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二百五十四章 再临三国,沛县刘关张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21 字数:3564 阅读进度:262/1116

又要出绝世武将了,是谁呢,嘿嘿,卖个关子,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

斩龙,这是一柄剑的名字,不过这可不是一柄寻常的剑,这柄剑乃是百年前神武大帝佩剑,原名龙渊,乃是皇室所拥有的十大圣兵之一,神武大帝将其改为斩龙,死在这剑下的皇室亲王就不下三人,如果算那些皇室宗族叛逆,更是不尽其数。

这把剑除了是一把圣兵之外,更有着特别的意味,皇帝怎么会将这把圣兵赐给了冷卓,难道只是因为冷卓诛杀了叛王手下,捣毁了叛王巢穴,只是如此的话,次似乎太重了一些。

莫非还有其他什么意思,眼下六亲王夺位,却在这个时候,赐出斩龙,这意味也太深长了些,在座的都是帝京数一数二的势力的家主,自然不会将事情想的那么简单,但是只凭借这剑,他们却也很难看清楚更深层次的意思。

斩龙改名泣血,却是应着冷卓的衔头,不过泣血这名字却很配这剑,似乎饮了太多的血,剑身泛着血一样的流光,好似随时都可能滴出,圣剑,啧啧,冷卓没想到这皇帝倒是大手笔,居然抬手就是一把圣兵赏赐。

接下来的婚宴却是按着成亲礼一步步的走过场,折腾了整一个一个牛加一个晌午,直到日头偏西,总算是结束了这痛苦无比的婚礼,卫芷兰被一众闺蜜好簇拥着回了后面,冷卓也没在前面呆许久,就找了一个机会溜了回去。

圣剑啊,冷卓将泣血拔起,泣血剑只有三尺三寸长,全身流线,剑身流光如血,拔出之时,却隐有龙吟之声,据说这斩龙乃是用龙之逆鳞打磨而成,当然,这只是传说,不过这剑沐浴过龙血却是事实。

“你在这?”

冷卓猛一回头,却看到一身盛宫裙装的司徒雪,不得不说,穿这一身的司徒雪尽显皇室的雍容华贵,加她本身就冷傲高贵的气质,却是相得益彰,让人不禁眼前一亮,男人总对高高在的女人有一种征服欲,哪怕这个女人并不是他所喜欢的。

“公主殿下,在找我!”

司徒雪瞥了一眼冷卓手中的斩龙,道:“没想到父皇会将斩龙交给你,要知道斩龙之剑可是能斩皇族宗亲的圣剑,虽然改名泣血,但父皇的心思我却一直都猜不透!”

司徒雪说着突然死死的盯向冷卓,看的冷卓有点心里发毛:“我认出你了,你这个在太湖差点害死我的混蛋,冷卓,赵卓,差点就被你给骗过去,别跟我这些都是误会!”

呃,冷卓哭丧着脸,这妞果然很记仇:“这事确实是误会,当时可是你们先动手的,我被迫自卫!”

“哼,你就打算这么蒙混过关,不拿出点好东西,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我真没钱了,那天你也在场,我身的钱都被卫芷兰抢去了!”冷卓吴穷的道。

“本公主象是那种很缺钱的人么,何况你以为钱能解决咱们之间的问题,本公主可是差点被你给害死,意图杀害公主,这罪名可够将你录夺爵位,在砍掉你脑袋了!”

冷卓看着司徒雪,道:“你说这么多,究竟想要啥!”冷卓可不认为司徒雪跑这里没事闲的只为了砍他脑袋来,这妞可是素来无利不起早的主。

司徒雪浅笑一声,目光露出一丝狡黠的道:“呵,还算你识趣,将你抓雷金狙兽时用的那个阵法教给我,我可以既往不咎!”

冷卓呃了一声,奶奶的,这妞果然有企图,不过那个契约阵……”冷卓突然灵机一动,那个契约阵虽是跟魔兽订立坐骑契约的,但是一端却是连接着百将图的百将牧场,虽然不知道这契约除却百将之外能否使用,但是如果能好用的话,凡是订立契约的魔兽岂不是都会出现在牧场里。

而冷卓可是有对这些魔兽的契约权,冷卓想着,心里就是一荡,如果真如他所想的那般,那岂不是说冷卓可以借别人的兽来抓获魔兽,然后在为己所用。

“你想要那个契约阵?你认为是会给你,如果换了你,会将这种东西轻易给别人!”冷卓吊起司徒雪的胃口道。

“那你想怎样!”司徒雪听到冷卓没有否认,也就是说冷卓却是如猜测的那般,拥有一个可驯服高阶魔兽的契约法阵,如果有了这个,那她的力量就能膨胀几倍,或许成为天龙王朝第二位女王也未曾不可。

冷卓看着眼中泛着精光的司徒雪:“这个契约阵的价值有多大我不说,你也明白,我能抓获三头强大的魔兽,除了运气外,就全靠这个契约阵了,有了这个,我冷家早晚都会成为可媲美四大世家,四大豪门的大族,甚至成为一个千年的世家,这样的东西就算是舍弃生命也要保住的不是么!”

“我自然知道这东西的价值,所以你才更要交出来,你以为帝国会容许一股可能超出控制的势力么,而且一旦我将消息传出去,就算你娶了芷兰,有卫国公庇护,但是面对皇室,甚至是其他世家联手逼压,你认为你能顶得住!”

“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那就鱼死网破好了!”

“冷卓!你真不怕死么?”司徒雪盯着冷卓道。

冷卓当然是摇了摇头,道:“谁会不怕死,不过没好处的事我可不做,你可以传出去消息,让大家联手打压我,但你也别忘了,东西在我手里,我也可以拉拢分化你们,到时候,看谁奈何得了谁,但如果到那时候,可就有热闹看喽!”

司徒雪顿时脸色微变,冷卓如果真那么做了,帝国那些世家,豪门为此肯定会一番争斗,到时候帝国可就真有一番大难了,这个家伙,早先怎么就没发现他心机这般的深沉呢!

“好处,你想要什么好处!爵位,财富,权势,只要你想要,我都可以给你。”司徒雪还是咬着朱唇说道。

“我说我想要你,你会给!”冷卓看着司徒雪,这妞果然是野心勃勃啊,莫非她想当天龙个帝国第二女皇,应该不会,那边可是有六位亲王夺位,她夺位的机会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除非那六位舍死了。

司徒雪望着冷卓:“你是认真的!别忘了,你个天才娶了芷兰!”

“嘿嘿,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就好像你有野心一样,还有什么比征服一个高高在的公主更让人满足的呢!”冷卓嘿嘿笑着道。

司徒雪冷冷的看着冷卓,却是良久没有言语,半晌却蓦然的转身,走出几步,这才道:“我会考虑你的条件的!”

呃,冷卓看着走掉的司徒雪,这妞不会真为了一个还不知道好使不好使的契约法阵就与他把,那样的话,他怎么选择,推倒,话说推倒一个公主这危险系数有点大。

冷卓摇了摇头,现在该干嘛去,看着离黄昏还有不少时间的日头,冷卓又看了一眼百将图,似乎又可以召唤武将了,可真快!

避过人群,来到假山之后,打开机关,冷卓走进了这处地下空间,这里并没有启用,冷卓只是让梁红玉带着人略微打扫了一下,平素都是关闭的,倒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到这里来。

这应该是在帝京的最后几日丫,跟卫芷兰完婚之后,冷卓就要赶往北方赴任,去接管那个才一百多人的一八六营,而冷无敌一行也不会在帝京久留,会赶往楚州回封地,想到卫芷兰,冷卓却又有点发愁了,今晚似乎还有洞房花烛夜,但是,那张床却不好啊!

脑袋里一边想着这些杂乱的事,手却是轻车熟路的布置好了通灵法阵,完成了所有的步骤之后,冷卓踏了阵法之中,念动了那熟悉无比的咒语。

乳白色的光柱缓缓的升天而起,漩涡之门打开了空间的连接,冷卓再次投入了那时空的隧道,再次飘荡在这古战场之。

沛县,一座并不算大的县城,然而在这县城内,却驻扎着三国蜀汉之主刘备的三千兵马,刘备虽一路逃亡,但是麾下却有关羽,张飞这等猛将,又有简雍等文臣,得沛县之后,刘备这个素有贤明的主公,立刻招兵买马,准备在这乱世争霸。

冷卓透着那淅淅沥沥的小雨,望着沛县之扬起的刘字大旗,这场景似是秦汉时候,虽然无法判断具体,但是从人的穿着,武人的装束冷卓才是能猜测出一些来。

来到这沛县城门楼,冷卓这个灵魂体飘入其中,看到在城门楼中,一黑脸,扎髯,豹眼的凶猛大汉,端着一个大海碗将碗中酒一饮而尽,擦拭着扎前的酒水:”痛快,再来!”

“将军,都一坛了!”

“哩嗦,倒酒!”张飞狠狠的瞪了一眼侍卫,那侍卫顿时感觉全身汗毛直耸,连忙端起酒坛,再次倒满,再不敢言语。

这人怎么有点象张飞,呃,冷卓自然没确认,毕竟电视剧的张飞都是假的,至于图像似乎也没有流传,就算有,也不真实,只能从只言片语的描述去看,冷卓自然你无法确定,但应该是?

“三弟,你怎么又在喝酒,小心被大哥知道了,又要罚你!”就在冷卓疑惑间,只见城门楼外,走入一个大汉,绿袍绿帽,一身铠甲,须髯飘逸,面色如火,呃,红脸关公。

“二哥,你怎么来了,这事莫要告诉大哥,否则大哥又要唠叨,再说我只喝几斤而已,不会耽误事!”张飞站起身,却是打着马虎眼道。

“还是不要再喝了,探马回报,吕布已派人来我沛县,你要打起精神来!”关羽对着张飞道。

“呵,吕布那厮,最好请来,看我不劈了他的鸟头!”

“行了,那吕布武功盖世,我兄弟三人方可勉强对敌,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巡弋一番,你可莫要再喝,否则出了事,可没人保你!”

“二哥,大可放心,定不会误事!”

沛县城东,绵绵雨幕之中,数百人影在雨中闪现。

“将军,前方就是沛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