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奇怪云逸钏

小说: 重生九零人如玉 作者: 可爱的金橘 更新时间:2020-03-26 11:03:49 字数:2342 阅读进度:25/40

“天黑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江映雪低着头洗衣服,并没有发现云逸钏的变化,也没有看到他的眼神从认真学校,渐渐变成了锐利,然后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欢喜,最后却又变作了深深的担忧。

“我已经跟我妈说好了,帮你收拾完再回家。”

收拾完?

可她的双手已经被冷水冰的通红。

云逸钏快步上前,稳稳抓住她的手腕,沉声说:“别洗了,我自己可以洗。”

江映雪诧异的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云逸钏大力拽她起来:“别洗了,我送你回家。”

“云逸钏?”

江映雪还没反应过来,云逸钏已经拽了衣角擦干净了她的手,态度强硬的拽着她往外走。

“云逸钏,你带我去哪啊?洗衣服你学会没有?”

“洗衣服还用学,你当我傻的。”云逸钏拽着江映雪走的飞快,语调轻柔却不容置喙。

江映雪被他拖着往前走,跌跌撞撞的:“你走慢点,我要摔了。”

云逸钏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江映雪一个不察撞在了他的后背上,鼻子一酸,小脸顿时皱成了小包子。

“撞疼了?”

废话,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江映雪小脸鼓鼓,眼角带泪,眼前更是模糊成了一片阴影。

鼻尖上一凉,云逸钏轻轻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笨的,看着点路啊。”

他的声音无奈中充满着宠溺,直叫人心里发酥。

江映雪心尖尖上跟过电似的,麻了一下,麻酥酥的感觉顺着经脉直达四肢百骸,叫人心头狂跳,面红耳赤。

惊觉自己出现了不该出现的情绪,江映雪猛然回过神来,揉着鼻子说:“还不是怪你,谁让你拽着我走的那么快,好酸……”

她抱怨着,用一双剪水秋瞳瞪他,没有丝毫威慑力,反倒叫人欢喜。

云逸钏盯着她瞧了两眼,无声的挪开目光,轻咳:“回家吧,婶儿还等你吃饭呢。”

犹豫了一下,他忽然出击,像是老鹰抓它盯了许久的小白兔一样,猛然握住了她的手,握的紧紧的,生怕她逃了。

江映雪愣了一下,前世今生,她只在一个人的手中感受过这种力道,那么紧,捏的她生疼,又那么温暖,叫人留恋。

“云逸钏?”

“快走了。”这次,他放缓了脚步,配合着她的步伐,低声嘱咐着:“以后不要这么晚回家,一个人很危险。”

“去你家有什么危险的。”

云逸钏还能欺负她不成?

“我家不危险,路上危险。”

“我们两家离这么近……”

“那也很危险!”云逸钏打断了她,脸色无比严肃:“你听我的话,晚上不要一个人出来,真的很危险,万一你出了事,你让……你让你爸妈怎么办?”

江映雪眨了眨眼睛,奇怪的看着他:“你干嘛,这么严肃?”

“我……”云逸钏吐出一口闷气,沉声说:“我听说最近有一个拐卖妇女儿童的集团流窜到了咱们这里。”

拐卖妇女儿童的团伙?

江映雪回忆了一下,好像的确有出现过。

清河县当年还丢过一个女孩,就在他们邻村,跟江映雪家还沾着亲,不过后来证实,那个女孩不是被拐卖了,而是跟人私奔了。

反正当年闹得沸沸扬扬,传的神乎其神。

算算时间,大概也是这么个时候吧。

所以说……

云逸钏是担心她么?

“你怕我丢了?”

“当然。”云逸钏一点头,说:“你不知道那些人多可恶,他们拐了妇女儿童,妇女和男孩卖到山里,女孩就打断胳膊腿让她们上街行乞,还有很多女人被迫……”

目光不经意的落在她的小脸上。

精致的五官,眼睛又明又亮,充满了单纯和好奇,迎着这样一双眼睛,云逸钏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剩下的话。

阿香婆“被迫怎样?”江映雪好奇的问。

云逸钏有点窘迫,轻咳一声说:“不论怎样被人拐卖了总是没有好结果的。”

江映雪歪头看着云逸钏,总觉得此时的云逸钏和之前的有点不一样。

小时候的云逸钏其实是腼腆的,他温和又容易脸红,没有此时这么强势,这么不容置喙。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得到她肯定的回答,云逸钏松了一口气,送她到家门口:“进去吧,以后放了学就回家,不要在外面跑着玩。”

“哦。”江映雪眼睛转了转,试探性的说:“刚好你来了,晚上就在我家吃吧。”

“我……”

“我妈都做好了,刚就是让我去叫你来吃饭的。”

云逸钏沉默了几秒钟摇了摇头:“下次吧,如果有机会我肯定来。”

他摆了摆手,转身快步走了。

江映雪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拢了一层疑云。

果真,他很奇怪,非常的奇怪。

正常情况下,云逸钏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拒绝自己,绝对不会说什么下次有机会这种话,细想下来这话更像是前世云逸钏经常找的借口。

那时候每次叫他来家里吃饭,他都会说下次,但是永远都没有下次。

难道……

一想到那个可能性,江映雪的心脏就猛然缩了一下,像是被一双大手紧紧握住,用力的揉捏着,又酸又疼。

“云逸钏,你等等。”

江映雪追出胡同:“云逸钏,你是不是……”

夕阳已经落到了西山下,只剩下的浅淡光芒勉强可以看清他的表情。

他茫然有又无措,甚至在她触碰到他的时候,还打开了她的手,后退了两步,都是防备。

江映雪僵住了。

没有了刚才的强势,也没有那种熟悉之感,此时的云逸钏完全就是她最初认识的那个人,那个年少的,听话的,敏感中带着腼腆的少年。

刚才的那种强势之感是她的错觉吗?

还是说一切根本就是她在妄想?

“云逸钏,你究竟是……”

“雪雪,小钏,你们站在这干什么?”

江景呈的声音如同融化冰雪的春风,瞬间化解了云逸钏的尴尬,也打断了江映雪的。

江映雪勉强挤出来笑容:“爸,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还敢问我,还不是你惹的祸。”江景呈横了她一眼,招呼着云逸钏:“小钏,别站在这了,进去吧。”

“不,不用了,我还有事先回家了。”云逸钏转身跑了,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