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一千八十六章 嗔目结舌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51 字数:3316 阅读进度:1079/1116

演武远没有结束,两千重甲弓兵只是拉开一个序幕,紧随重甲弓兵出动的就是重盾甲兵以及重甲枪兵。

足足四千之数,横竖方阵看上去,横竖一线,金色的甲衣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金芒,盾如墙,枪如林,随着令旗翻动,鼓声随之变幻,四千兵甲随着鼓声不断的变幻阵型。

圆阵,盾甲如壁,围绕圈外,如同一座小堡垒一般,而这那些长枪就如同刺猬扎手的刺,探出这圆阵之外,斜刺而出的长枪,闪动金属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长蛇阵,一字排开,就好似一面移动的钢铁城墙,踏进间,整齐划一的步伐,发出踏踏的声音,大地都在摇晃,心都在震颤。

鱼鳞阵,交替而前,看上去就如同金色的鲤鱼迎面游来。

杀,杀,杀,刀拍打着盾面,发出阵阵的声响,震天的喊杀声更好若刀子一般刺入看台上每一次蛮族首领的心房,杀意如斯,让人心脏都不由地的一揉。

四千重甲踏着步子退出演武场,那仿若凝固的空气这才流动起来,不少蛮族首领面色有些发白,大口的呼吸着,显然刚才的那数千重甲给他们造成了不下的威压。

不过还没等他们喘匀了气息,远处,那震动大地的牛蹄践踏就滚滚而来,仿若一条火河在游动,上千架烈焰火牛战车奔跑起来,可不是刚才那阅兵时的温柔,火牛身上披挂着烈焰衣,那后方牵引的战车,也随之燃起一团火焰,奔跑中,火焰拖起一条长长的这焰尾,霎是壮观。

烈焰火牛战车在演武场前打了一个晃,就掉头而东,而在冷卓制作出来的大水屏上。却能够看到,那奔腾的火牛狂冲而来,仿若要将自己践踏成肉泥一般,心跳不由地再次加速起来。

咻,刺耳的尖啸声在耳边划过,只见在火牛跟战车顶端,好似遮阳棚一样的大木盾交错而开,分成如阶梯一般的交叠结构。足足五层,卡崩,随着左右御手推动机括,从这交叠的盾面上。顿时探出一排排犀利无比的箭头。

一层二十道箭矢,上下五层,这就是冷卓那异想天开的想法跟能工巧匠耗费了不少时间心力才制成的百箭齐发万花筒,原理差不多跟弩一样,只不过采用了联动的方式,而为了增强射程,增加攻击力,在内中还刻有大量的符箓阵法。

因为精细,这种战争兵器只有少数人能够制造。而冷卓无疑花费了相当的时间参与。

咚,那一声鼓就好似旱地拔雷,戛然而止的鼓声却是余音不绝,而这鼓声就好似一个号令,只见那冲在最前的火牛战车上,咻咻咻,一排排飞弩如蝗虫一般的飞射而出。

战车之间距离不过米许。这也是因为是演武,所以地势平整,所以看上去,这一丛挂着火焰的弩箭密集得如同雨点,交叠的弩箭,并非一波的射了出来,每一层弩箭都有那么一秒的间隔,所以射出去的箭矢如波浪一般。一波连着一波。

当然亲身战场之上,绝对看不出这般震撼的景物,这是冷卓稍微处理了一下角度,从半空中俯瞰而下,尽管只是角度的改变,但却更加的突出这一波弩箭的震撼力。

前面的火牛战车在射出这一轮攻击之后。就改变了方向,朝着两侧让开,露出后一排火牛战车,而后,就是又一波箭矢追着前面的箭矢波浪而去,一**的箭矢,铺天盖地的射出,俯瞰而下,就如同那大海翻腾的波浪,不停歇的拍打在迎面的寨子。

是的,之前被重甲弓手破坏了一座最远点的寨子,这一会却是轮到并排的四个寨子,显然这些都是早就安排好的,而这一次,又让在场的蛮族首领们心脏被蹂躏了一番。

蓬,蓬,蓬,密集无比的爆炎箭如雨点一般的炸开,密集的爆炸声就好似一场交响乐,重音节不断的敲打在心上,让人有些无法呼吸,木墙在这样的攻势下,没有坚挺两轮就宣告瓦解。

那漫天燃烧的木屑好似那黑夜的星星点点,可惜是在白天,如果是夜间,相信这一幕会更加的精彩绝伦,也更加的烟火绚烂。

整个寨子,就这般的,在一**的箭矢的蹂躏下,地面上的建筑全都残破不堪,而那些站着的稻草人,全都如同筛子一般在燃烧,或许真人不会这般夸张,但是在冷卓那几个特写下,却依旧看的人心脏骤停,也幸好这些蛮族首领各个身强体健,心脏没病,否则还真架不住这般的蹂躏。

“这也太……!”一个蛮族首领有些嗔目结舌,话到嘴边,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话语去形容看到的一切,不过他却知道,如果是自己的部落,在刚刚那一波冲锋下,活着不出十之二三,这还是运气不错的情况下。

这箭雨就如同那惊涛骇浪一般,连绵不绝,而且密集的让人嗔目结舌,几乎巴掌大的空间,就有一道箭矢飞过,而将那一**的箭矢交错起来,别说躲避,估计就是苍蝇都别想躲的过去。

要知道这木寨还有不少石头建筑,而他的部落可全都是木头,兽皮毡子,这一轮下去,就算不被射死,而要被熊熊大火给烧死。

奶奶个熊的,这大楚能闪电般的拿下数个土司领,果然不俗,想到那来自兽御门的传信,他不由地摇晃了下头,虽说十土司联军不少,但面对这样的兵马,估计……。

他没有继续往下想,因为他发现,如果是在大的战场上,铺天盖地的人群厮杀,眼前这支烈焰火牛战车,简直就是杀戮的利器,这一波箭雨下去,得死多少人啊,何况这战车显然不止这点作用,那一头头健壮的火牛兽,根本就不是身体能够阻挡。

烈焰火牛战车消失在视野之中,但紧随而至的却是一阵密集的鼓声,又将陷入沉思中的蛮族首领们给唤了过来,接下来的,却是一场规模更大的大演武,两个师团抽调八个旅团,足足四万人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大方阵,将整个演武场都填满。

四千跟四万虽只差了十倍,但是演武的难度何止提升了十倍,然而这四万兵马在孙武的号令中,却不断的秀着整齐划一的刀势,随后又是排演了十数阵型变幻,锣鼓声中,阵阵杀气隐现,看的人却是心惊肉跳。

不仅仅是下面看台上的部落首领们看的傻了,就连在帅台上观摩的大土司部落的土司头人们也都瞪大了眼睛,目光是复杂的,有震惊,有惊羡,还有敬畏。

尽管他们每一个土司领,凑出十万大军都是绰绰有余的事,因为部落制本身就是全民皆兵制度,只要成年就是一个合格的战士,而象他们这些土司领,更是建立起了规模不小的常备兵制。

训练也是有的,但他们的训练是什么,是角斗,是相互之间的搏杀,又或者去山林中狩猎,他们哪里看到过数万人一起演武的场面,那整齐划一的动作,闻鼓声而不断变幻的阵型,简直就是让人嗔目结舌。

银风儿看着下方的演武场,甚至在想,如果让自己的部落兵如这般的进行演武,会是怎么一个模样,但是很快她就放弃了这种想象,因为她根本就想不出。

演武足足耗了大半天,但效果不是一般二般的好,这一点从身边的几个土司头人的脸上就能看得出来。

“陛下,此番阅兵演武效果不错,现在那些部落首领全都被镇住了,估计没有哪个不开眼的还要想着叛变!”伍子胥笑吟吟的对着上首的冷卓道。

“是啊,陛下,我让人特意留意了一下这些部落首领聚在一块的谈话,现在估计就算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背叛我大楚!”

冷卓笑着点了点头,道:“虽说这一次演武的目的基本上达到了,但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这威示了,也要给些甜头,让这些人明白,跟着我大楚才有美好的前途,这样才能真正的将这些部落绑在我大楚的战车上!”

“请陛下放心,我等已有了准备,如今龙山道出口到达黑林部落的道路已修缮完成,物资的运转大大的加快了,现如今,整个龙山道几乎是车流滚滚,随着兵力调配结束,已开始有国商以及首批批准的商人带着大量生活物品赶来,以这些商人的手段,想必很快这些部落就会被控制住!”

“另外,从锡林到斜谷,从斜谷好上毫,以及锡林到熊山的驰道已开工,按照简易驰道的标准的话,不出两月一条大动脉就能修建完成,到时,这几郡之间的联络就能更加密切!”

“恩,后方还要抓紧,给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虽说外府跟内府之间的联络不畅,但也并非没有联络,尤其象眼前,这百万人大军齐聚,想要一点风声不漏是不可能的,何况随着从楚州不断抽调物资,这些也早晚会被人注意,一旦被大唐得知我大楚入蜀,对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冷卓说着,沉吟了一下,道:“孙元帅,家里这边就交给你了,兽御门的事得要抓紧解决了,我打算明日就带人前往兽御门,争取早日解决这个麻烦!”

“陛下请放心,家这里出不了岔子!”

“恩!晚上还有宴会,都下去休息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