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保持距离

小说: 重生九零人如玉 作者: 可爱的金橘 更新时间:2020-03-22 22:26:33 字数:2235 阅读进度:13/40

“你别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周思彤瑟缩着,尖叫着。

显然周思彤是被江思雨给吓到了,现在已经是草木皆兵,遇到谁都觉得是来打自己的,也难怪她刚刚慌不择路要从另一边逃跑。

“你镇定,我不会动你的。”

周思彤却仿佛吓傻了一样,惊声尖叫,又抓又挠:“我再也不这样做了,我再也不……救命啊……”

“小雪。”

眼看周思彤发了疯,云逸钏生怕会伤到江映雪,忙上去拽她,却不想一下没拽动,反倒被江映雪挣脱了。

江映雪把周思彤抱进怀里,用力箍住,拍着她的背,安慰说:“没事,没事,坏人已经走了,不用害怕,我是江映雪不会伤害你的。”

周思彤又挣扎了两分钟,这才镇定了下来,只是面上仍旧是恐惧的,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江映雪。

江映雪放开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只有一些瘀伤和擦伤,倒是没有流血。

“很疼吧?是不是吓到了?”

周思彤瑟缩着不说话。

江映雪和云逸钏一左一右搀扶着她起来:“不用怕,我们先送你回家。”

与此同时,已经跑出胡同的江思雨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等等。”

“怎么了?”

江思雨大口喘着气:“不对,江三又不住这附近,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江思雨转身就往回跑:“我们被人耍了。”

等她们回到胡同的时候,里面已经空空如也,早已没了周思彤的踪迹。

江思雨跺了跺脚:“混蛋,让我知道是谁,我一定扒了他的皮!”

到周家的时候,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周家还没点灯,想来是周思彤的父母还没回来。

周思彤看到黑漆漆的家,心里不由失落。

周家养猪,母亲常年照顾猪仔,父亲则赶小集卖猪肉,有的时候也会去镇上,回来晚些也是在所难免。

“谢谢。”周思彤进了家门,这才恢复了镇定,低声道谢。

“你爸妈还没回来,需要我陪你吗?”

“不用了,我等会锁上门就好了。”对于这黑漆漆的家,周思彤已经习惯了。

再者说,她之前还欺负过江映雪,现在要江映雪陪自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那行,你锁好门,自己小心。”江映雪从书包里拿出来一瓶跌打酒递给她:“我外公自制的,消肿化瘀,很好用。”

“这……”周思彤的眼睛瞪圆了,不敢相信。

“别这那了,拿着吧。”

前世,她被陷害,是周思彤偷偷告诉了她真相,否则的话,她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跌打酒也算报答她的恩情了。

周思彤呆愣的捧着跌打酒,目送他们隐入黑暗,心情说不出的复杂,有种她想说却说不出来的难言的别扭。

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乡间小路安然静谧,偶有灯光从农户家里射出来,间或还能听到家里其乐融融的笑声。

云逸钏悄悄的打量江映雪,夜幕下她的轮廓不甚分明,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就想到了昨天她哭着为自己说情的一幕,心头恍若针扎,又酸涩又欢喜。

他故作轻松的调侃:“你上学居然还带着跌打酒。”

“给你带的。”

云逸钏一愣,剩下的话尽数噎在喉咙里,有点后悔说了这句话。

江映雪不无埋怨的说:“原本是想送给你,让你好好治治身上的伤,谁知道你见了我就跑,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

云逸钏尴尬极了,挠了挠脑袋:“我……”

“云逸钏,你究竟在躲什么?”

云逸钏目光闪躲着:“我没,我先走了……”

江映雪抓住他的衣服:“你能跑哪去?我们在一个学校上学,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躲过了今天,你也躲不过明天,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云逸钏低着头一言不发。

江映雪有点生气,问:“是因为我昨天没有及时澄清,生我气了?”

云逸钏摇头。

“那就是我妈之前怀疑你,你伤了心了。”

他又是摇头。

“哦,那我知道了,你是嫌我家有江思雨那样的亲戚,觉得跟我玩丢人,你嫌弃我了。”

“不是的。”云逸钏着急的说:“我没有嫌弃你,我……”

云逸钏嘴唇动了动,忽然又闭上了嘴巴。

江映雪要被气死了,这人说话说一半是不是想要把人憋死!

可想想他前世的模样,那是干脆利落的性子,今天这样,他怕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云逸钏这人吃软不吃硬,江映雪委屈的说:“就算以后不想理我了,至少也该给我一个理由吧?让我死了心。”

“我……我不是不想理你,是我爸,我爸说,让我以后离你远点。”

江映雪意外:“云伯伯?这不可能!”

云松和江景呈的关系特别好,两人年纪差不多,小时候就是一起长大的,虽然云松上完小学之后就辍学了,但两人的友谊并没有改变。

她听妈妈说过,当初爸爸买房子的时候,是云松卖了家里一大半的羊借钱给他的,两人的友谊可以说根深蒂固,云松怎么可能会那样说。

“我说的是真的,我爸说……”云逸钏抿了抿唇,才接着说:“他说……男女授受不清,你越来越大了,我不能总跟你一起玩,容易惹人非议。”

“一个十岁,一个十三岁,俩小屁孩惹什么非议……”

江映雪声音一顿,她明白了,他说的不是自己和云逸钏,他说的是……

“我奶奶就喜欢满嘴跑火车,你别听她胡言乱语。”

“积毁销骨,众口铄金,以后还是……保持距离……”

这话说完,云逸钏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抓紧书包带,低着头快步走了。

保持距离?

上辈子她被人骂成全民公敌他都没有保持距离,这辈子就因为几句难听的话就要保持距离?

江映雪只觉得一口闷气堵在了胸膛里,不上不下的憋着,心脏也仿佛被开了个洞,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