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造孽的妹妹

小说: 重生九零人如玉 作者: 可爱的金橘 更新时间:2020-03-22 22:26:00 字数:2310 阅读进度:2/40

“奶奶。”江思雨带着一群小朋友涌了进来,兴奋的说:“奶奶,我把人带来……”

她的声音一滞,看到了床上的江映雪。

江映雪躺在床上,头上裹着厚厚的绷带,冷目如同寒星,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江思雨被她盯得心里发虚,悄悄瞟了江奶奶一眼,怎么回事,奶奶不是说会给她下点安眠药让她睡觉吗,她怎么还醒着。

“思雨。”方雨浓蹲下来,温和的说:“思雨,你跟伯母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雪雪是怎么掉下来的?”

“我们今天玩风筝,风筝挂树上了,她就上去拿,谁知道云逸钏忽然从墙头蹿出来,把她给推下来了。”

“你确定?你看清楚了?”

“嗯。”江思雨点头,指了指身后的几个小朋友:“当时我们都在,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呀。”

“嗯,就是这样的。”

有三四个孩子作证,方雨浓就算再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相信。

“怎么会这样。”

云逸钏出生还没两个月,他母亲就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

方雨浓可怜他小小年纪没有了母亲,对他一向照顾有加,原也没指望他能报答,可没想到他竟恩将仇报,自己的好心竟然养出来一个白眼狼!

“妈。”

正当方雨浓心如火烧的时候,江映雪唤她回了神。

方雨浓连忙来到床前:“雪雪,怎么了?是不是疼了?”

江映雪摇头,问:“云逸钏去哪了?怎么不见他?”

方雨浓埋怨:“他害你摔下来,你还找他!”

江奶奶给江思雨使了个眼色,江思雨忙说:“我已经让小明去叫他了,他很快就来,雪雪你伤了脑袋,脑子不清楚就别说话了。”

“你脑子才不清楚。”

江映雪冷冷回击,面对江思雨这个前世仇人,她可不会有什么好言好语。

江思雨一愣,觉得今天的江映雪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雪雪,你怎么跟思雨说话,她是你妹妹。”

妹妹?

也不知道她上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有这样的妹妹!

幸好只是二叔家的妹妹,若是亲生的,她怕不是要恨死了。

江映雪不答话。

“快走,给我走快点,你个没出息的东西的,还学会欺负人了!”

伴随着这一声声怒喝,云逸钏踉踉跄跄的进了屋。

云逸钏的父亲云松紧随其后,他一进门,几个孩子均是后退了几步,下意识的掩住了口鼻。

连江奶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难掩嫌弃的神色,心说,这个羊倌怎么也来了,难不成是来给他儿子撑腰的?

衣服整洁,人也干净爽落,长得又高又瘦,如同一棵昂扬的小白杨,是云逸钏没错了,只是此时的他低着头,满脸内疚。

江映雪见此,心尖忽然一疼。

前世,她喝了江奶奶端来的水,睡的沉稳,等她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不止爸妈心急如焚,云逸钏也坐实了推她的罪名被云松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他在屋外跪了一夜,天冷再加上他身上的伤,害他差点丢了性命。

过后她虽然有心替他澄清,却被江奶奶威胁,说她是帮凶,如果她敢说,就打断她的腿。

她当时年幼无知,就这样被江奶奶给糊弄了过去,等她长大了懂事了,云逸钏却已经离开了大江村,连澄清都机会都没有给她,而再见到他,他却早已忘记当年这场闹剧。

江映雪握紧了拳头,她发誓,今生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好云逸钏,再不让他被人冤枉!

“妈……”

“云逸钏,你害雪雪摔下来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你就别狡辩了。”江思雨惯来口齿伶俐,一番谎话像是背了多少遍似的,一点也不见磕巴。

云逸钏低着头,眼角余光悄悄去看江映雪,瞟见染血的绷带,他抿了抿唇,并不辩解。

江映雪本以为他受了冤枉,怎么也要分辨两句,岂料他竟然一言不发,她一阵心急:“云……”

江奶奶见江映雪要开口,提高声音说:“云松,你儿子害我家雪雪从树上摔下来,你说怎么办吧。”

“这……这也得说说清楚吧,我儿子不是这样的人……”

“这还说什么。”江奶奶指着旁边的几个孩子:“这几个孩子都是亲眼看到的,孩子还能说谎?就是你家云逸钏做的,我告诉你,你得给我赔,把我孙女伤成这样,不能就这样算了。”

云松不善言辞,又觉得云逸钏让他丢了人,上去就是一脚:“你这个败家子!”

云逸钏膝弯一疼,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江映雪心尖疼的厉害,厉声说:“云伯伯,你怎么打人啊!”

“他欺负你,我打他给你出气。”

“谁说他欺负我了!”江映雪又气又怒:“云逸钏,他们冤枉你,你怎么不说话?”

云逸钏抬头看她,薄唇动了动,终究还是低了头。

江映雪真是气死了,她前世怎么不晓得云逸钏是个逆来顺受的脾气,如今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他居然一句话都不说!

“妈,并不是他推的我……”

江奶奶蹭的站了起来:“江映雪,你摔了脑袋,摔懵了吧,不是他推了你,你怎么会从树上掉下来!”

“是我自己没站稳,跟他没关系。”

“就算你自己没站稳,可如果不是他忽然跳上墙头,你怎么会被吓到摔下来?”江奶奶抓住她的手:“雪雪,奶奶知道你心肠好,但我们江家的孩子却也不是随便被外人欺负的!他今天故意吓你让你从树上摔下来,明天就能把你吓到河里,这次你只是摔了脑袋,下次保不齐就丢了命,你让你爸妈怎么办!”

江奶奶用力捏着她的手,恨不能将她的手给捏碎了。

若换做前世的江映雪怕是已经疼的哭出来,那江奶奶就可以借题发挥了。

可她已经不是前世那个任凭他们利用的蠢货了,她冷冷看着江奶奶:“奶奶只知道他爬上了墙头,可知道他为什么要爬上墙头!”

江思雨着急的说:“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吓唬你。”

“吓唬我?我可没你胆子那么小,被人一吓就吱哇乱叫。”江映雪不屑回答,抽出自己的手,满不在乎的揉着,对方雨浓说:“妈,害我的不是云逸钏,真正害我摔下来的人是江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