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九百二十章 司徒雪发飙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46 字数:3372 阅读进度:913/1116

第九百二十章司徒雪发飙

扬州数日,死者过万,而得瘟疫者不下数万之数,这残酷的现实让扬州城顿时陷入一片动dàng的恐慌之中。「域名请大家熟知」&更新**

轱辘轱辘,一辆辆豪华马车在一干供奉,护院的保护下,出了扬州城,在瘟疫不可避免到来时,满扬州的有头有脸的贵族豪mén,世家大族纷纷避出扬州城,希望远离这座被瘟疫看中的城市。

可以说这是一切灾难的开端,因为这世家大族的逃难,很快就让恐慌散布的更加广泛,越来越多的百姓想要出城,因为只在这几日里,城内粮食,蔬菜的价格已狂涨十数倍,就算扬州百姓手中都有一些积蓄,也扛不住如此高昂的物价。

何况,越来越多的人感染瘟疫,而官府却只懂得抓人,封锁街区,却不做更多的防范措施,这就好似在任由瘟疫干掉这一片区域所有的人。

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人被组织起来,去处理一下那些死在瘟疫中的人,但随着不少卫军士兵也不可避免的染上了死气瘟疫,身体快速的干枯起来,卫军对瘟疫的惧怕已到了一个临界点。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在这里冒着瘟疫传染的危险卖命,那些当官的赶着转移家产,逃出城去,你们逃就逃了,还敢拦着老子将家里人送出去,干他娘的!”

“五叔,城mén那边拦你了?”

“他***,这帮子浑球,居然跟老子说什么城禁,没有上头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城,我靠哩,老子亲眼看到那些乘坐着豪华马车的人穿城而出,怎么就城禁了!”

“那现在咋办?城里的瘟疫好像范围越来越大了,昨个走马巷那边也发现瘟疫了,咱们又有几个兄弟倒了!”

“干他娘的,这扬州城不能再呆了,小十八,你去召集兄弟们,咱们得合计合计!”

扬州城大,除却西城码头区,另外三城各有三座出城的城mén,城南,雨润mén,位于东南角mén,虽不及正南mén宽大高耸,却也是小有规模。

而此刻的雨润mén,却是架起了拒马,栏杆,将城mén前方隔出一个隔离带来,不过守卫城mén的不在是那些普通的卫军,而是由一些jīng锐的卫军心腹以及各大家族的族人守卫着。

“大人,大人,街面上有数百人朝着咱们这来了!那些人派人来说,他们都是卫军的士兵,请求大人能够让他们的家人出城,这样才好安心效命!”

“真是岂有此理,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只为自己的家人考虑,如果他们家人里有人染上了瘟疫怎么办,如果瘟疫扩散出去,那岂不是害了更多的人,告诉他们,让他们乖乖的回到家里去!”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般办吧!”

那传话的shì卫也是心中颇为非议,昨天城中有一个世家大户出城时,您可不是这般说的,当然这话他可是不敢说出来,连忙点头,奔了出去。&更新**

城mén口,已是剑拔弩张,传话的亲兵shì卫下了城楼,来到人前,道:“各位兄弟,话我已传给大人了,大人说,值此关键的时候,还请各位以大局为重,还是回去吧!”

“这么说,大人是不顾我等死活喽!”老五紧咬着牙齿,一双虎目看着对面说话的亲卫,一字一句的道,而老五身后,一干人纷纷上前,单手放在了刀柄之上,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迹象。

“你们还想动手不成,告诉你,我们这可有地灵强者坐镇,你们敢luàn来,哼哼!”

老五闻言,面sè确实一变,死死的望着对方一眼,半晌这才压抑自己的怒火的道:”兄弟们,我们回去!”

“五哥,这事就这么算了!”

“算个狗屁,不过咱们这点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回去,叫上其他营的兄弟,将老百姓都煽动起来,妈个巴子的,好话好说的你们不听,那就别怪老子来硬的,你不给兄弟活路,五爷就跟你玩命!”

“好,就听五爷的!”

这位老五昔日可是hún迹城中的大húnhún,在城南也算得一号人物,后来huā了些钱进了卫营,靠着直爽,讲义气,很快在卫营中就拉拢了不少人,尽管当了官兵,但是一声的痞xìng却没有多少收敛,算个一个兵霸。

虽没多高的职位,但号召力却不低,加上如今城中的现况,却是让老五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人物有了登场的机会。

老五在营中位置不高,所以jiāo好的对象最大的也就是副队正,至于营尉那已算是他需要仰望的天了,不过眼下这时候,往日里的管着兵的营尉可没几个来管他们,所以老五的串联很快就得到了不少的人的支持。

象他们这些卫营的士兵,大部分都是来自这扬州城中的青壮,听老五添油加醋一说,顿时人情jī愤,他们这些人可是整日里跟瘟疫直接打jiāo道的,可是知道这瘟疫的可怕,而眼下这情况,留在这扬州城,可是十死一生,谁家里没个家人的。

眼看着上头不将他们当人看,他们还效屁个命啊!

不得不说老五这人很会煽动人,没多时,不少卫军士兵都被他煽动了,而之后的事情就更好办了,他们这些人分头扛着锣,在所巡逻的大街小巷上一通喊,顿时那些被弹压在家中,甚至有些都已经断了粮的百姓顿时从家中涌出。

扬州城已不是能呆的了,想活命就能逃出去,虽然这念头,很多百姓都想到了,但奈何他们没个组织,甚至连mén都难出,但此刻,却是卫营士兵领头,顿时无数的百姓如涓涓细流般,汇聚成大的人流,根本不需要人再去组织,就自发的涌向附近的城mén。

“想要活命的,就冲出去!”就这样一句简单的口号,就卷动了无数百姓义无反顾的冲向雨润mén。

“殿下,不好了,出大事了!”纳兰葵一脸慌张的冲入了会客厅中,司徒雪正召集着城中的一些官员为应对瘟疫进行着商讨。

“怎么了!”司徒雪虽面sè有点不愉,但是看纳兰葵那焦急的模样,却是问道。

“城东南区的百姓动luàn,在附近几个卫营士兵的带领下,冲击东南雨润mén!”

司徒雪瞪大了眼睛,连忙问道:“雨润mén的守军动手了?”

“动了,现在附近的百姓已被彻底的jī怒了,雨润mén守军根本就无法抵挡数万人的冲击,所以才会发来求援,让我们出兵弹压!”

“弹压,本宫拿什么弹压,雨润mén是谁负责的,他难道长的是狗脑子么,他怎么就敢下令对着百姓动手,他想死就去死!何必拖累别人!”

司徒雪已完全失了镇定,她几乎能够想象扬州城会变成怎样的一番模样。

“殿下,当务之急还是想想怎么平复民愤!”唐家家主在一旁道。

“平复民愤,怎么平,还不都是你们这群hún蛋,早听本宫的话提早做了准备,何至于如此,在全城戒严的时候,一个个都忙着逃走,你们也不想想,你们一个个的怕死的想跑,让下面的人怎么看,还有你,你,你,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忙着发财,粮价十天不到,跳了七八倍不止,还跟本宫说你们尽力了!”

“你们都该死!该死!”司徒雪这些日子承受的压力在这一刻全部都发泄了出来:“本宫不管了,反正这扬州败了,本宫大不了回了帝京,我看你们一个个的如何收场!”

司徒雪一通发作之后,直接朝mén外走去,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殿下,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些家伙根本不足以凭,个个都只想着自己的利益,连让他们拿出些钱粮出来都好似割他们的ròu一般,如今扬州城,我是已无力回天了!”

司徒雪咬牙切齿的说着,最后却是吐了口气,道:“你去写封信,以本宫的名义,请他来支持扬州城,现在或许也只有他能够改变这一切了!”

“那岂不是!”

“你以为我们在这还有什么可作为的么,这场大瘟疫不仅仅只在扬州城,在其他的地方也陆续发现了瘟疫,而且正以可怕的速度蔓延着,那些贪生怕死的家伙,他们带着瘟疫到处的跑,根本就控制不住,这个时候,除非能以铁腕手段,否则很难恢复秩序!”

“总不能为了我帝国,就让数百万百姓殉葬吧,而且本宫也没有这么容易就认输!我会卷土重来的!走吧,咱们先回北方,经过这么多事,我算想明白了,手中没有兵权,做什么都会束手束脚,如果此刻扬州城里有上万忠于我的将士,也不会变成眼下的模样了!”

“那唐家?”

“他们会看着办的!”司徒雪显然对唐家也很失望:“准备一下,我们今尽快出城,晚了,怕这城就难出了!”

司徒雪放弃了扬州城,而在扬州这些日子她终于领会了一个道理,没有兵权,在这luàn世就做不成事,冷卓敢这般狂,敢公然立国,甚至能在他控制的地方实行禁足令,靠的就是手中有一支听令的大军,而她手中除了几百公主卫队之外,什么都没有,所以她注定了会失败。

不过她不会就这般认输,她早晚还会再回来,而在此回来,她将不会是孤家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