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顾家

小说: 重生八零小军嫂 作者: 福七七七 更新时间:2017-12-23 01:05:32 字数:2537 阅读进度:614/806

老太太用力回忆刚才看到的顾之行的相貌。

尤其是那双跟顾夕简直一模一样的眼睛,喃喃道:“怎么会那么像呢?怎么会那么像呢?”

王淑兰之前连哭带闹的,满脸都是眼泪。

这会儿冷风一吹,她只觉得脸上疼得有些受不了。

但她哪里顾得上这些,只胡乱擦了一把,就带着浓重的鼻炎催着她妈,一开口眼泪又下来了:“妈你说咋办啊?”

花着小闺女的钱在帝都待了这么多天了,这好不容易见到顾夕了,结果不但没让顾夕点头给小闺女出嫁妆,甚至还让顾夕想要报复她们了。

一想到顾夕刚才冷静却让人不敢忽视的声音,王淑兰就急得不行。

这要是真是让那个小畜生害了大海和雪儿,她会恨死自己的。

“淑兰,雪儿电话里说她是打听到的夕丫头回帝都的消息了是不是?”老太太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猛地抬头问道。

王淑兰被问懵了。

当时不是她妈跟雪儿通的电话妈,这咋还现在来问她了》

然而老太太也不用王淑兰回答,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大步就往之前给顾雪打电话的小卖店走去。

她怎么忘了,顾雪竟然能够隔着那么老远打听到顾夕的消息,那就说明她有法子知道顾夕身边的情况。

老太太迫切想要知道那个跟顾夕长得那么像的“哥哥”是哪里冒出来的。

所以她得去问问顾雪,得赶紧去。

“妈,妈你干啥去?”

王淑兰还哭着呢,她妈啥都没说抬步就走,愣了一下,却也只能赶紧追上,“妈你等等我啊。”

顾之行开着车,小心翼翼地往顾夕那里看了一眼。

顾夕从上了车就安静地坐着。

他知道自己不该打听顾夕的家事,尤其刚才闹成那样,换成谁恐怕都不想让人瞧见家人这样对自己吧?

可是他实在担心顾夕。

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顾夕性格大方,应该是在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长大的。

今天看见了才知道根本不是那样。

刚才那是顾夕的亲妈吧?

可是先是要动手扇顾夕巴掌,接着还下死手直接挠伤了顾夕。

这哪里是当妈的,这是顾夕的仇人吧?

顾之行家里虽然妈妈因为小妹的事儿一直身体不好,但是全家人,包括后嫁进来的大嫂,都是感情极好的。

所以他根本无法想象顾夕是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又有着什么样儿的家人。

可是,刚才顾夕都叫了他哥了。

虽然只是一声,他总也可以关心一下吧。

忍不住又看了顾夕一眼,顾之行给自己鼓了鼓劲儿,终于开口道:“顾夕,你还好吧?前面有药店,咱们先去买药处理一下伤口吧。”

其实顾夕一上车就留意到了顾之行的眼神。

只是她有些不想说,何况经过刚才的事儿,她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可是顾之行这样小心翼翼的语气让顾夕没法忽视,轻叹一口气,顾夕出声道:“没事儿,我自己处理一下就行。”

说着从随身背着的包里拿出来个小药箱。

是藤制的,不大,里面也只是装了银针和一些顾夕闲着没事儿自己配出来的一些药。

打开药箱,顾夕取出来一个白色小瓷瓶。

简单地给自己消了毒上了药,那药很快像是附着在了血痕上不会掉。

再说虽然看着吓人,可是只是挠伤的伤口也不深,根本不用缠纱布,所以顾夕上了药之后就将药箱又收了起来。

整个过程很是迅速。

处理完伤口,顾夕才抬头,眼睛看着前方开口道:“刚才那两个人,是我妈和我姥。”

顾之行愣了一下。

看了顾夕一眼,却选择安静没说话。

而顾夕却觉得,一旦开了口,似乎就没那么难了。

尤其顾之行的沉默倾听,却突然让顾夕有了些倾诉的欲望。

顾夕抬手看了看手背上的血痕,她上的药药效很好,但愈合的过程也真的很疼。

特别疼,嘶嘶地疼。

让顾夕有些分不清到底疼的是手背还是她的心。

轻轻靠在椅背上,顾夕淡淡开口:“她们来跟我要钱,因为我妹妹在H省要结婚了,所以她们想我把我的店拿出来给她做嫁妆,最好再把另外的店给了我大哥,但是我全都拒绝了。”

顾夕到底不习惯依靠别人。

虽然因为顾之行的帮忙很感激她,话到了嘴边还是做不到像是诉苦一样寻求别人的认同。

所以她只是简单说了今天为什么会闹起来,毕竟不能让顾之行不明不白帮她。

但除此之外,她就没有再多说了。

说完这几句,顾夕就笑了笑,转头看向顾之行:“谢谢你今天帮我。”

让她一瞬间好像真的有种有了个哥哥的感觉。

但是顾夕很快压下这种感觉。

她今天是去给顾之行家里人看病的,肯定不能让自己带着这样的情绪去见病人,尤其顾之行的妈妈还是心病。

深吸口气,顾夕迅速整理好心情,再开口已经笑着道:“对了,你今天过来接我,应该挺早出门吧?你家离帝都大学可不近。”

顾之行闻言转头看了顾夕一眼。

他相信顾夕,所以虽然顾夕说了她拒绝了,但

他就是还想问问,顾夕刚才说的会说到做到是什么意思,需不需要他的帮助?

但是看顾夕已经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他也就没再问了。

想着顾夕到底是个小姑娘,也许脸皮薄不想让人看见她家人这样不堪的一面儿吧。

那就他以后多多留意吧。

要是发现顾夕有什么难处,他多多帮着就是了。

“还好,我走习惯了。”顾之行也跟着笑道。

两人偶尔闲话几句,总算度过了有些漫长的一路。

跟着顾之行下了车,顾夕看着之前来过的这栋房子。

抬头看了眼才突然想起来,她手里拎着的水果是刚才掉到了地上的。

顾夕连忙往后挪了挪,又忙将包里装好的熏香和茶拿出来。

“这个……”顾夕想说这个没掉到地上,却看到面前的顾家大门让人给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