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白日流星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09 字数:2404 阅读进度:1/40

南楚国,宁都城。

正值盛午时光,白昼微沉。

熙熙攘攘的主城街道上突兀地响起一声惊叫:“快看啊,吞日了!”

众人闻声神态各异,纷纷停下手头所做之事,望向那正被蚕食的太阳。

只见天际正中那轮皓日边缘被吞噬出了一块黑色缺口,黑色口子正在缓慢变大,光芒从耀眼金色减弱成银白色。

圆日渐弯,骄阳逐渐像小船、像镰刀、像眉毛……

本该阳光普照的盛午,天色昏沉得犹如日落黄昏。

古时老百姓对自然天象好奇的同时更多的是敬畏。日食在当时是凶兆,潜意识里人们认为虔诚的祈祷可以消灾减祸,遂有百姓当街跪拜,双手胸口合十,颤抖着嘴唇在默念着什么。

道路边上一名身着灰色长衫的老道士摸了摸胡子,和周围百姓看的地方不同,他的目光扫过残日,在灰云覆顶的天空中搜寻着什么。

片刻后,他眯起眼道:“来了。”

一颗轻若浮云的白日流星,以极细极轻的姿态划过天空,快到难以察觉,一闪即逝。

旁边一名六七岁的小男孩耳尖地听到老者的话,上前抓了抓他的袖子,一脸童真地问:“什么来了?”

老道士拂起袍角,这才看清小男孩。只见他头发不整、衣衫凌乱,脸蛋灰扑扑的,像是小乞儿。

老道士叹道:“乾坤逆转,灾星降世啊。”他缓缓垂下眸,眼里藏着一抹哀伤:“换来的一世,终究还是坎坷。”

小男孩听在耳里,歪着头,神情困惑地看着他。这些话没头没尾的,什么意思?

老道士没有解释,从袖中摸出一枚小石头放进小男孩掌中:“小少年,明日此时此刻来此地,把你今日看到的听到的,都告诉我,也算成就了你我今世的缘分。我等着你。”

小男孩愣了愣,看着老道士离去的背影,嘴里嘟哝道:“好奇怪的道士。”他又低头看看手里的石头。石头圆润,通体白色,还泛着淡淡的粉,触感光滑,是一枚很好看的石头。

他把石头藏进袖中,一溜烟地跑开了。他跑过繁华的街市,来到相邻的一条街道上,这里多是牌匾高耸的权贵府邸,没有什么行人。

须臾,他又拐过一个路口,突然看到远处黑压压的一队士兵正列队走来。他惊了一跳,不敢往前,便躲进角落里偷看。

领头的是麒麟军统领安德茂,今日奉旨查抄赵太尉府。他抬头看了眼被吞噬的白日,不由地在心里打了个寒颤,“天生异象,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吗?”

他内心也不愿相信,赵太尉怎么会通敌叛国了呢?

曾经天下一统的前大周朝经过乱世洗礼后一分为三,北齐、南楚和西晋,其中以北齐国力最盛、南楚富饶、西晋善鬼术,各有千秋,分庭抗礼。

南楚建国,宁都赵家功不可没。南楚开国皇帝高显祖正因为得到精通兵法诡道的赵家先主的倾力辅佐,才得以在群雄逐鹿中以少胜多、称霸一方,将南部大片疆土收入囊中后称帝。

几代过去,赵家子孙凋零,各自分家,早已不复当年之盛,可依旧掩盖不了锋芒。

赵毅淳便是这一代赵家血脉中的翘楚。其人武功卓绝、才华盖世。虽然才三十岁,便已官拜太尉,位极人臣。赵老夫妇早已驾鹤西去,不久前他的妻子柳氏也病逝。赵太尉如今只余膝下一儿赵哲瀚,年约六岁。

安德茂实在想不出他有何理由通敌叛国?

正在他感慨之际,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正从相叉街道上走了过来。由于光线昏暗,无人察觉此人的异常。就在他经过安德茂近旁时,突然踉跄地身子一歪,跌撞到了他身上,酒气熏人。

安德茂皱眉,刚想发火动粗,没料到他却以极低的声音在自己耳旁道:“放过孩子。”语气诚恳认真,同时一个小药瓶被神不知鬼不觉地塞进了安德茂怀中。

安德茂一怔,明白了他的用意。

不过是转眼功夫,此人又做出被撞得摔倒的模样,重重向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着舌头说道:“你、你为什么撞我?”

立刻有士兵抽出剑对准他大喝:“你竟然敢冲撞大人,活腻了是吗?!”

另一个士兵上前关切:“大人没事吧?”

安德茂此时的心思已百转千回,拍拍身上的灰尘,道:“没事,办事要紧。让他滚吧。”

士兵收回剑,用力踢了醉酒男子一脚,男子没坐稳,滚了几滚,像个无赖般躺在了地上。等士兵都经过了,他才艰难地爬起身,叹了口气离开了。

麒麟军到来之前,赵太尉就已得到了消息。似乎早料到厄运将近,他口气平常地吩咐了管家几句,管家闻言脸色大变,声音颤抖地问道:“大人,您为什么不离开?”

“他乡非故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赵太尉一字一顿,神色始终淡然。

管家心底一震,终是无法开口再劝,只是神情哀伤,跪下重重磕了个头,算是为多年的主仆情谊划下句点。

管家出了房门,就径直跑向一间偏房,从里面抱出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孩子乖巧可爱的五官舒展着正在平静酣睡。

这个孩子天生身子孱弱、不哭不闹。赵毅淳严令禁止小婴儿在人前露面,府内也只有少数人知道,他们上下一心地保守了这个秘密。所以外人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小小的孩子被管家推进了后院的假山缝隙里,隐蔽窄小的空间只够小身板勉强安放。管家眼睛一酸,低声道:“孩子,愿老天保佑你。”

毒酒被端至赵毅淳父子面前。六岁的小男孩和父亲一样,没有害怕惊慌,平静地接过毒酒,一饮而尽。

此时的白日彻底被黑色圆盘覆盖,压得整个世界都覆上了一层黑灰色。阳光依旧顽强地在天际晕染出淡淡的光圈。

秋风四起,卷起银杏树下的黄色落叶,在寂静的院子中落寞起舞,仿佛带着魂灵,做最后无声的泣别。

假山里的小婴儿忽然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

太尉府大门正对街的花圃内,街角的小男孩不知何时已经趴在草丛间,浓密的枝叶覆盖着他的身子。

透过缝隙,小男孩看见赵太尉父子的遗体被抬出,他睁大双眼,睫毛轻颤,嘴巴无声张着,连呼吸都快了几分。

等所有人撤离,门上落锁贴上封条,日食早已结束。周围府邸个个大门紧闭,没人敢去深究。这条街道,安静得可怕,阳光也驱赶不了人心的阴霾。

天黑了,一道身影如鬼魅般轻巧地窜进太尉府。须臾,人影身上多了个包袱,悄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