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一千章 百将齐聚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49 字数:3155 阅读进度:993/1116

川中蜀地,这一片富饶的天府之国,也是帝国九州之中,疆域最辽阔的一大州,长久以来,帝国能掌控的区域也只局限在天河在天府南北的几条河流两侧,并向这几条支流上游延伸。

这一片地域历经千多年的开发,已是一片熟地,少有蛮人,而这一片区域,被划分为八府,也就是如今号称天府的八府蜀中,蜀中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素来跟外州阻隔,而这个屏障,一直是蜀中远离战火的原因。

但是自从帝国五五九年以来,蜀中战火就不曾中断过,在朱雀战争中败退回湘水以西的圣教军从水道偷袭了蜀中平阳,而后以此为根基,入侵蜀中,先后攻占蜀中八府东部三府之地,并且在更多的地方跟蜀军贵族兵马纠缠。

而如今蜀中八府,已有近半疆域被圣教拿下,而蜀王军在经历初期的溃败,接连丢失郡县后,终于站稳脚跟,利用精锐的贵族边军稳住了局面,而这几年,两边虽时常有战事发生,但是互有胜败,打了个旗鼓相当,难分高下。

在大楚建业二年,圣教在蜀中立国,拥有蜀中三府加上楚州两府,五府之地,不过对于没有天险,一马平川的湘水平原来说,防守并不容易,所以圣教的重心渐渐转移至蜀中,对楚州两府只是是维持。

天河水,在这片巨大的盆地中滚滚流淌而过,就好似人的血脉一样,输送着养料,滋润着这片天赐土地,想要出川,最快捷的工具无疑就是船,尽管蜀中被两个势力分成两半,但是随着局势变稳,那些有能量的商人们很快就打通了门路,进行着危险却又暴力的贸易。

尽管在年初,大楚突然对圣教发难,两月之中,夺走了圣教在楚州的两府地盘,但是圣教国上下对此却只是一番叫嚷外,就没了下文,而天河的江面上,往来大楚的商船却是逐渐多了起来。

蜀中产出丰厚,而且有天险为屏,加上人口稠密,资源丰盛,圣教国虽丢楚州两府,非但没有国力下降,反而因为收拢了两府强兵,不用耗费大量的粮草,反而让圣教国实力又抬高了不少。

跟大楚之间早晚会有战争,但是在这之前,吞下蜀中余下的几府膏腴之地显然比征伐大楚更吸引人。

一艘蜀中的雕着麒麟木雕船首象的大船停泊在沿岸的码头上,这条大船从最西的雅安城码头出发,一路穿过蜀王管辖的领地,在大渡口这个两势力分割的城上停靠,这里已算是圣教国最西的地盘,而这里在这数年里,已是三次易手,而河对岸,就是驻扎有蜀军的大军营。

在这里,船上一些货物被卸下,而后又有不少的货物被装载上船,力夫们好似蚂蚁一般来回,而这艘大肚子货船的水线也一点点的沉下,这艘麒麟船在蜀中可算是通行无阻,因为很简单,这船乃是蜀中安家的船。

蜀中安家,可算是一个传承八百年的老牌家族,在盛唐时期,安家是蜀中一大蛮部,乃是诸多部落共推的蛮王,后来,安家一位族祖迎娶唐的一位公主,自此蜀中才罢了刀兵,在这位公主的努力下,蜀中这才算是太平,这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曾经出过数任蛮王的安家,渐渐的被融合。

天龙帝国立国之后,能快速定蜀,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安家,至今安家还有天龙帝国开国皇帝钦赐的丹书铁券,安家在蜀中的地位就相当于,朝堂之上,四大世家,四大豪门的能量,而且无论是蜀中八府,还是外八府蛮地,安家都吃的开。

麒麟船甲板上,面朝江面一侧,一袭青衫文士打扮的贾诩望着滚滚的江水,而在她身边不远,却是身高八尺有余的英俊大汉,虽没着甲,但是身上的英武之气却是不同凡响,这大汉不是别人,却是在西凉纵横的无敌战将吕布。

“这蜀中果然是富庶,要是能入蜀中发展,可比起在雍州那高山草原上强出老多!不知道少主何时才会对这里下手!”

吕布如今也算是割据一方的强人,本来吕布是在凉亲王麾下,但是自从唐军对凉州大军出兵,吕布虽是在沙场上无所匹敌,但是一个人再强大也架不住大势所动,凉王大军根本就敌不过李唐大军,几场重要战役下来,凉王这一路算是垮了,只有残兵败将退往戈壁沙漠,以及更远的西面,苟延残喘。

而贾诩则策动吕布杀入雍州,雍州多高山大川,到处都是成片密林,人烟稀少,在这躲过李唐后,在雍州西部占据了一块地盘,算是扎下个根基,不过雍州这地方实在不是发展之地,所以贾诩有心入川,在前年的时候,贾诩总算是跟楚州这边建立起了联系网,虽说因为隔着一州,但消息也算来往频繁。

贾诩眯缝着眼睛,道:“快了,从少主来信里透露,明年应该就要入川了,听说南面那条路要打通了,不过咱们想要入川还得费些周折,这一路南下,可是发现了不少唐军,我看,不止是少主在打蜀中主意,李唐也在图谋蜀中!”

“蜀中之地,四面环山,能进入蜀中的通道,唯有咱们南下的剑阁天险,再有就是山间走马子午道,还有就是脚下这条天河水,不过听说天河出川口,也是颇多激流,如有防备,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子午道难行,入川只有走剑阁以及天河水道,如今天河上下,唐军水师不济,这一条道显然走不通,唯有剑阁可走,不过这剑阁可是驻有重兵把守,想要拿下可不容易!”贾诩穿剑阁而下,对剑阁关可是仔细打量过,但对于拿下这座最险峻的关隘却是没有太多的主意。

毕竟对蜀,贾诩了解不多,这两年虽经营了些人脉,但是想要夺下剑阁重关却是没有几分把握,不过这剑阁又不得不拿下,如果被李唐抢先,他们就会被阻隔在剑阁之北,想入蜀中,可就千难万难了,同样的,如果他们夺占剑阁,就能封住李唐南下的通道。

吕布对此却没有大放豪言,实在是剑阁太险,他至今难忘那如剑一般的山峰,连绵数十里的剑阁狭道,只要一处不通,就根本无法通行,他麾下的铁骑虽利,估计在这也得碰的头皮血流。

“这事还得细细筹划,能否行得通,最关键的还是得看能否拿住安家,有了安家支持,少主进入蜀中才是如虎添翼,否则这一路可要困难重重了!”

“呵,李广那厮不是娶了安家小娘?”吕布笑着说道。

在凉,雍,冷卓麾下的战将不多,谋有贾诩,武有吕布,李广以及高顺三人而已,李广比较运气,李唐攻入雍,凉,李广的骑兵进入雍州,正好救下了安家北往的商队,而商队的头就是安家的人。

不过安家八百年传承,不断的开枝散叶,在蜀中,安家可是有好几支主脉,又有数十旁支,当然这些在地方扎根的安家还有一个长老会,单独在一处地方,乃是安家的核心,而李广娶的安家小娘不过是其中一支主脉的女儿,在安家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夔北安家在安家只是一支,只有两个长老席,虽能在安家说上话,却分量有限,关键还是得靠咱们自己,不过也亏得有这一条线,否则咱们早就喝西北风了!”

雍州大部分有人的地盘都被李唐把持着,他们也只能占据一处偏僻之地扎根,连粮食都没法自给自足,更别提兵器物资了,为了维持麾下那两万多兵马,就能贾诩忙的四脚朝天,不得半点空闲。

“开船喽!”船装满货,甲板上,一个水手吼了一嗓子,麒麟船缓缓的离开码头,顺着江水而下,他们这一次入楚,一是恭贺新朝建立,二是密谋夺蜀川的计划,毕竟两地虽有了联络,但是消息一个来回,哪怕是最快也得要两月时间,而只靠书信联络,想要配合入川,显然不现实。

而这一次,不仅仅是贾诩,吕布要入楚,高顺跟李广也会到场,除了如今投入中州李唐帝国的关羽跟韩信,差不多都会齐聚在朱雀城。

可以说为了这一次建国大典,冷卓可是将能招回的百将都召集了回来,而因为有半年多的时间筹划,时间上倒是勉强来得及,甚至连塞北迷宫沼泽,夜玲珑的父亲,在草原上纵横的哲别,多尔衮也都接到了传信,甚至冷卓专门让郑成功带着巨鲸幽灵号亲自北上一趟,将在迷宫沼泽一带打下一片小江山的亲信百将接回来。

不提在楚,扬两州的将领,就连青州的白起,赵云,张良,张飞,张辽等人也都会齐聚,可以说这是百将第一次齐聚,尽管可能会美中不足,但是已是盛况空前。

而朱雀城内,为了这盛大的庆典,更是在七日大朝后,耗费千万,用工十万,筹备这一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