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天灵陨落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20 字数:3496 阅读进度:240/1116

30号了,最后两天月票冲刺,兄弟们检查一下你们的个人,如果还有月票没投,就砸给老鼠吧,还差点就破500月票了,恩,另求订阅,打赏!

光,是五彩色的光,冷卓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当那一道石刺继续刺入,终于露出了那石刺中暗藏的杀手。

那是水晶,坚固的三菱锥的结构,锋利无比的锥刺,这水晶刺穿破了暴风柱,缓缓的进入那风珠之中,一寸一寸,越来越多,而折射的光也越发的闪耀。

这不是那个萝莉女的招式么,难道她还没死!冷卓惊讶的朝着那早就被血浸润的胖子身旁,但却没有发现那个萝莉女,但是在胖子身旁,却有一道大地裂痕,显然是刚才在天崩地裂时出现的。

随着那水晶露出的越来越多,似乎答案也已经被解开,因为在那水晶锥刺中,冷卓看到了萝莉女的身影,她的身体化作了这水晶,安静的躺在里面,冷卓不知道这算什么,人死后居然会化作水晶,但显然跟萝莉女那独特的异变有关。她本该安静的睡去,不过此刻她却变成了最犀利的利刃,风暴柱依日在不断的录离着石刺,而水晶锥刺却一寸寸的进入风暴核心,那只通灵狮子犬不断的推动着这石刺,向前,向前。

说的话长,实际上这一切都发生在数个呼吸之间,冷卓不知道这水晶锥刺如果进入了风暴柱内,能对典韦跟剑齿彪兽造成怎样的杀伤,但显然这一击并不同寻常。

终于水晶锥刺末端也进入了风暴圈内,那石刺末尾大石从天而降,通灵狮子犬再次化成了一团灵力,灌注在水晶锥刺之中,这水晶居然能积蓄灵力,随着灵力不断的灌注,水晶越来越亮。

而在这强大的灵力的推力下”水晶锥刺化作一道飞梭,直刺风暴柱中心的剑齿彪兽。

滴答,冷卓的脸上似有一滴而水滴落,打在脸上有些疼,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冷卓不由地仰望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已经阴云密布,而这云似乎也并非普通的乌云,云似乎在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乌云黑压压的欺近地面,就好像天要塌陷了一般,天地,似乎变的阴暗起来。

吼,冷卓猛然从这一声兽吼中回过神,目光朝着一旁望去,黄金狮子犬已经显的奄奄一息,身上这里焦黑一块”那里被撕咬了一块,那漂亮的金色毛发大部分都卷起,显然是在雷电中来了一个电离子烫。

看着仰天吼叫的雷金狙兽,冷卓这才回过味来,刚刚似乎有数声兽吼,不过冷卓专注的看着这边的战斗,却没有在意,只以为是魔兽在对吼,却没想到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

雷金狙兽踏着黄金狮子犬的身体上,猛然一蹬,踏着那浮现在空气中的水纹,直奔那雷云之下,雷金狙兽”继承了龙的能力,翻云覆雨。

一人一兽飞入雷云之下,李元霸举起手中雾隐雷狙锤,这锤就好像是雷引,那盘踞在雷云之中的紫雷翻滚两下,咆哮着狂泄而下。

吼!

雷电击打在李元霸的锤上,进入李元霸的体内,又注入雷金狙兽的体内,天空中雷光闪耀,仿若雷神降世一般:“毁灭天雷击!。”

随着李元霸一挥锤子,万千雷光犹若光雨,劈天盖地的落下,这一击,并非李元霸一人之威,想要驾驭如此庞大的雷电,非雷金狙兽不可。

一锤击,天地色变。

一道狂泻的雷龙直奔着地上的犬忠落下,犬忠却是双拳护在额前,体内的灵力狂涌而出,组成一道道的灵力屏障,挡在上方,然而面对这毁灭天雷,一切的阻碍都变得那般微不足道。

碎裂,只是接触的瞬间灵力盾就会碎裂,一道如此,二道如此“。

啊,犬忠双腿踏地,挥舞着囚狮啸天棒,一道道的石刺拔地而起,朝着那雷撞去,但雷光电龙中,石刺化作一片碎石散落。

反击,显得那般徒劳,毁灭天雷还是咆哮着笼罩了犬忠,大地,在雷光中片片碎裂,碎石在飞起中,分离,化作碎石,而后在雷弧中,化作奇粉,飘散。

噗通,犬忠跪伏在地,全身已化作焦炭一般,头上冒着青烟,天灵师的实力让他没有飞回湮灭,但是却让他逃不过那毁灭天雷的致命一击,身体上,依日有雷弧闪烁,五脏六脆内的灵力早就溃散了干净。

那漂浮在丹田海中的魂珠裂开了一道缝隙,缝隙在扩大,发出吱嘎的响声,而后在一道小电弧扫过后,终于嘣的一声彻底的碎裂,化作一片片的碎片,犹若掌中的沙,在风中一点点的消散。

乌云散,风浪止!

剑齿彪兽利爪中抓着那散去灵力的水晶石锥,插在了那水缸样的胖子身旁,落在地止。

“姥姥的,本大爷不玩了,先告辞一步!”一个贼头鼠目的家伙看到犬忠倒下,立刻就撂了挑子,单手一拍地面,居然跟一只地老鼠一样,钻入了地下。

“想走,还是留下吧!”赵云的枪一抖,顿时无数花瓣绽放,笼罩向跟他颤抖的两个地灵高手。

“哼,就凭你!”那声音好似乌鸦一样难听的丑陋男子冷哼一声,嘴上如此说着,身体可却没那么做,手中的三眼鸦环杖从右手转到左手,从背后扫出,这一击,并非去扫赵云,而是正打在那一身通灵穿山甲的普通胖子背脊之上。

这一下,顿时让胖子向前一倾,顿时被笼罩在赵云的枪影之中,而那丑陋的鸟鸦男却是后退两步,背后一对灵力翅膀快速的拍动,眨眼间,已经跃出十数米。

快速的从怀中逃出一个古朴的卷轴,咬破手指,而后卷轴一戈,卷轴泛起一阵白光,鸟鸦男的身形顿时化入虚空之中。

“休走!”骑着剑齿彪兽的典韦大喝一声,密集如雨的风刃顿时扫过那一片区域,不过却只留下一片风痕人影无踪。

oo*。啊,雷金狙兽一巴掌拍倒一个地灵士,虽然没有拍死,却也拍得吐血三升:“我,我,“”,!”

似乎想投降,不过他我了半天却只吐出几口血来,下一刻,李元霸的锤子落了下来,终结了他罪恶的一生。

只是旬刻间,刚才负责拦截的绷干地灵高手以及一个天灵就死伤了干净仅有两人得以逃脱余者,尽数斩杀。

吼,剑齿彪兽突然一声吼,让正打算说话的冷卓给打断,扭过头,看着剑齿彪兽对着一块地面刨动着爪子,冷卓还纳闷了一下但随即想到了什么。

“地下的兄弟,是不是出来一见,你以为躲在地下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不知道你能躲多深去白霜,拿你的巨富过来,给我将这块地给切开!”冷卓对着地面大声的喊了起来。

“你又发哪门子神经!”白霜白了一眼冷卓,但还是拿起巨富走来,虽然巨富在她手里分量只有本身的百分之一重,但就算如此这一会她已经香汗淋漓,呼吸略显粗重。

“嘿嘿,这地下还有一个差点还真让他躲过去,不过他似乎忘了,魔兽的鼻子可是最灵的!”冷卓瞄了眼白霜那上下起伏挺动的胸脯,果然是大浪滔天啊!

“我投降我投降!”果然冷卓话音还没落,地面上就钻出一人来,正是之前那个贼眉鼠眼的地灵士。

“出来了,那就杀了!”冷卓冷笑一声,扭过头,道。

“别杀我,我可知道你们想知道的事情!如果你放过我,我可以全告诉你!”

“哦,我还以为你们都是硬汉子呢,好吧,将你知道的说来听听!”

“那你可要保证不杀我!”

“说!”

“恩,我可以带你们去逍遥镇,也就是这群人的大本营,而要杀你们的罪魅祸首就在那里!”

“哦,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想骗我们过去,然后一网打尽呢!”

“哪敢啊,连犬总管都给你们杀了,再说了,我加入他们也是被逼的!”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你可以不信,但我说的可句句属实,当然你也可以去打听打听我地听鼠包小胆的名字,青云两州京畿三府七县就没我不知道的事,就算我不知道,我都可以帮你打听到,否则他们也不会强逼着我加入他们了!”

包小胆显然知道想要保住小命就得要拿出些让他们无法拒绝的价值来,而他最大的本事,就是消息灵通,而这也是很多人都需要的。

“哦,想要我相信你也可以,那么将谁想对付我冷家的幕后指使说出来,我可不相信一群山贼没事会跟我冷家结仇,何况还能派出如此多的高手来!”

包小胆轻呼了口气,心道小命算是保住了:“冷少爷,想杀你们的是帝京四大豪门的王家,恩,准确的说是王家上一代继承人,王书振,似乎好像跟冷老爷子有些仇怨,上次也是王家来人出的钱,这一次也是如此!”

“至于这些人么,却并非王家的高手,而是东陵王殿下的手下,而那个犬忠是东陵王麾下四总管之一,而这些人则隶属东陵王麾下十卫之一的左卫!”

“东陵王?是当今几皇子”冷卓诧异了一下,话说对于帝国分封出来的亲王冷卓还真不知晓。

“帝国皇子中似乎没有一人是这个封号!”冷无敌走上前,也是摇了摇头,道。

“你骗我!”冷卓冷眼扫了一眼包小胆。

“我哪敢,东陵王不是当今的皇子亲王,好像是神武大帝兄弟一系的,据说当年那人就是东陵亲王,而其后人也以东陵王自称!”

“神武大帝,那不是一百多年前,那些反王不是都被杀了么!”

“呃,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