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道歉

小说: 重生九零人如玉 作者: 可爱的金橘 更新时间:2020-03-22 22:27:00 字数:2236 阅读进度:21/40

沈秋霞生气又无奈,她一边埋怨江景呈,一边埋怨江思雨,跟她说过多少次了,别去惹江映雪,偏偏不听话。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是不甘,见到江思雨的那一刻,沈秋霞的怒火几乎已经到了顶点,上去就是一个耳光。

“都怪你!”

江思雨一个“妈”字还没叫出口,就被一耳光打在了地上,捂着脸愣住了。

刚刚从教室出来的江映雪也愣住了。

“都怪你这个丧门星,要不是你惹了江映雪,我们怎么会受这个气!”

江思雨捂着脸,被打的脑袋发懵,眼前都是星星,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起来,躺在地上装什么死!”沈秋霞拎着江思雨的脖领子拽她起来,不顾江思雨被勒住了脖子,把她拖到江映雪面前:“给你姐道歉。”

江思雨被勒的脸色通红,大脑缺氧,茫然的看着江映雪。

江映雪面色沉沉,脸色已经黑到了极点,果真不管看多少次,她都很讨厌沈秋霞,纵然前世见识过她的手段,她认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还是会看不惯她,从心底讨厌她。

“你这是干什么?”

江映雪面无表情的问,同时四下里瞟了一眼,索性同学们都在上课倒是没有人注意他们。

“我让她给你道歉呀,上次害你摔下来,小雨也没好好的道个歉,你别生气了,小雨就是跟你闹着玩,也不是故意的。”沈秋霞一把按住江思雨的脑袋,强迫她鞠了个躬:“快点,跟你姐道歉。”

沈秋霞笑着说:“雪雪,你就别生气了,都是亲戚,何必呢。”

看着那硬生生的挤出来的笑容,江映雪仿佛看到了从地下爬出来的恶鬼,叫她心里发寒。

她以前只觉得沈秋霞这个人讨厌,江思雨也讨厌,可现在她却有点同情江思雨了。

被外人欺负,可以打回去,可是被自己妈妈这样收拾,却是连反抗都不能,更何况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在自己每天都会到的学校里,这对江思雨的心理应该是很大的打击吧。

江映雪恻隐之心动了动,说:“我早就不生气了,你放开她吧。”

沈秋霞这才放开了江思雨,笑着说:“你不生气就好,回头跟你爸爸好好说,咱们都是亲戚,何必做的那么绝呢。”

原来如此。

难怪她急赤白脸的跑过来道歉,原来是被爸爸收拾了,这才亡羊补牢来了。

“我知道了,我会跟爸爸说的,我们还要上课,可以回去了吗?”

“回去吧,回去吧。”沈秋霞笑着说:“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

嘱咐完江映雪,她又推了江思雨一把:“还不滚去上课,呆在这干什么,我给你出钱上学可不是让你来玩的,快去上课,考不好,小心我收拾你。”

江思雨被推的踉跄了两步,含着泪,低着头往教室走去,虽然早就知道妈妈的脾气,可经历过这一场之后,她仍旧觉得很伤心,看到妈妈的那一刻,她还以为妈妈是来关心自己的,没想到是自己想多了,妈妈并不关心自己,她在意的只有自己的利益而已。

火辣辣的疼痛感好像在提醒着她刚刚发生的事情,屈辱而且痛苦,耳光打在脸上的时候,也扯掉了她所有的遮羞布。

好像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在这一瞬间暴露人前,她已经颜面无存。

“同学们都在上课,没人看到。”

江思雨猛然抬头,已经是双目赤红,她咬牙忍着即将出口的哽咽:“你不是看到了吗?”

说罢,她快步进了教室。

江映雪哑口无言,又觉得自己实在不该去管那么多,江思雨的心情如何,过成什么样跟她关系不大,她今生只需要防备着她,然后保护好自己的父母就够了。

可莫名的又觉得她可怜,有这样的父母,也难怪她前世会变成那样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老师叫你干什么去了?”

刚回到教室,杨唯依就传了纸条过来。

江映雪撕掉纸条,无声的摇了摇头,她并不愿意去回忆刚刚的场面,那道歉的场面更像是一场逼良为娼的胁迫,令人厌恶。

而她心里也明白,江思雨看似低了头,实则从未对她有过歉意,这次之后她肯定会变本加厉。

当然,江映雪原本也没指望着她会收手,她就是有点同情她,也仅有同情而已,对于这个前世杀掉她的凶手,能控制住不去揍她,已经是江映雪最大的仁慈。

“思雨,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谁打你了?”下课的时候,凌小竹小心翼翼的问。

江思雨冷着脸:“跟你有什么关系。”

凌小竹被噎了一下,讨好笑笑,说:“我不是担心你吗?是不是江映雪欺负你了?她跟你一起出去的……”

“她?”江思雨冷笑:“你以为她是什么东西,能欺负我?”

“不是她,那是谁啊?你跟我说,我给你报仇?”

“就凭你?”江思雨脸色更难看了,她冷笑了一声,嘟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打她的人是她的妈妈,从家里追到学校来打,就是为了让她对江映雪说一声对不起,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被传扬出去,她的脸面就彻底别要了!

目光不经意的落到江映雪的身上,她正安静的坐在桌前预习,认真的样子很是扎眼,一股深深的厌恶从心底涌出来,涌上她的心头。

凭什么?

同样是江家的孩子,她就有父母疼,有人宠着,跟个大小姐一样什么都不用做,而自己就要像是个老妈子一样做饭洗碗,照顾弟弟,还要任凭他们差遣。

他们要她道歉,她就要道歉,他们要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受了委屈没有人管,做好了也不会有任何夸赞表扬。

凭什么,这都是凭什么!

江映雪凭什么比自己过得好,她不过是个被家里宠着的小花朵而已,凭什么就要过得那么好,而自己这么努力却什么也得不到,还要被她欺负!

不,这样不行。

她不能这样被人欺负,更不能输,不能输!

江映雪不经意抬眸,刚好对上她充满了杀意的眼神,那一刻的江思雨似乎和前世的她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