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二百二十七章 唐门暗卫,蝶七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20 字数:3425 阅读进度:232/1116

第二百二十七章唐mén暗卫,蝶七

“亲王殿下!”摇晃的兽油灯下,从那黑暗的角落,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隐现在黑暗之中,恭敬的对着坐在桌前,背对着她的男子道。

司徒浩没有回头,而是靠在椅子上,微阖双目,似乎有些疲累的róu按着太阳xùe:“你来自那里?”

“是的,殿下!”

“你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只有代号,蝶七!殿下以后就叫我蝶七就可以了!”

“蝶七,去掉七字吧,以后就叫你蝶!”

“蝶,这是你第一个目标,杀了他,我不希望在帝京看到这个人!”司徒浩说一个水晶放在桌子上:“我有些累了,去休息了!走时,别忘记关mén!”

司徒浩站起身,离开了书房,而司徒浩离开之后,那隐没在黑暗中的影走出,油灯下,出现了一个一身紧身黑衣,头上带着黑巾的nv子,秀发被紧束在脑后,黑衣上,少有图纹,只在袖口,有一只翩翩起舞的蝶。

葱白纤细的yù指拿起幻之晶,唯一露在外面的一双秋眸,眨动了一下,随后将其放入怀中,下一刻,兽油灯来回的晃动,几道luàn舞的影在墙壁上飞舞,烛光灭去,书房陷入一片黑暗,再无半分生息。

后花园,清塘水榭,一位老者踱步走来,望着闪烁着月华粼光的水池:“为什么一定要杀他,身为亲王,她跟你注定无缘,自古皇家多无情,我以为你早就透悟了,没想到你仍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

司徒浩望着天空中的皓月,背负着双手,似有几分伤感的道:“老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皇位,会是我的,她也会是我的,卫国公的选择是正确的,不过我的选择我也不曾后悔,等我登上那个位置,我在迎娶她,但在一切尘埃落地之前,我不希望有人破坏。”

月,如水,夜,冷寂。

顺着楚河,进入天河,尽管是二月,天依冷,但天河的水似乎依旧连天接地一般,宽阔无边,天河之上,一艘中型的楼客船缓慢的行进着。

二层,冷卓走入冷无敌的房内:“爷爷,你叫我!”

“恩,来坐,进入天河,不要两日,就可在北岸靠岸,你打算走哪一条路去帝京!”冷无敌喝着热腾腾的茶,问道。

“这个之前倒是商量过,我们打算走镇江,埠阳,济阳,上丘,清明关在一条路!”

冷无敌听完不由地皱起眉头,道:“你不知道之前我就是走这条路遇伏的么,虽然这条路是主官道,但却要穿过泰山西麓,还是走水路稳妥!”

看来冷老爷子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爷爷,水路不好走啊,如今才二月,走水路危险颇高,尤其是淮水北运河,三月前化不开,浮冰众多,搞不好就要翻船,这时候,根本就没人敢走水道!除非等上一个月,待水面开化之后,才能走!”

“我说的水路,不是走运河,而是走海路,从天河出海,到济州湾上岸,而后在走陆路,虽绕点远,但是稳妥!”

“走海路?”冷卓还真没考虑过这个事,这倒也是一条路,不过这一路可就辛苦了,而且话说走海路,肯定得去海州,虽然海州雄家还不知道自己就是割了他们家少爷蛋蛋的罪魁,但总有点做贼心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冷卓摇了摇头,道:“爷爷,走海路虽然不差,但是如今二月,北上却是正逆风,耽搁的时间同样不少,再说了,咱们这些人可没人走过海路,听说坐海船可颠簸的厉害,再说了,走这条卢,孙儿也并非没考虑,敢伤了爷爷,我冷卓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

冷无敌看了眼冷卓,道:“你小子还是那般猛撞,你爷爷我好歹也曾被人叫做天灵之下无敌手,寻常天灵都不是对手,能将我重伤的人你认为会是平平之辈,那次对方在最后关头却放过我一马,这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那群家伙不会无缘无故的袭击爷爷,肯定是帝京有人买通对方下的手,不过这次我们北上,总不见得还会碰上吧,没好处的事他们也干!”

“呵,小心无大错,何况你卫爷爷传信南下,谁能保证不会有人察觉,总之小心点好!”

“爷爷放心就是,他们不来还好,来了管教他们后悔一辈子,真以为我冷家是吃素的不成!”

冷无敌劝说了几次无效,后来也不在坚持,毕竟就如冷卓所说的,冷家如今可不是吃素的,有两头八阶魔兽在,那人就算是圣灵师也有一拼之力,更何况帝京出了那么大的事,应该不会有人顾忌他们吧。

船到达镇江,在镇江换了车马,大车足有八辆,浩浩dàngdàng的北上,过埠阳,一路平安,这一日,车马进入了青州大府,济阳府。

济阳府乃淮水中游最大的繁华大城,也是接连天河淮水,秦洛江三条大河运河的重要节点,水陆通衢,加上位于淮水平原,乃是青州三大平原地区之一,而淮水入海口,还有着帝国最大的盐产区,大批的盐从淮水而上,进入济阳而后卖入中部区域。

车马入城,时间已是二月后,这一会楚扬两州都会热了起来,但这里却依旧冷风呼啸,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

外面虽然很冷,但车厢内却是暖融融的,早就预备好的暖炉散发出暖暖的气流,让人根本就感不到外面的寒冷。

冷卓靠在柔软舒服的座椅内,却是老实无比,按理说,冷卓应该左拥右抱,然后亲亲这个,摸摸那个,这才叫生活,但是,对面坐着一个冰冷的冰霜nv,冷卓有心也不敢随便luàn摸。

很是哀怨的看了眼白霜,这妞绝对纯心的,要不然那么多马车,干嘛非得挤这辆,而且什么时候起,这妞跟索菲亚的关系这么亲密了!

怨念小}}说~就来waP。o啊,一车厢美nv,却没有一个能搂搂摸摸的,这简直就是折磨。

李薰儿跟紫微两个萝莉小丫头则在布满霜雾的玻璃上画着笑脸,似乎发现冷卓望了过来,紫微还朝着冷卓做了个鬼脸,一脸的yīn谋得逞的得意,白霜肯定是被这丫头撺掇的。

丫呸的,十六岁似乎也不算小了,不过上下打量了一眼紫微,那身材似乎平平,实在是没有推倒的yù望啊,还是白霜比较好,看一眼,就让人yù火直窜。

冷卓脑海里yy着,游走的目光却透过那两个小萝莉画的鬼脸望向窗外,很不经意的一瞥,却好似一道电流刺入冷卓的心脏,杀气,冷卓对这气息可是最熟悉不过,绝对不会有错!

冷卓反应过来,游散的目光再次望去,却已不见窗外的人,快步的上前,直接打开车厢mén,朝着侧面望去,但是街面车队旁边却根本没有人的影子,冷风从外吹了进来,顿时惹起车厢内一阵娇嗔,冷卓这才关闭车厢mén。

“怎么了,少爷!”尤姬看着坐回座位的冷卓,似乎有点沉默,不由地问道。

冷卓摇了摇头,道:“可能是错觉!”真的是错觉么,可是明明看到了那双透着杀意的眼,不可能看错,冷卓心里有点不怎么太妙的感觉。

一座高达三层的木制茶楼上,唐蝶冷漠的看着穿行而过的马车,斗笠下,黑纱遮掩了她大半的容颜,只露出一双冰冷如月的双眸:“他就是目标么!”

“掌柜,还有院落么?”

“有,有,不知道客人几位!”

“大约十余人,准备一个单独大院落!我们准备停留两三天。”赵云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钱袋,丢了过去:“让伙计nòng些草料,将车马停好,你看看这些够不够!”

“够了,够了,正chūn,去带着客人去后面的三号独院!吃食你们看要些什么,我让人这就预备!”

“多准备点ròu食,要那种整只烤的,另外jīng致点的菜肴也来一桌,酒水就算了!”

一番折腾,总算是住了下来。

“卓儿,你打算在这停留几天?为什么?”

“爷爷,寻晦气的来了,咱们重要款待款待,要不然这一路跟下去,可连觉都睡不好!”

冷无敌顿时皱起眉头,道:“你发现了什么!”

冷卓摇了摇头,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道:“希望只是我的错觉!不过还是防备一些的好!”

“如果是这样可就麻烦了,如果是埋伏,真刀真枪的来,倒还好说,如果如你所说,却最是麻烦,连吃饭都得小心翼翼,以免中毒!”

“恩,这点我早就有防备,如果真有刺客,我会让他知道厉害!”冷卓冷笑一声:“不过爷爷这边还是要加强些警戒,我会让典韦晚上在外间睡!”

“我知道了,你小心自己!”

晚饭,冷卓取出一瓶丹yào挨个分发了下去,上品祛毒丹,这个丹yào本身就是用来祛除体内百毒的,寻常的毒yào都可以防备。

“这丹yào倒是有点不同寻常,少爷是从哪里得来的!”草锥接过丹yào,闻了闻,又tiǎn了一下,却没有吞下。

“上次去扬州天宝楼买的,据说能祛百毒,也不知道真假,权且试试,不用以后吃的东西,你都要麻烦一下,检查之后,确保无毒才能吃!”草锥乃是灵疗师,同时也是yào剂师,本身对毒yào就颇有研究,冷卓这次带上草锥也是怕出事,身边有一个治疗系的通灵师,安全系数大一些。

草锥点了点头:“少爷,能不能将剩下的给我研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