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愚孝

小说: 重生九零人如玉 作者: 可爱的金橘 更新时间:2020-03-22 22:26:13 字数:2361 阅读进度:7/40

江景呈习惯早起跑步,纵然在家也不例外。

可今天一开门,他就吓了一跳。

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他定睛一看,认出来那是江映雪。

她像个团子似的一手抱着膝盖,缩在台阶上,一手撑着头,脑袋一点一点的,昏昏欲睡。

这孩子有床不睡,坐在这干什么。

江景呈无奈摇了摇头准备把她抱回房间。

手刚刚碰到她,江映雪就睁开了眼。

江景呈笑笑:“小雪,你在这干什么,小心着凉。”

江映雪下意识的看了看东方的天,迷迷糊糊的问:“天亮了吗?”

江景呈面露古怪:“你在这等天亮?”

江映雪揉了揉眼睛,看着东方泛起的鱼肚白,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喃喃说:“是新的一天了。”

虽然江映雪的表现有点奇怪,江景呈还是附和说:“对,是新的一天了。”

“我还在这里。”

已经是新的一天了,她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

一股喜悦从心底翻腾起来,如同爆发的气泡火山,令人兴奋。

“太好了,我还活着,我没有回去,太好了……哎哟。”

江映雪蹭的跳了起来,谁知腿脚一麻,差点跌倒。

江景呈连忙扶住她:“怎么了?”

“没事没事,腿麻了。”江映雪揉了揉小腿,抱住江景呈,激动的热泪盈眶,又蹦又跳:“爸,真是太好了,我活着,我没死。”

“你这孩子说什么梦话。”

“太好了,这不是梦。”

她担心这是一场梦,生怕自己一觉睡醒,梦也醒了,担心的一晚上不敢睡。

幸好,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或许,前世才是梦,是一场上天给她的警示之梦!

兴奋过后,江映雪无比严肃的说:“爸,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和妈妈的,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们。”

江景呈并不知她这话是出自真心,只当是童言无忌,温和一笑,鼓励她说:“行,我闺女那是巾帼英雄,以后爸爸和妈妈就靠你保护了,你可得加油啊!”

“嗯。”江映雪狠狠点头:“我一定会加油的,我肯定会好好保护你们,让你们可以……可以……秀一辈子恩爱!”

秀一辈子恩爱?

好像还不错。

闺女懂事了。

“天还早,回去再睡会。”江景呈拍了拍江映雪的肩膀,往门外走去。

江映雪奇怪:“爸,你干嘛去?”

“我去跑步。”江景呈拽了拽脖子里的毛巾,笑道。

“跑步?”

“对,你回去睡觉,别在外面待着,早上风凉,冻着就麻烦了。”

江映雪站在台阶上没动,她总觉得江景呈哪里怪怪的,可一时间又想不通。

她一夜没睡,脑袋现在还是懵的,想了想没能想通,她揉了揉沉重的脑袋往屋里走去,刚准备进屋,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她知道哪里不对了!

想到这里,江映雪也来不及回去补觉,连忙追了出去。

清晨的乡间小路,安然静谧,路上人不多,只有几个早起种田的人在田间劳作。

她左右看看,没发现爸爸的身影。

乡间小路四通八达,道路两侧是茂密的树林,也不知道爸爸究竟往哪个方向去了。

都怪她,前世爸爸叫她跑步,她偷懒不愿意去,今生想要找爸爸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找。

等等,既然找不到,那不如守株待兔,他既然带着东西出来,肯定会去那的!

想到这里,江映雪心头一阵清明,忙往村西头跑去。

江家的老宅就在村西头,农村普通的砖瓦房,一共六间北屋,还有个大院子,院子里有棵百年的大梧桐树,每到夏日,绿树遮荫。

江家的大门是那种铁栅栏门,从外面一眼就能看到院子里的情况。

因此江映雪没有靠太近,而是躲在附近的一棵树下偷偷观察。

太阳升起后不久,一个人不慌不忙的跑了过来,江映雪一眼就认出那是江景呈,他果然来江家了!

正欲现身,江家的门开了,江奶奶垮着篮子走了出来。

“妈。”

江映雪忙缩了回去,她倒要看看江景呈要做什么。

江奶奶颇为意外的开口:“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没上课?”

“雪雪受伤了,我回来看看她。”

江奶奶脸一沉。

回来看江映雪,还特意跑过来告诉她一声,这是来看江映雪吗?这分明就是来敲打她的!

江景呈绝对是故意的!

虽然心里气的要命,江奶奶面上却是笑吟吟的:“江景呈,你跟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

“你……”

“妈,我的脾气你知道,你做别的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但是不能动我的媳妇和闺女。”

江景呈跟她向来不对付,惯来喜欢拆她的台。

听到这话,江奶奶立刻想到了曾经的那些糟心事,心里跟堵了块棉花似的,憋的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可她了解江景呈,如果自己这种时候跟他对着干,他说不定会做出什么鱼死网破的事情来,江奶奶笑了笑说:“你生什么气,我也是被人蒙蔽了,谁知道江思雨和那几个小孩子会说谎……”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是江思雨害她摔下来那件事。”

“江景呈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你……”江奶奶面色大变,气闷说:“江景呈,我承认我的确不太喜欢江映雪那个丫头片子,但我也不至于做出谋害她的事情。”

“不是你做的最好。”对于自己那大逆不道的想法,江景呈却是面色不改的说:“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一句,以后最好不要找雨浓和雪雪的麻烦。”

被江景呈威胁一番,江奶奶又气又恨:“你这个不肖子……”

“妈,我这样做是为了您好,您做的那事损阴德,对您没好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您万劫不复,爹曾经说过,孝顺可以,但是不能愚孝,我要是任凭你胡来,那就真成愚孝了。”

江奶奶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您没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江奶奶咬了咬牙:“我要是没记错,马上就十五了,你答应我的养老钱,什么时候给我。”

来了,果真来了,半个月才能见一次的人,奶奶怎么能轻易放过。

江映雪恨铁不成钢,低声嘟哝:“还说自己不愚孝,我看你今天巴巴赶过来,就是最大的愚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