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一拍两散

小说: 重生九零人如玉 作者: 可爱的金橘 更新时间:2020-03-26 11:03:51 字数:2242 阅读进度:28/28

江景呈没有询问她钱是怎么来的,江映雪有自己的小金库想要钱自然能拿到。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相信江映雪不会做出偷窃的事情来。

对于自己的女儿,江景呈有着绝对的自信。

“今天你受委屈了。”

方雨浓抬了抬眼皮,低头继续纳鞋底:“我没事。”

这十年她跟那边联系不多,对他们的作为倒也有些了解,她早有心理准备并不觉得多难受,她只是为江景呈担心。

“你明天把钱送过去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方雨浓从枕头底下拿出来一沓零钱:“这是之前你拿回来的钱,刚好够咱妈的养老钱,你明天送过去好了。”

江景呈默了一下:“他们那样对你,你不生气?”

明知道这不是方雨浓的错,还要把帽子扣在她头上,欺负她,伤害她,怎么想都无法原谅。

“他们这样做,我既生气又伤心。”方雨浓苦笑了一下,说:“可我再生气,再伤心,也不能拿着你的前途开玩笑,你好不容易进了一中,做了老师,如果被人扣上一个不孝的罪名,你的钱途就毁了。”

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会去的,明知道是假的,明知道那里有诈,可她没有别的选择。

江景呈心里不是滋味,终究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她受了这样的委屈,这件事闹到现在已经越发不可收拾,如果继续闹下去,那边肯定会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来欺负他们。

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可以不在乎,但是现在牵扯到了方雨浓,他不想看她受伤。

“好,明天我去送。”

难得的江景呈妥协了。

以他的脾气,这一个月的养老钱他是肯定不会给的,可媳妇替他们求情,他就得给媳妇面子,这个月就给他们好了。

方雨浓得了肯定回答,也放了心,放下纳了一半的鞋底:“天晚了,休息吧。”

“好。”

这边两人自是你侬我侬,一夜安睡,另一边的人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尤其是江奶奶。

她躺在床上,越想越是懊悔,她怎么就养出来江景呈这样一个白眼狼,别人家的孩子就算再怎么混账也知道给父母养老,他可倒好明目张胆的克扣她的养老钱,宁愿把钱给孩子糟蹋也不愿意给她。

真是气死她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抱他回来的时候就该掐死他,白白养了他三十年,就这么不是东西。

江奶奶不断咒骂着江景呈,却忘了此时的江景呈是跟她多年斗智斗勇积累经验才成长起来的。

在一次次的战斗中,他已经非常了解江奶奶等人,正因为了解所以不愿轻易妥协,因为他知道,妥协这种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江奶奶一夜未睡,越想越是不甘心,她白白养了他三十年,还给他娶了媳妇,到头来却人财两空?

不行。

她得去找江景呈,她得说道说道,若是说不起来,她就闹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她不好过,也绝对不会让江景呈好过!

打定了主意,江奶奶走的飞快,一边走,一边又生气,早知道有这样一天,她就该学学骑自行车,也不至于这么累。

刚走到村口附近,远远的就瞧见一个人影,小跑着往这边过来,她看那身影眼熟,就多看了一眼。

不看倒还好,一看她差点气死。

那就是江景呈。

他居然在村里!

一想到他在家却不来看自己一眼,她就气的牙痒痒,这个混账东西,真是白养他了。

江奶奶气冲冲的冲了过去。

江景呈早就认出了江奶奶,不过他心态好,没有一点异样,甚至连跑步的步伐都没有变一变,坦然的按照自己的路线,迎着江奶奶跑了过去。

“江景呈。”

江奶奶挡在他的身前:“你还敢回来。”

“妈这话说的,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你家?你还知道这是你家,你还知道我是你妈?你现在长大了,成家了,翅膀硬了,你就这样对我?断了我的粮食,你是不是想要饿死我。”

“我怎么可能会做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江景呈无奈的笑了一下

“你做这种事情还少吗!”

提起来江奶奶就生气,他们一家人都挺团结的,怎么就出了江景呈这么一个奇葩,次次拆她的台,真不知道上辈子是欠了他多少,才会让她这么痛苦!

“妈,我爸……”

“你别跟我提你爸!”江奶奶怒道:“你跟他那个窝囊废学,你能学到什么好!他要是什么都对的,怎么那么早就死了!”

江景呈脸上的笑容渐渐收了起来:“妈,你这话过分了。”

“我过分?你做的不过分?我辛辛苦苦养你三十年容易吗?供你上学,给你娶媳妇,你现在翅膀硬了,就不管我了,江景呈你好歹是个老师,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江奶奶气的在原地走来走去,指着江景呈:“你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觉得自己脸上无光了是吧?”

“您这样生气,对身体不好。”

“你还管我身体好不好?反正我都要被你饿死了,被气死是一样的,我还少挨几天的饿!”

从嫁到江家,她没有一天是顺心的,江景呈他爸活着的时候就喜欢跟她作对,后来他死了,江景呈又开始跟她作对,次次拆她的台,这次更过分直接断了她的活路。

江奶奶越想越生气,越想越伤心,气的往地上一坐,哭喊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老江啊,你来把我带走吧,我不活了,你看你带回来的什么东西啊,怎么就给我留下这样一个冤孽啊……”

天渐渐亮了,小路上已经有了早起做农活的人,路过的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纵然江景呈经历过很多次这种事,可现在被人盯着,仍旧是面红耳赤,一直红到了脖子里。

“妈,你别这样……”

江奶奶一蹿跳了起来,疾声厉色的说:“我告诉你江景呈,立刻把钱给我,否则的话,我就找到你学校去,找你们学校领导评评理,我要是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大不了咱们就一拍两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