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我教你呀

小说: 重生九零人如玉 作者: 可爱的金橘 更新时间:2020-03-22 22:27:15 字数:2265 阅读进度:24/40

江映雪还不知道江景峰已经特意跑去镇上告了她一状。

下午放学的时候,她特意在路边的树后等了一会,果真看到云逸钏走了过来,不过他的姿态和平时不一样,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像是生怕出现个野兽把他给吃了。

“你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江映雪一出声,吓了云逸钏一跳,他瞪着江映雪,雪白的面皮上覆盖了一层薄红:“你……你躲在这干什么?”

“我等你呀。”

“你……你等我干什么?”

江映雪从包里拿出来一双鞋递给他:“拿着吧,我妈给你的,刚做出来的。”

新鞋,黑色的鞋面,白色的底,跟他现在穿的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更新,更好。

云逸钏犹豫着没有接:“不用了,我……”

“你知不知道我妈为了给你做鞋,昨晚上熬了半宿?”

云逸钏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自然知道方雨浓的不容易,可是爸爸的嘱咐还在耳侧,他只怕给他们添了麻烦。

“云逸钏,你讨厌我吗?”

云逸钏心里一急,说:“我当然不讨厌你,我……我怎么会讨厌你,我……”

“云逸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又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害怕他们?”

是啊,他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害怕,可爸爸既然那样说,那就肯定有道理,给他们家带来麻烦,他是一点也不愿意的。

“我爸说,人言可畏。”

“既然人言可畏,早干嘛去了?咱们两家十几年的交情,到现在了说人言可畏?”

云逸钏被江映雪说的哑口无言,事实上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两家关系从多年前就好,现在更好,如果真怕人说三道四,早就该划清界限,何必等到现在。

再说,他一点也不想划清界限,他喜欢跟江映雪在一起,只要看到她就很高兴。

“云逸钏,我不想跟你讲那些大道理,你就想想,如果这些年咱们没有相互扶持,得过成什么样!”

江映雪把鞋子塞给云逸钏,转身走了。

云逸钏拿着新鞋子,再看看脚上几乎要顶破洞的旧鞋,心里的五味瓶忽然就翻了,一时间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回到家,家里很安静,显然云松尚未归来。

进了屋,房间里有些暗,客厅的小茶几上放着一副用过的碗筷,显然云松下午回来过,吃了东西又出门了。

他放下书包,去洗了碗,回来之后再打量着熟悉的屋子竟觉得哪哪都不妥。

茶几上落了灰尘,小碗里还有几根吃剩下的咸菜,破旧的椅子上堆着攒了几天的脏衣服,墙角放着几双破了洞的旧鞋。

床单被罩倒是换过的,只不过换下来的那些还堆在角落里没来得及洗。

很脏,很乱。

他们家就两个男人,云松不甚讲究,云逸钏也被养的很糙,并不擅长家务,家里一直乱七八糟的,平素也没觉得这么乱,可今天回来,就觉得哪里都不对。

看了看手中纤尘不染的鞋子,他忽然就醒悟了。

以前他们家不会脏乱是因为方雨浓隔几天就会过来收拾一次,他们家称不上纤尘不染却是干净整洁。

如今方雨浓不过两三天没有来,家里已经乱成了猪窝,他们口口声声的说着不去连累人家,却忘了人家对自己也是有恩惠的,若非方雨浓好心帮忙,就凭他们两个大男人早过成了叫花子。

云逸钏盯着那堆“小山”看了一会,仿佛下定了决心,眼睛里的暗沉逐渐变做了光亮。

他不能再依靠别人,他得依靠自己。

把鞋子妥帖放好,他收拾了脏衣服拿到院子里,接了盆凉水就开始洗。

云逸钏不是做惯了家务的人,至少在他这前十几年的生命中,很少做这种洗洗涮涮的活,陡然做起来倒也是有模有样。

当然,那不过是外表。

云逸钏拿着衣服对着夕阳看,左看右看总觉得不干净。

怎么搞的,平时见方雨浓洗衣服两三下就洗干净了,怎么他弄来弄去都是脏兮兮的?

云逸钏又把衣服塞进去,拿了搓衣板用力的搓,可他没什么经验,搓衣板在他手下不是工具而是刑具,搓来搓去衣服还没搓干净,手上的皮都要搓破了。

“哟,真勤劳呀。”

正当云逸钏焦头烂额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女孩的调侃声。

江映雪脚步轻快的走过去,歪头看了一眼:“你还会用搓衣板,真厉害。”

没看到他都被搓衣板折磨的生不如死了?手都要麻了,居然还嘲笑他。

云逸钏瞪了她一眼,继续奋力搓衣服。

“要不我帮你洗吧?”

才不要,他自己可以!

搓搓搓……

“云逸钏,你没做过这种活,还是我帮你吧。”

不要。

搓搓搓……

“云逸钏,你不能按住一个地方搓,很容易坏的。”

那也不要让你帮忙。

换个地方,搓搓,刺啦——

他忘了,这是他刚刚搓过的地方。

江映雪没忍住,背过身去弯了弯唇角。

云逸钏瞪她,别以为你转过身去,他就没发现你在偷笑。

江映雪轻咳一声,难得正色的说:“我来吧。”

云逸钏背过身去不理她,又内疚又郁闷,他把爸爸仅剩的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给洗坏了。

江映雪大眼睛转了转,笑着说:“你没洗过衣服,所以才洗不好,我来洗,你跟我学学,下次你就可以自己洗了。”

云逸钏转过头来看着她,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以后我妈不会常来了,没人帮你了,你得自己学学,否则你家的家务没人做,你就只能穿脏衣服了。”

云逸钏思考了一下,对于穿脏衣服这件事他还是有点在意的(少年正是爱美的时候),他让了位置给江映雪。

江映雪挽了挽袖子,在小板凳上坐下,开始洗衣服。

她人小,但是有前世的经验,做起来有模有样,就是力气小点,不容易搓干净,不过没关系,她多搓几下,总能干净了。

旁边,云逸钏安静的看着她,那双纯净的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了莫名的情绪,渐渐如同深海,深邃幽暗,深不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