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百将图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被困阴阳阵

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作者: 月鼠 更新时间:2015-02-20 01:26:52 字数:3426 阅读进度:1112/1116

踏破十万蛮军大营,几乎是马不停蹄,完颜宗弼已率着万余兽骑直插鹤罗泊。

鹤罗泊一带,拥有鹤罗土司领半数以上的部落,也是整个左翼土司联军的后方,每日从后方运载的大量粮草补给都会穿过鹤罗泊边缘运往前线。

随着雨水大降,本来方圆千里的鹤罗泊极具的扩大,不过在无数形成的小湖泊之间,却仍有纵横八达的道路能够穿行,从天空俯瞰而下,这些道路就好似那一片叶的叶脉,错乱无章,仿若迷宫。

叮当,叮当,皮糙肉厚的黑水牛牵引着沉重的大车不紧不慢的绕着宽窄不一的湖中坡道,圆圆的鼻环上还挂着个小铃铛,随着黑水牛的移动而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一支牛车队来自土瓦黑牛土司领,位于鹤罗土司领西南方,属于西面广林府,整支运输牛车,足足有三四百辆之多,连成长长的一线,足足拖出二三十里。

平稳的牛车山堆满了麻布袋,而在这些麻布袋上面,则坐着几个黑牛领的蛮兵,当然也少不了鹤罗领的向导。

“赤鹤泉,听说你们的圣地最近好像出了些麻烦?”牛车的速度不快,而想要穿过整个鹤罗泊的范围,至少得走个七八日,尽管放眼望去,就是五光十色,大小不一的镜湖,但是审美也会疲劳,看多几次,也就变得无聊起来,而长路漫漫,自然也少不了些八卦。

“你从哪里听来的?”赤鹤泉的面色一怔,却是皱起眉头问道,鹤罗泊圣地禁区最近异象连连,闹的守卫圣地的祭祀们慌乱不已,但又不敢深入圣地之中,可是急坏了守卫这里的祭祀长老们,不过这事可是保密的。

“这事早就传开了,听说上一波运输队过鹤罗泊时,天空燃烧起成片的火云。没多久,就又飘起了雪花,啧啧,说的可是有鼻子有眼的。你就说,有没有这事吧!”

赤鹤泉闻言一惊,但随即却是心中一叹,尽管族中祭祀长老们要求禁言,但显然是包不住这秘密,圣地最近闹的动静可不是一般的大,之前走的那条路线。离着鹤罗大湖不远,骤然变化的天象可是百里可见,被看到也不稀奇。

所以他也没有支吾,点了点头,道:“恩!好像是有人闯入了圣地里,才会闹出这样的动静,不过现在已平静下来了,擅自进入圣地。可没有人能活着走出来!”

“得了,你们那圣地真有传言的那么神秘,不仅有好几只王兽守护。甚至还有……!”

“那是当然!”赤鹤泉怎么会否认,十分确信的道。

不过那黑牛领的蛮牛却是打了个哈哈,道:“这么肯定,那你有见过么?”

“这个……!”赤鹤泉磕巴了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一声鹰啼却是在耳边回荡而起。

“不好,是敌袭!”这一声鹰啼就好似提醒,等他们朝天空看去时,却倏然而惊,上百只巨大的飞兽从半空如箭矢一般飞速的扎了下来。

这下赤鹤泉不用磕巴的回答那个有点难的问题。飞快的拿起身边的滕矛,而站在麻布袋上的黑牛领蛮牛则纷纷取下身上的弓,搭上骨头箭矢,飞快的朝着半空射击。

尽管这些黑牛领的蛮兵箭术都是自小磨练的,但是目标太分散了,而且这些飞兽全都是高阶灵兽。哪怕是不躲闪,这些骨头的箭矢也很难伤害分毫,从两三千米的高空飞快的下降,在距离地方只有不到三五百米时,那收拢的翅膀再次的展开。

嘎,一声轻鸣,夏侯渊胯下的火焰鸟王直接张开鸟嘴,直接喷出一团比它的身体还要大出几分的巨型火球,朝着下方的一辆牛车撞去。

而在不远处,各样的攻击接憧而至,狂乱的风刃好似无形的刀,撕开那些麻布袋子,气流卷起流淌而出的稻米,洒向四周的水泊,炙热的火球狠狠的砸在火牛上,顿时溅起无数的火焰,一股清香的米香味飘散在空中。

两侧的水泊中,那一摊水骤然的吸卷而起,化作两道巨大的水柱,直接朝着夹在当中的牛车狠狠的砸下,强大的力道直接推翻了牛车,漫天的水花在阳光下映出一道醉人的虹。

抵挡并没有持续多久,这支运粮的牛车队根本就没想到会被袭击,完全的没有警觉,因为在这一次之前,整个蛮军联军后方的后勤运输都十分畅通,除了那恼人的雨水之外,就没发生过一点意外,毕竟在前方,可是步步向前,打的那个什么大楚节节败退。

正因为如此,所以这运粮的队伍,护卫并不多,每一辆大车只有三四人押车,整个车队也不过只有千余蛮兵护送,千把人,聚在一起不算少了,但是分散在长达三十里的道路上,可就稀疏的可怜。

面对大楚军的这一次天空袭击,除了开头抵抗了一下外,整个粮草车队快速的瓦解,无数的粮草在火焰中化作灰烬,一刻钟后,夏侯渊带着自己的空骑营再次飞上蔚蓝色的天空,而地面上却是青烟袅袅,一片狼藉。

看着天空中的瘟神离开,在一旁的一个水泊里,赤鹤泉这才咬着牙,忍着背上被灼烧的疼痛从水中爬上岸坡,也幸好他身上的皮甲乃是使用火兽皮制成的,对火焰有一定的抵抗作用,加上他见势不妙,跳入水泊里,这才逃过一劫。

“靠,这下可怎么办,这可是好不容易才凑出来的粮草,要是让那黑角蛮将知道了,还不活撕了我!”

“千牛木,你直接死了就不用担心被撕了,要不我成全你一下!”

“滚,你这家伙怎么没被烧死,我好不了,你也别想好!”

“行了,都这样了,还是想想对策吧,要不然咱们可都别想活!”

鹤罗泊外围,一座只有千帐的部落,此刻这里已被完颜宗弼率领的先锋给攻占,不过因为行军速度太快,跟后方有些脱节,不得不停下半日。

夏侯渊带着空骑营到了傍晚时分这才回转,下了坐骑,直接奔着主帐而去。

“怎样,有什么消息么?”

“恩,倒是有点收获,我们抓了些蛮子,审问了一下,听说对方圣地那边前些日子还闹出不小的动静,不过最近几日却平静了下来,看样子陛下应该就在那片鹤罗大湖内,我们也去转了转,但那里似乎有一个强大的存在,我们的坐骑都不敢往前!”

夏侯渊直接拿起一个水筒,朝着口中灌了几口,这才说道,完颜宗弼闻言,也是皱了下眉头,但随即就叹了口气,道:“只希望陛下一切安好!”

“陛下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对了,下午的时候,还顺道端了对方一支规模不小的粮草车队!对方后方很是松懈啊,数百大车居然只有千多蛮兵护送,真以为我们是吃素的不成。”

“这下估计那些蛮子要心疼好一阵子了,鹤罗泊这里可是左翼土司联军最重要的粮道,在这留下一个空骑大队吧,既能打探消息,也可以袭扰对方粮道,等我们堵住对方退路,又断了他们的粮食,估计这场仗也就完了!”

就在三十万大楚军开始进行大迂回机动,打算吞掉四大土司联军之际,冷卓等人却是被从那仿若幻境般的空间中杀出,来到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地面上,一个巨大的阴阳鱼大阵仿若一个囚笼将冷卓一行人困的死死的,而且这大阵最强的地方就是反伤,阴阳鱼大阵会幻化出一个自己,你攻击,那个幻化出的自己就会攻击你,而且两者实力上几乎没有差别,你使出的招式越强,对方的招式也越强。

索性的,冷卓也安静了下来,打起坐来,因为这大阵里,你不攻击,那幻化出来的人不多久就会消失。

想想这十数日前,冷卓一行发现不对之后,便开始强行破阵,倒是让冷卓蒙对了,不过这幻阵被破掉一个,就又出现一个,而且开始时还是迷宫类的幻阵,只是让你找不到方向,迷失在这幻阵中,但是随后,每破一阵,就会出现更强的幻阵,而这幻阵可就没那么温柔了,里面可是杀机重重。

而连破九阵之后,冷卓等人就来到了这里,四周一片黑暗,但别想从这里离开,脚下是一个巨大的阴阳鱼,释放出乳白色跟黑色的光泽,在这里时间似乎停止了般,感觉不到流逝。

“陛下,我们的食物已经不多了!”白霜看着手中的已所剩无几的肉干,一行人本来就没带多少东西,只是随身带有的一些干粮,尽管很省,但此刻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分了吧,哎,如果不是朕执意要来,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处境!”冷卓此刻也有点后悔了,或许自己太过自我了。

“陛下,事情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咱们吃饱了肚子,大不了再战一次,前面那么多险境咱们都过来了,这一次也一定能过去!”

冷卓点了点头,他可不想就这么放弃,他如今有一个庞大的帝国,也有一群绝美的皇妃,更有可爱的儿女,他怎能被困在这里,想到这些,冷卓有些心灰意冷的心就再次火热起来。

“你说的对,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那一步,就算到了,哪怕前方是峭壁悬崖,我也是跳一跳!”冷卓说着拿起一块肉干丢入口中,虽说他现在对食物没太高的需求,但也做不到一点东西都不吃。

“就随着陛下拼一次,大不了一死而已!”张力也狠狠的咬了口分到手中的肉干,决绝的道。

“拼了!”其他人也已有了最后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