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七百三十章兵不血刃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35 字数:3226 阅读进度:723/1116

第七百三十章兵不血刃

薛仁贵这一戟,乍一看惊天动地,卷起盈天风浪,但一眨眼的功夫,四周却又是归于平静,似乎都没有发生过,不过就在脑子力跳过那么一丝念头,却又是变相徒生。

岩石巨蟒本身就身长四十余丈,腰身有蛮牛粗细,加之身鳞片犹若坚石,更显臃肿,所以薛仁贵在岩石巨蟒身前,当真是一个蚂蚁站在大象面前,而岩石巨蟒七寸所在,对于薛仁贵来说,却是一处不小的空门。

空气中,突然刮起一道微风,而那空间好似被人突然撕开了一个缺口,那虚无的空间就好似无尽的黑洞,不断的吸扯四周的空气,形成一道漩涡,而这漩涡几乎就在岩石巨蟒的身前,强大的吸力直接让岩石巨蟒无法轻易躲闪。

而就在岩石巨蟒被缠住的瞬间,从那虚无之中,却是在一片呼啸声中,飞射出六道旋转的风羽,正是之前消失了的六翼风幻斩。

作为一头野外魔兽,而且还是一头王兽,岩石巨蟒可是经历多少次战斗才有今日,所以危机感十分强烈,但是岩石巨蟒此刻却被那虚无之洞内的吸力吸住,而且这虚无之洞就距离它没有三丈远的地方,他虽然感觉到了危机,却是根本就没法去躲避。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六道飞幻斩应声没入岩石巨蟒的身体,也就在同一个瞬间,岩石巨蟒那张开的血盆大口中,一道异于其他石矛的一道金光飞射而出。

噗,龙有逆鳞,蛇有七寸,岩石巨蟒的石鳞护甲虽不是坚不可摧的,但是也是防御力惊人,加你就算是重创一部分,也无法对岩石巨蟒造成多重的创伤,但七寸之处可不同了,这里可是蛇类的命门所在。

薛仁贵这一击可谓是动用了最强的力量,而且是直接命中命门,岩石巨蟒就发出一丝长嘶,鲜血喷涌如泉,那若大的身体软塌塌的朝后倒了下去,干净利落的让薛仁贵都有点目瞪口呆。

薛仁贵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可不代表着六翼风幻圣兽也没有看透其中的要害别愣着,看到那道金光了没有,那才是这个家伙的本体,外面这一层顶多就是一层皮囊快,追去,我要用那个家伙的身体重塑我的身体。”

薛仁贵有些惊讶,心中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朝着那金光飞射的方向追去,至于下方的李唐军,薛仁贵却是没在放在心,辎重几乎全都被大火罩住了,根本就没救了,至于那些残兵,就算逃,也不算多大的威胁。

白原县城,作为丈原郡东部大县,白原县毗邻南杏府地,也是两地来往必经之地。

在白原县城,驻扎着投效尹平的一个子爵,因为靠着南杏府,所以此处驻扎有一个大旅团,下面的士兵也有一半是私兵老底子,战斗力还算可观。

本来当初跟随千月伯爵造反的时候,钟山子爵穆长山还是意气风发,大有弄出个开国功勋来当当的念头,但是现在他的这个念头却是被打破了,尤其是当听到斥候所讲,南杏府发了大军,更是面如土灰,颓然坐在了椅子。

“完了,完了,全完了……”

穆长山完全的手足无措,更是失语了,嘴巴里除了一个劲的念叨完了完了,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话,而在一旁伺候的穆老管家,看到老爷这般模样,一也不该如何是好了。

就在这时候,从厅外却是步履匆匆的走进来两人,一前一后,一男一女,男子剑眉大眼,炯炯有神,一身的豹子甲,却是威风凛凛,尤其是那精气神,更好若一头豹子一样,颇有一股子气势。

男子侧后则是一个少女,少女也是同样一身甲衣,甲裙,依稀长发束在肩后,腰间挎着金刀,却也是英姿飒爽,而且别有一番巾帼女雌的英气跟窈窕性感。

“父亲,听斥候回禀,南杏府平安侯麾下兵马已朝我白原郡城而来,城中将士都在等着父亲聚将点兵,鼓舞士气”穆九州看着穆长山这般失心疯的样子,不由地的提高了嗓门,大声的道。

穆九州这么一喊,倒是将穆长山给惊醒了,看着的一双儿女在身前,穆长山却总算有了一丝主心骨九州,河儿,你们刚才说为父有些失神了,没有听的清楚”

穆九州看父亲回过魂来,这才开口道父亲,敌军已到城外五里,正在安营扎寨,父亲身为最高的将领,理应击鼓聚将,商量对付城外敌人的法子,并且还要想法子鼓舞一下士气,毕竟之前东湖两次败北,逃回的兵卒在军中四处散播谣言,颇有些影响”

穆长山却是听完穆九州所言,却是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道打不过的,那个平安侯这次来势汹汹,光凭我们根本就打不过的”

看着父亲一个劲的摇头,少女穆河却是心里老大的不爽快,顿时往前一站,道父亲,还没打过,您就打不过,这可不点都不象几个月前的父亲”

穆长山被女儿鄙视了一下,却是没有叱责,反而是摇头道但凡有一点胜算,为父也不至于如此,那平安侯虽年纪轻轻,但却不是凭祖荫封侯的,剿泰山匪,还在边军中打熬一年多,面对草原东胡人屡立战功,这才破例封侯,虽说这些大多都是流传”

“但是襄阳之乱,平安侯率数百私兵,连同一些临时征募的战士学员,居然接二连三败李唐叛军,最后直接扑杀襄阳城,一战而定楚州大局,数月前,圣教叛乱,楚西贵族一并叛,帝国主力被前后夹击覆灭在西岩府梓丘等地,然在云县,平安侯又领数千辎重兵马在云县力破圣教十万大军”

“轮城防,白原城比之襄阳,差之百倍,论之兵力,我们跟圣教大军相差二十余倍,而且平安侯麾下还有天灵高手,而我们穆家,只有三个地灵高阶供奉,如果我们守着这里,还有些意义的话,那也就算了,尹平那个老家伙是不会派人驰援的,他就算派人,也是肉包子打狗””那照父亲这么说,我们还不如直接给捆了,然后开门主动出城请罪去了,不就是一个破侯爵,有了不起的父亲你如果怕了,我就跟大哥去聚将守城,定叫对方在这白原城下砰的头破血流,就算最后不敌,也要咬掉对方三斤肉来”

穆河斩钉截铁的说着,看外表,穆河长的斯斯文文,还有点软,没想到,却是外柔内刚,性子直爽,而这话自然是一句不落的听在悄然而到的冷卓耳朵中。

穆长山无心在战,冷卓自是乐得如此,不过看样子想要兵不血刃拿下白原县,还得弄服两个小的,想到这,冷卓却是会心一笑,没在隐藏,一个瞬移出现在厅内,啪啪的鼓起掌来。

突然出现的掌声无疑让穆家下全都吃了一惊,纷纷侧目望向冷卓,蹡踉一声,穆九州腰间的长刀却是已经出鞘,而穆河的玉手也搭在了刀柄之,一双美目闪烁着精光的看着冷卓。

“你是谁”

冷卓完全没有将两哥妹两放在眼中,径直的坐了,端起桌有些冷掉的茶,抿了口,这才抬起头,道我是谁,我就是你刚才要咬掉三斤肉下来的那个人,啧啧,没看出来,穆柔柔弱弱的,张口就要吃人啊果然是女中豪杰”

听到冷卓自曝家门,穆家三人顿时又是脸色大变,坐在首位置的穆长山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冷卓,道你真是冷小侯爷”

“,对本侯爷的事那么了若指掌,就没弄个画像来认认”冷卓反口问道。

我弄你画像干嘛,再说这些事闹的沸沸扬扬,他想不都不成,不过这话他只能憋在心里,而是道侯爷这突然出现,却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不知侯爷这突然来此,有何指教”

冷卓看了一眼穆长山,如果不是之前听了这个老家伙的话,他还真会被对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给唬到那本侯就直话直说了,穆子爵,你跟随千月伯举起造反,这可是要灭九族的大祸,如果这千月伯有能耐,能打出一片天,那也就是罢了,你跟着他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但很可惜,这千月伯成不了事了,所以啊,你继续跟着他,也没有来出路,本侯也不废话,只要你肯投降归顺,既往不咎,至于你举旗造反一事自是千月伯逼迫,你虽有过,但是将功补过,却是可抹平了此事”

“哼,说的轻巧,你也说了,我们这是造反,灭九族的事,谁你这会这么说是不是唬弄我们,一旦我们让出白原城那岂不是任你鱼肉”穆河牙尖舌利的反驳道。

“河儿”穆长山毕竟是个老油条,让穆河闭口之后,这才笑着道我自是侯爷的,但是空口白话的,就算我同意,但是我下面那些人也不一定认同……再说,侯爷也不一定能代表帝国的力场”

冷卓呵呵一笑,道穆子爵说的没,本侯是不代表帝国,不过帝国似乎也管不了这么远,所以啊,这楚州本侯说你没事,你就会没事”

第七百三十章兵不血刃

第七百三十章兵不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