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大唐九禁卫,明光重甲骑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金钱堆起来的无敌城防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26 字数:6566 阅读进度:419/1116

池城四大家,虽然冷卓只从卫芷兰以及孔明臣的口中听到只言片语的描述,但也深感这池城四大家的势力跟能量,何况那个天家居然连圣灵级的老不死都存在,冷卓也只能“忍气吞声”。

晚上,冷卓回了天府,在天府别院用餐,之后在这个没有佘兴节目的冷兵器时代,唯有床可以解闷了,少不得又是一夜的巴山雨云。

隆,隆,隆,好似闷雷一般的响声在冷卓耳畔边上晌起,冷卓颇为不耐的皱了一下眉头,丫呸的,大清早的作死啊,连睡个觉都不让人安稳。

冷卓这一动身,却是让怀中的卫芷兰也醒了过来,被冷卓这么一动弹,却是柳眉轻皱,显的很疼痛的样子,想起晚上这混蛋让她摆出的羞涩动作,卫芷兰那红潮未消的脸庞却又是嫣红一片。

都说女人最漂亮的时候是宽衣解带的那一瞬,半遮半掩的勾人心弦,不过冷卓却更是喜欢这清晨起来,怀中女人那慵懒的万种风情。

“嘿嘿!以前怎么没现夫人你这么漂亮么!”冷卓埋看着卫芷兰娇羞的俏模样,透着两人的缝隙,沿着那羊脂玉般的雪白肌肤一路而下,那丰盈的**半遮半掩,好似在藏猫猫一样,让人心痒难耐。

别提这个,……提这个卫芷兰就心里恨得痒痒,以前感觉还没什么,但嫁给了冷卓之后,这个可就是大问题了,这混蛋居然将自己放在好几个女人之后,她心里能得劲才怪。

“哼哼!”卫芷兰轻哼了两声,一转头,直接朝着冷卓的胸。就张开樱口咬了下去。

池城西十里,有一座小镇,叫做盐镇,如果说池城是盐都的话,那这盐镇就是这盐都的一个贸易市场,在池城内找不到的商铺,客栈却是尽数安排在了这里,各家的盐货买卖却都是在这里完成交易,而并非是池城。

盐镇西有一条水量不算小的河流,在盐镇这里拐了一个大弯子,而后朝着西面流去,而这条河流除却是盐镇重要的水源来源,也是不远处的池城的汲水池。

清晨的阳显得有几分慵懒,散出柔和的红色霞光,照亮了整个小镇,不过眼看太阳升起老高,但街面上却依1日少有人走动,连两侧的店铺都少有开放。

换成是往年,不论风雨寒雪,这里可都是天未明就已经熙熙攘攘,车如流水马如龙,但是随着中州自勺动乱,朝廷禁盐令的下达,却让这里难得的放了一个大假,而那些紧闭大门的铺子,就是各家的盐货铺子。

盐镇街上的一家客栈内,一身火红武装,紧致皮甲勾勒出完美的身段的女子坐在空荡的桌面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粥,眉头却是皱着越紧,而在旁边的桌面上,还有三个正同样样貌不俗的清秀少女,在囫囵吃着,却是少了几许恬雅。

这一行却是从帝京一路尾随而来的西门婉儿一行,西门婉儿追随冷卓一路出了帝京后,并没有直接跑到冷卓的车队里,她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冷卓在西门吹雪的事情上一定对她有所隐瞒,如果她跟在他身旁,那样很可能会打草惊蛇,就算两人真有关系,也会为了躲着她而不见面,所以她决定暗中尾随。

但是眼看着都过了半个青州境了,那边依1日半点消息都没有,西门婉儿自然也有些急了,如果她大哥去了草原,那么如果要跟冷卓碰面,自然是在京畿,或者青州北,越往南,她的算盘就越是空了,也难怪她会这般愁眉不展。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两人只是泛泛之交,不可能,虽然她有好几年都不曾见过那位大哥了,但是她大哥的性子可是独的很,这两人之间肯定生过什么事情。

纠结,说的就是此刻的西门婉儿,不过就在西门婉儿将那没怎么动过的清粥放在桌面上,愁云不展的时候,粥碗内,那清粥却是泛起一丝丝的涟漪,而且那涟漪越来越激烈。耳畔边,似乎有隆隆的震动声传来。

那三个快吃过早餐的女侍卫对望了一眼,一人飞快的出了客栈大门,而后一个跃起,翻身上了房,而一个略显年长的美妇上前,道:“小姐,好像有大队骑兵经过,听这声音不下万众,好像是朝着咱们这边来的!”

“哦,会不会地方军团的骑兵?”

“不像,驻扎在此处的准水军团只有侦骑,却没有大的骑兵编制,听这声音数量完全不是准水军团能有的,何况听声音,好像是从西面传来的,昨晚上,这里掌柜可是说,西面最近有一支唐军出没!“

正说话间,那翻身上房的女侍卫已经再次进了客栈大堂,脸上略显急切的道:“小姐,情况不妙,来的好像是李唐反军,看样子,骑兵数量至少有万骑以上!奔着咱们这边来了!”“不行,得赶紧离开这里,这盐镇连像样的防卫都没有,外面只有一个旅团,根本就挡不住!”

“我们往哪里走!去池城?”西门婉儿年纪虽长大了些,但毕竟没有见到过这种阵仗,也是有些慌乱的问道。

“不,池城虽有守军,却不是最好的选择,我们朝着北,游过那条河流,我想唐军此刻的目的应该是池城,而且他们都是骑兵,应该不会渡河朝北,咱们应该可以避过去!”

盐城城头,冷卓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亲眼看到那被囚笼八城困了五百多年的前朝遗民,据冷卓的了解,天龙一朝之前,李唐可统治山河八百年,尽管末尾的两百年,是节度害据,李唐皇室早无强盛时的力量,但也没无能到如汉末的那几个被人随意废立的小皇帝的局面。

任何一个王朝似乎都逃不过那盛极而衰的轮回,而天龙帝国已存五百余年,从某些角度上看,似乎也踏上了李唐的后路,而这一次只是双方调转了位置,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了把。

滚滚的铁骑,不下上万,虽也是铺天盖地的,但是比起冷卓在草原上动轨数万,要不就是十万以上的胡骑,这上万骑兵倒是不算什么了。

但跟革原上的轻骑不同,这上万骑兵所造成的声势可是惊人,那奔腾的马蹄践踏着大地,从远处传来大地波动居然让人有一种数万骑兵在奔腾的感觉。

冷卓细眯着眼睛,望着远处狂奔而来的骑兵,在阳光下,这些骑兵身上的铠甲居然闪动着一种耀人眼球的光芒,而那些骑兵的坐骑似乎也并非寻常的骏马,而是魔兽跟马匹杂交出来的半魔马。

“嘶,是李唐反军最精锐的御林骑军,明光重甲铁骑!”一旁的天延却是倒吸了。冷气,说道。

“明光重甲?“我靠,好像在他那个世界,大唐中最无敌的骑兵也是明光重甲骑兵。所谓的明光重甲,是一种全金属铁甲,甲重六十六公斤,全覆式鳞甲,由于制工精细,打磨精良,所以甲叶闪烁光芒,当然那胸甲上整块的护心镜更是耀眼,据说跟明光重甲骑兵对战时,很容易被那光晃了眼,而在瞬间就能决出生死的战场上,眼睛刹那的失明可以说十分致命的。

“恩,李唐反军重设天下七十二折冲府,御林九禁卫,而这明光重甲,就是九禁卫之一的明光卫!也是李唐反军最精锐的兵马之。”“这个我可以理解,不过我很想知道的是这万骑身上的那套明光重甲,还有他们的那独角战马是哪里来的,就算是攻破了囚笼八城,占据半壁中州,但这好像明显是李唐才会穿着的甲胄,中州两大军团的铠甲可是以黑色为主,短短的两个月时间,不可能锻造出这上万精甲来吧!””两个月自然不可能,不过上百年的时间总能凑的出的,你真以为那囚笼八城真的能困得住人?“

“呃!”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听着好像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似的。

“不好了,他们居然朝着盐镇去了!”一旁的卫芷兰突然叫了一声,脸上有一些惊慌之色。“怎么了,盐镇,这附近还有镇子么?”

冷卓一脸纳闷的道。

“恩,池城西十里就有一个镇子,也是池城最主要的贸易集市,同时也是池城最主要的水源来源地,不过那里本身是因为贸易而形成的镇子,却没有太多的防御设施的!”卫芷兰好歹出身国公府,卫光可是帝国统军次数最多的统帅,而卫芷兰耳濡目染的,自然对这些有不少的了解。

“哦?”

“哎呀,你不知道啦,池城因为堆满了盐山,所以城的下方水都是咸的,根本就不能喝太多,而城内主要的水源都是用水车从盐镇西面的河流运送过来的,别看盐城下有数万大军,但没了水源,也支撑不了几日的!“

“我靠!”冷卓本来以为这盐城城宽墙厚的,那一万骑兵能干点嘛,没想到这池城居然只是一个纸老虎,中看不中用啊!

娘娘腿腿的,本少南下回封地而已,用的着这么波澜壮阔么!

第四百一十四章金钱堆起来的无敌城防

“不用太过担心,就算城下数万大军都溃败了,他们也打不下池城,何况这里可是青州内陆,他们不可能滞留太久”

“何况池城的防御虽说不能跟帝京万龙城比,却也是青州数一数二的要防,别说是反军只有一万铁骑,就算是在多十倍只要他们敢攻上来,我也保管叫他们有来无回”天延自信心爆满的道。

冷卓听了却是颇为不屑的道:“人家根本就不需要攻城,只要将你这池城一围,断了你的水源,这宽阔的城墙可就成了人家的监牢没有水,你能撑得住几日。”

天延却是一笑,道:“池城最大的弱点就是水源,不过你会认为我们全无半点准备么,我们还没有那么鼠目寸光,在脚下,那厚厚的盐层之下,使用巨石修筑的地下冰窖里,存储着五十万块巨大的冰砖,每一块化出的水足以供应五百人每日所需”

“而在那巨大冰窖的中心位置,常年都会冰冻一些牲畜,作为日常储备,而自从中州半壁陷落以来,我四大家跟其他盐商就购置了二十万牲畜,让人用盐腌制,而后存入冰窖附近的仓禀中”

“除此外,就算不算最近收罗的粮食,仅是平常储备粮秣,也足够池城供养五万大军三年,而现在就算是供养十万大军五年也是轻松”

“而且就算城内冰砖用尽,我们也并非全无办汲水,至于方请恕我不能相告,只一点,反军想要破池城,不付出惨重的代价,休想踏入池城半步”

“而且,你以为帝国会放任池城陷落么,要知道这里可是青州西部通衢,无论是南北,东西官道都从这里交汇而过,如果被唐军夺取这里,往东可威胁运河,切断南北,往北可北上云州京畿,往南可威逼淮南,高邮,夹击洪泽,一旦三府陷落,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么”

天延正侃侃而谈,一副显摆的样子,看的冷卓很不爽,不过一旁,冷卓却发现那城墙上的一些巨大的箭塔中腹,居然不断的有弩车被推出来,然后被守军士兵推上城头垛口。

嘶,冷卓突然倒吸了口冷气,五米就有一辆精钢床弩,十米就有一辆霹雳车,我x,这也太奢侈了点吧。

床弩,大型的攻城防御器械,按照体积大小,可分成不同的样式,而大型床弩通常都会加载在一辆可移动的推车之上,可调整高度,角度,这种大型床弩不贵,算上推车,也就三百金币冒头。

云天要塞富有吧,号称帝国第一雄关,话说这床弩都不敢摆的如此密集,而且那才还是一面关墙的,而这池城可是四面城墙,只目测,这一面城墙就不下八里,四面加起来十六公里,每公里摆放二百架。

那就是三千两百架,光是这弩车就价值百万,不过这还不是大头,大型床弩的弩箭可是那种长七尺的铁矛,就算最便宜的一支也得一个金币,而显然这里使用的弩箭都是上好的精钢箭头,少三个金币根本就拿不下来。

一支三金币,三千两百架,一轮就是上万金币出去,冷卓以为自己已经很有钱的,此刻看到这池城的防御才明白,自己很穷,真的很穷。

确实,想要攻打这种里面居住着一群钱多的变态的盐商的城池,这不是一般有难度的事情,光是砸钱就足以砸晕你,而且冷卓丝毫不怀疑这种弩箭在地下有庞大的存储,估计用来武装长枪兵,武装个几百万怕是没问题。

也难怪人家有恃无恐了,搁着谁都禁不住这钱砸啊

冷卓还在震惊城头上的奢侈布置,而下方,那一万明光铁骑却是分出一支,朝着盐镇狂卷而去,在盐镇,虽有淮水军团的一个旅团驻扎,但是这个旅团可全是步卒组成。

帝国二十五支地方军团,都是按照地域不同而有不同的配置,比如说这淮水军团,主要驻防济阳府,曲埠府,淮南府三地,而这三地多山多水,自然不适合大规模的驯养大规模的骑兵,所以是以步卒为主,兼之水军。

盐镇可没有池城的防御,因为那里不过是一个贸易集市。

唐军明光重甲的统帅是一个清秀帅气的男子,乃是唐皇的胞弟,李基,一个天生的怪胎,看着柔柔弱弱的好似一个儒生才子,但一身力气却奇大无比,擅用一柄丈许的巨型唐刀,重达五百斤,上面雕刻着一种力气奇大的兽,霸下,龙之九子之一。

李基虽是唐军明光禁卫的统帅,但却更象是一个猛将,此刻大部兵马却由副帅统辖,在池城外三里摇摇对峙淮水军团,而李基却跟一个冲锋武将一样带着两千部下冲向了盐镇。

两千重甲铁骑,面对四千淮水军团的步卒,不用看都知道结果,屠杀,一边倒的屠杀。

驻扎在此地的旅团旅团长好歹也是地灵级顶阶的强者,但是迎上李基,居然连一刀都没有防住,巨刀霸下,也是一口圣兵。

昔日李唐京城长安被攻陷,皇宫被捋掠一空,但是大唐兵库内的登录在册的二十二把圣兵,追查到下落的却只有十三把,余下九把却是下落不明,追无可追,因为那一晚,长安皇宫被一把火点燃,烧光了大唐八百年的繁华。

冷卓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惨叫声震天的盐镇,道:“就这么看着那边的士兵被屠戮”

天延却是摇晃着头,道:“没有办,如果来的是其他大唐兵马,还能去救,但是面对明光重甲,不依托池城的防御,以淮水军团的战力,去了只能是送死,就算是我带着盐蜥骑兵团出去,估计也免不了落败,全军覆没”

“真的有那么强”冷卓也是颇为诧异,这李唐好歹也是被囚禁数百年,缺衣少食不说,各种物资都是十分匮乏,能活下去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有这种可怕的战力。

“恩,别小看了那群罪民,被囚禁的五百年里,他们可是无时无刻不在妄想着复国,而且你没听说过,越是艰苦,越是能锻炼出强悍的战士,相比起有着强大信念,每日都在不断的锤炼自己的罪民,帝国却沉浸在一片繁华之中,否则你以为为什么才不到两个月大半中州就陷落了。”

冷卓倒是能想象得到,穷山恶水多刁民,中州虽是土地肥沃之地,加之曾是一朝帝京,京畿之所,民风应该不会太强才对,但是人为的因素,却制造了恶劣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繁衍下来,那得需要怎样的意志。

李唐,或许覆灭天龙帝国的就是它了把

四千步卒,以摧古拉朽之势横扫,前后居然不过两刻钟,可见唐军之彪悍,冷卓现在终于理解卫国公会如此忌惮李唐的原因了,甚至不惜开始调集在幽州北部的兵马,放弃万兽山北大片占有之地,也要回军先灭李唐的缘由。

“咦”冷卓从身上拿出一个望远镜,这玩意早就在泣血谷的时候,冷卓就弄出来了,麾下将士多有使用,在看到那远处出现的一串车队,冷卓好奇的用望远镜朝那边望去。

半晌,冷卓扭过头,道:“盐镇内难道也囤积了大批的盐么?”

“没有,盐镇只是用来交易的地方,盐货却需要从池城运送,不过……”天延说着,道:“不过盐镇那边也有一批盐货,本来是打算运往西部的几个城镇,用来储备的”

冷卓眉头皱起更甚,但随即就舒展了开来,笑着道:“看样子,唐军也知道拿池城没有办,选择了退却”

“走,马上就走”唐军渐渐的消失在地平线上,再也看不到影子,而冷卓却是回了天府之后,就立刻嚷嚷的道。

卫芷兰却是瞪大了杏眼道:“你发哪门子神经,外面唐军还不知道退没退,咱们现在就南下,你就不怕半路上碰到唐贼”

“哼,我怕继续呆在这,死的更快”

“你什么意思?”卫芷兰愣了一下,显然不明白冷卓话中的意思。

“马上去跟你那个天大哥告个别,就说我们急着赶路,就不多留了,还有唐军这次离开,估计短时间不会再来了我去外面让大家准备车马,在城南等你”

城南,冷卓一行陆续出了池城,而卫芷兰却是一脸怏怏不乐的,看着冷卓,道:“为什么突然要走,给我一个理由,别跟我说你在无理取闹,或者只是在闹别扭”

冷卓却是回头望了一眼池城,道:“哼,我可没无理取闹,你以为刚才那些都是偶尔”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记得在进入池城的时候你跟我说过,中州本身不产盐,而储备的盐最多支撑两三月,连这个冬天都过不去”

“那又怎么了”

“中州食用的盐,十之七八是淮盐,这也是池城被称为盐都的最大原因,因为每日这里的盐贸易就犹若一条金河在流动,禁盐令,可不光光是让中州的李唐反军头疼,也让某些人肉疼的很”

“你是说?不可能?”卫芷兰如此聪慧,冷卓说的又这么明显,又怎么猜不出冷卓话里的意思。

“反正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只想快点回封地,当我的逍遥侯爷,不过那个家伙确实让我很不舒服尤其是看你的目光”

卫芷兰狠狠的白了冷卓一眼,这个家伙,八成是在吃醋居然还搬出如此多的理由,真是服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