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他要跑

小说: 重生八零小军嫂 作者: 福七七七 更新时间:2018-02-17 02:56:48 字数:2558 阅读进度:716/806

林哥想来应该是对顾夕也不陌生的。

毕竟是连顾雪生了贰心都会知道的人,又怎么会对顾雪恨之入骨的姐姐没有一点儿了解呢?

听到顾夕问得这么直接,林哥又笑了一声,才道:

“顾小姐想知道不妨猜猜啊,说起来,顾小姐这么着急那个人的下落,是个很义气的人啊,这一点跟你妹妹可真是不一样。”

顾夕听他提起顾雪,不知怎么总觉得哪里让她忽略了。

但这会儿她着急知道刘福尔的下落,也没多想。

见身边的公安打了手势示意她可以接着说,顾夕点了头,继续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就算你跟顾雪打算伤害我,可你们毕竟还没做,如果能够主动认罪惩罚会更轻,但如果你伤害了刘福尔,那么等着你的是什么你想必很清楚。”

林哥听着顾夕的话愣了一下,随后笑出声来:

“顾小姐到底还太年轻,你以为只是因为这件事儿,就能逼得我什么都不要了,见不得人一样躲躲藏藏?”

说到最后的时候,林哥的声音里带着寒冰一样的冷意。

顾夕立刻就明白了。

肯定是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儿发生了。

而且林哥为什么会特意打这样一通电话,因为林哥恨她,恨所有把他逼走的人。

恨到了哪怕要跑路,也要在跑之前打给顾夕,让顾夕知道他心里记着呢。

顾夕想着林哥的举动,一边迅速分析此刻的情况,一边将话筒贴紧了耳朵,仔细分辨着那头的声音。

忽然顾夕猛地站直了,直接开口道:“刘福尔没在你手里。”

这是陈述事实,并非询问。

电话那头突然一阵沉默,随后林哥阴冷地问:“顾小姐为什么这么说?”

听着像是不正面回答在试探顾夕的架势,但顾夕却瞬间就确定了,她的猜测没错。

顾夕立刻抬起头四下看去,微眯着眼睛跟林哥道:“林哥,你到底把刘福尔怎么样了?”

一边拉着林哥说话,顾夕一边焦急地转头。

刚要告诉公安她猜测到的,就看到赵誉跑进来。

外面有人反手擒住一个看不清楚脸的青年,应该就是那个通风报信的人。

顾夕立刻冲赵誉招了手,也不用他审了,直接打开背包从里头拿出来纸笔,唰唰写下:“林哥在火车站,他要跑,刘福尔有可能还在这附近。”

赵誉瞪大了眼睛。

顾夕冲着话筒指了指,用力点点头。

刚才在跟林哥说话的时候,她听到了电话那头有火车站的声音,在有钱坐飞机之前,她对H省的火车站是不陌生的,所以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只是哪一趟车就不知道了。

再加上刚才林哥的迟疑,让顾夕觉得林哥既然没有带着刘福尔一起,那么还会费力专门把人挪个地方吗?

但后一个只是猜测,还要让人去找才行。

赵誉懂了,飞身就又跑出去。

顾夕悄悄松了口气,她知道赵誉是用刚才找到的电话去联系公安了。

他们此刻远在郊外,必须要联系火车站附近的警力才可以,就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顾夕心里想着,故意拖着林哥说话。

最开始林哥还想让顾夕在刘福尔的事情上着急,好暂时解他憋在心里的一口气。

但没持续多久,林哥突然反应过来了。

“顾夕!”林哥猛地开口,如果顾夕在他面前,他大概能生撕了顾夕。

随后林哥直接挂了电话。

顾夕早在他叫出来的时候,就知道林哥应该是察觉不对了。

这种警觉性很强的人,能让她拖延了几分钟,她都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

看了看手中的话筒,顾夕没说什么放下电话。

她现在只能想着赵誉电话打得及时,能让火车站附近的派出所和公安分局可以有时间抓住要跑的林哥。

也不知道纪怀风现在在哪儿。

纪怀风到底不是公安的人。

要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顾夕是主要相关人,信息也是刘福尔通过她提供的,而纪怀风身份又有些特别,军||警之间的职能划分是很明确的。

而顾夕现在联系不上纪怀风,想着赵誉会把消息传递给公安,她也就没着急去打扰纪怀风,而是转头往外跑。

刚才说刘福尔可能还在附近,只是她根据对林哥心理分析才有的一个猜测。

所以顾夕暂时帮不上什么忙,就想要跟着出去找一找人。

刚跑到门口,就看到赵誉从对面小吃店屋后跑出来。

怀里抱着个人,见到顾夕赵誉立刻喊道:“嫂子,是刘福尔。”

顾夕吓一跳,急忙跑过去。

赵誉却没停下动作,一直抱着刘福尔跑进来屋子,直接放到了桌子上,才大喘着气道:“嫂子,在屋后找到的,人已经晕了,你快给看看吧。”

旁边两个留在屋里保护顾夕的公安同志惊了一下。

没想到真的让顾夕猜着了。

要知道他们到了有一会儿了,只是虽然周围也都紧急查了,但因为人都跑了,谁也没想到林哥的人会打晕了刘福尔然后把他扔下。

这可是冰天雪地的冬天啊。

要不是刚才顾夕想到了这一点,让人去找了,刘福尔一直被扔在那里,很有可能会冻死的。

顾夕却没功夫想那么多了。

看到刘福尔的一瞬间她是狂喜的,只是再看到他现在的状态,顾夕急忙从包里翻出来银针,迅速给刘福尔用针。

好在自从上次之后,顾夕就习惯在包里放着银针。

公安本来还疑惑赵誉为什么让顾夕给看,等见到顾夕手法娴熟地诊治刘福尔时,才知道原来她还会医术。

赵誉看到顾夕忙活起来,也放了心。

擦了把刚才大冷天硬生生急出来的汗,赵誉趁着这功夫告诉顾夕:“电话打了,火车站那里应该行动了。”

顾夕听到点了头表示知道了。

迅速检查了刘福尔的情况,然后松了口气:

“被打晕了,好在在外面冻得时间还不长,另外他胳膊骨折了,我先简单处理一下,然后马上送去医院吧。”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顾夕才觉得心放下了一半。

对她来说,今天到现在最让她着急的就是刘福尔的安危,好在人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