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寒心

小说: 重生九零人如玉 作者: 可爱的金橘 更新时间:2020-03-22 22:26:10 字数:2212 阅读进度:5/40

“云大哥,真是对不住,冤枉了小钏,让他受委屈了。”

云松摆摆手:“没事,没事,谁知道那几个孩子那么调皮。”

方雨浓心里很不是滋味。

云逸钏是她看着长大的,这孩子虽然不善言辞,性格孤僻,但她知道他的心其实是善良的,可她今天竟然真的怀疑云逸钏会做那种恩将仇报的事情。

也是她自己识人不明,以为自己和江思雨是一家人,觉得一家人怎么也不可能说谎骗她,她才会相信了他们。

可不知道这样怕是要伤了云逸钏的心。

“小钏,对不住,婶婶今天冤枉了你,婶婶向你道歉。”

云逸钏摇了摇头。

云松瞪了他一言,暗怪他不懂事,人家跟他说话,他也不知道回个话,他笑笑说:“说清楚就行了,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就……先回去了。”

“路上慢点。”

“好,好。”

目送他们出了胡同,方雨浓仍旧愁眉不展,转身往回走,迎面遇到方同祥背着医药箱从屋里出来。

“爸,您这就回去了?”

方同祥嘲讽一笑:“这戏看完了可不是得回去了。”

方雨浓面红耳赤,又怒又羞:“又叫您看笑话了。”

“让我看笑话没什么,咱们自家人,有事关起门来不会丢人丢到外面,问题是……唉!”方同祥摇了摇头:“你那个婆婆可真是……唉!”

方同祥连连叹气,暗怪自己,当初怎么就给闺女挑了这样一户人家!

“爸,今天这事……”

“你不会以为今天这事真是一个孩子搞出来的,跟你婆婆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方雨浓很想替自家婆婆说两句好话,可迎着方同祥严厉的目光,她还是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没关系,江思雨不过是个九岁的小屁孩,就算再怎么古灵精怪,天资聪颖也不可能想出这种计策来找人要钱。

婆婆又口口声声严词相逼,甚至说出去警局的话来逼迫他们,绝对不是被蒙蔽那么简单,恐怕她才是整件事的策划者。

方雨浓又生气又伤心。

生气的是婆婆竟然这么没底线做出这种事来,伤心的是,江映雪受了伤,她没有一句真心问候,却只想利用她的伤。

可除了生气伤心更多的却是后怕。

被拆穿之后,江奶奶毫不犹豫就给了江思雨一个耳光,把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了江思雨身上。

对自己孙女都下这样的狠手,无情程度令人胆寒。

方同祥见她脸色不好,安慰说:“你倒也不用太难过,婆婆虽然不好,但景呈是个明事理的,也疼你,你毕竟也不跟婆婆过一辈子,以后离她远点就是了。”

方雨浓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行了,我先回去了,你妈还在家等我,我不回去她肯定担心。”

“爸,你路上慢点。”

“放心吧。”

方同祥摆了摆手,骑上自行车走了。

与此同时。

江家老宅。

江奶奶刚走进客厅就回身怒喝:“进来,你站在门口干什么,装死人啊!”

江思雨抖了抖,这才抖着腿走了进去,小声叫了句:“奶奶。”

“奶奶!”江奶奶伸手就拧:“你还知道我是你奶奶,你让我丢了多大的人你知道吗?”

江思雨缩着肩膀连连闪躲,求饶:“奶奶我错了,我不知道会这样啊,我没想到周思彤这么不禁吓,我错了。”

“你个没本事的东西,我以前看你挺厉害的,没想到遇上事你还没江映雪那个野种厉害,你看看人家那个嘴,怎么就那么能说会道,偏你,笨的什么都不会,还敢哭。”

江奶奶又狠狠拧了两把。

江思雨吓的哭也不敢哭,含着泪缩在角落里,动也不敢动。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这时,江景峰走了进来,笑问:“妈,谁又把你气着了?”

“还能是谁,还不是你这败家闺女!”

江景峰瞪了江思雨一眼,却也无心理她,着急的说:“妈,你别理她,您不是说想办法弄钱去了吗?那钱呢?您拿回来没有,咱还等着翻盖房子呢!”

提到这,江奶奶气不打一处来:“翻盖什么房子,都被你这败家闺女给搅和黄了。”

“什么,搅和黄了?那可是我盖房子的钱,没钱我拿什么盖房子!”江景峰回头,凶神恶煞的瞪着江思雨:“你搅和的?”

江思雨吓的一哆嗦,连忙说:“爸,不怪我啊,是奶奶,是她说会让江映雪睡着,不会搅和我们的,可我们到的时候江映雪还醒着,她没睡觉,我跟周思彤他们都说好了,如果她睡着了就不会这样了。”

江奶奶柳眉一竖:“什么意思,你怪我?”

“不是不是,都怪江映雪!”江思雨慌中生智,干脆把事情都推到江映雪身上,她说:“这事都怪江映雪,咱们是想给家里添一笔收入,对她也没什么坏处,可她胳膊肘往外拐去帮云逸钏,那云逸钏跟她非亲非故的,她宁愿帮他都不帮我们,是她的错,不是我的错,都怪她,如果不是她帮云逸钏,我们怎么会要不到钱,这都怪江映雪!”

她说着哭了起来,却不是委屈而是害怕,她实在怕江景峰怕的很。

江景峰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江奶奶:“江映雪帮着云逸钏?”

江奶奶点头:“嗯,那方雨浓也是,也站外人那边,要不然今天这事挺简单的,怎么也得要他两头羊,谁知道方雨浓和江映雪都帮他们说好话,真是见了鬼了。”

江景峰眼睛转了转,忽的恍然般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江奶奶问:“怎么了?”

“没什么。”江景峰摇了摇头,眸光一转见江思雨跟鹌鹑似的缩在角落里,他立刻不耐烦起来,怒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做饭,等会你妈和你弟从公园回来没热乎饭吃,仔细你妈扒了你的皮。”

江思雨打了个哆嗦,含着泪去了厨房。

临出门,她还听到江景峰的抱怨声:“赔钱货,一点都不懂事,连江映雪都比不上要你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