫来说这机会确实难得,毕竟老爷子身份在那儿,但显然对顾夕不是。

所以难怪人家会不愿意,换成他早走人了,这不是欺负人呢吗?

略一斟酌,罗诚然当下就有了决定,于是连忙笑着道:

“也耽误顾大夫很久时间了,本该留顾大夫在家用个便饭,只是知道顾大夫还要回去复习,那就改日再邀请你过来,顾大夫这边请,陆校长他们就在隔壁,我带你们过去。”

说着冲身后的两个堂兄弟递了个眼色。

罗敬军眼看着侄子竟然真的要领人离开,反应过来还要过去拦着:

“诚然你干什么,你……”

身边两个罗家子弟连忙拦住他:

“二叔,二叔你等一下。”

两人一左一右拦着罗敬军,转头看见罗诚然已经带人出去了,这才松了口气。

这个不靠谱的二叔真是让人头疼,还好有罗诚然在家。

但想到刚才的情况,他们还是觉得为难,这能够给老爷子治病的大夫让二叔给得罪走了,待会儿老爷子醒了他们要怎么办?

早知道当初就该死死拦着不让二叔过来H省,或者刚才也该不让他回来,真是什么忙都不上,整天就会端着架子拖后腿。

怎么办就不是顾夕该想的事儿了,自有罗家人自己去操心。

顾夕在门口跟罗恒生陆校长陆湘湘几人汇合。

罗恒生看见跟顾夕并肩站在一起的纪怀风,眼睛都看直了,连忙冲着罗诚然递了个询问的眼神。

罗诚然却只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客客气气将人送走了。

罗恒生没有跟着一起离开。

看着纪怀风和陆校长的车一前一后开出去,连忙转头试探着问道:

“是顾大夫医术不行?”

罗诚然摇头:

“不是不行,是太行了。”

罗恒生听得愣住。

太行了,这年头还有太行了的说法?

他不知道在里面发生的情况,闻言不解道:

“那这人怎么走了?”

罗诚然转头,一边走一边凉凉地预言道:

“怎么走的到时候怎么请回来呗。”

太行了意思就是现在双方的地位根本不是罗敬军所想那样,不是罗家施恩一般给顾夕医治的机会,而是罗家不得不求着人家。

顾夕本来就是靠本事说话的,更何况现在还有个纪怀风在,所以他就看看等老爷子醒了二叔要怎么说。

说实话他也给二叔收拾烂摊子够了,借着这个机会让老爷子杀杀他的威风也好。

罗诚然转身回去。

罗恒生听得完全摸不着头脑。

车出了院子,纪怀风从身后拿了瓶水递给顾夕:

“先喝口,别喝太多,回你店里再喝热茶。”

顾夕听话地打开,喝了一口才扭头去看纪怀风。

纪怀风专注地开车,见顾夕打量自己,分出点儿注意力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

顾夕就笑了:

“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细心,我知道了,你是觉得我刚才受委屈了是不是?”

要不纪怀风今天怎么会从出现到现在的举动都有些异常。

刚才在屋子里帮她系围巾,现在又给她拿水。

她到现在才找到答案。

纪怀风闻言握着方向盘的手僵了一下,耳朵红了红。

心里却有些无奈顾夕的不解风情。

他觉得顾夕受委屈了是真的,但他刚才做的这些,那都是……都是因为他真情流露啊。

但是纪大帅哥显然没有赵誉那种子弹都打不透的厚脸皮,虽然有心想为自己解释几句,但面对顾夕那种觉得有些感动的眼神,开口却是顺着认下来:

“罗敬军这人有些拎不清,换做罗家别的人不会这样做,但对他,却不能由着他顺杆往上爬。”

顾夕笑着点了点头:

“我能猜到,罗家这样的人家,要为人处世都像是他那样,也不用混了,所以我也不会真的在意。”

不在意?

纪怀风眉头微微皱起。

总觉得顾夕不在意是因为之前被人欺负惯了。

或者,是觉得他刚才直接带着人走有些冲动了?

顾夕一看纪怀风不说话,想到自己的话容易让人误会,连忙顺毛道:

“但是我觉得你刚才说得很对,虽然我不跟他们计较谁求谁的,可是看那个罗敬军的态度,如果我现在什么都依着他们一退再退,那很有可能他们也不会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最后弄得人尽皆知,所以你这样果断是很明智的。”

纪怀风这才嘴角翘起。

显然顾夕的夸奖让他心里很高兴。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