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天元阁(一)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13 字数:2270 阅读进度:5/40

说起防身,韩亦雪其实曾经向叶辰讨学过功夫,叶辰功夫了得,奈何她这个徒弟毫无天赋。

首先轻功如何也学不会。作为接受过物理学教育的少女,她潜意识里坚信地心引力的存在,所以每次练习凌空的腾挪跳跃,她都自然而然地栽到地上,心理这关就过不去。

加上两世的韩亦雪都喜爱舞蹈,“武”练着练着就变成了花拳绣腿的“舞”,一直无法进入良好的学武状态中。

叶辰虽然一直都支持鼓励她,但见她学得十分痛苦,也就于心不忍,便由着她自己摆弄架势了。

最后韩亦雪放弃了。又加之许久不再练习,曾经努力习得的一点点武功也忘得干净,现在就是毫无战斗力的弱鸡一只。

韩亦雪在一堆物件中选了带着尖刺的机关指环和发簪,一个戴在手指上,一个戴在头上,一点不占地方,方便取用。思思选了一把小刀,她是想着路上还能切个水果什么的,也不浪费。

身为主子的韩亦雪出远门不知归期,最后就和崔管家交代些琐事。她重点强调了自己的私人小库房里面,存放着她要带去宁都的行李,等自己动身后,就可以差人运送了。哦。哥哥不是要来嘛,也许可以让他回去的时候顺便带着。

平时田庄大小事务都是叶辰和崔管家打理。崔管家一家人都在庄子上讨生活,田庄经营好坏是与他是息息相关的。一直以来崔管家做事也都忠心尽责,韩亦雪对他信任有加,有他看着田庄韩亦雪是放心的。

次日,天刚蒙蒙亮,韩亦雪就起身更衣洗漱了。

为方便行事,她和思思都乔装打扮成男子。

她今日穿了一件质地普通、颜色素雅的长袍,脚踩青靴,乌发高高束起,再从中间插上带着尖刺的发簪。

韩亦雪五官太过柔和,仅凭男子衣着发饰挡不住自带的娇嫩甜兮,一看即知是个俏丽女子。

她对着镜中人嘟囔道:“如果你是个男的就好了,乔装打扮真是麻烦。”说罢她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开始化妆易容。

随着慢慢长大,她才发现自己的相貌与前世一样。她刚开始还奇怪,不是一般灵魂穿越用的是别人的身子么?后来想通了,自己应该是穿越到古代的自己身上了,也就是自己的前前世。所以前世的灵魂穿越到了前前世的自己身上?前前世之前是前世,那这一世到底算现世还是前前世?她把自己绕晕了,也就不再想这事儿了。

她摸出黄粉,均匀涂抹在脸和脖子上。原本嫩白细腻的肌肤,立即变成了蜡黄色,就好比美玉外裹了一层石衣,令她的脸色顿时变苦,整个人都没了神采。

她又用眉笔把黛眉加粗上挑成剑眉,就添了几分英气。

她左脸看看右脸再瞧瞧,最后很是满意地对镜中人笑着挑了挑眉。

那是一张毫不起眼的路人脸,也不丑,就是普通,普通到让人看十次也记不住。

再加上她本就身材高挑,此刻看起来就真成了一名少年。

思思也收拾好自己,拿着包袱过来了。她简单做了小厮打扮就足够,无需像韩亦雪那样用厚厚的妆容遮盖。

韩亦雪冲着思思用力眨眨眼。思思显然经常见她这副模样,把头扭开装着没看见。韩亦雪觉得没趣,就又冲着今日当值的如意眨了眨眼。

如意识趣地赞叹道:“小姐真是厉害。完全就是两个人了。”她们都没少见过韩亦雪的男装打扮,不过有一说一,她的化妆易容术的确不错。

听到想听的话,韩亦雪这才满意地弯了弯嘴角。

思思在一旁翻了个白眼,有必要每次化完妆都求表扬么。

一切准备就绪,主仆二人背上包袱就往门口走去。

韩亦雪抬头望了望天,天气晴好,万里无云,是个徒步旅行的好天气。她伸了个懒腰,突然自言自语地叹了一句:“好久没见到他了呀,宁都还是有一点点值得期待的。”

思思奇怪地看着她:“谁呀?”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她不知道韩亦雪宁都还有什么认识的人。

韩亦雪只是抿唇笑了笑,没回答。

快走到庄子大门口,远远就看见崔管家牵着皮卡,带着田庄众人等在了门口为她们送行,韩亦雪心里升起阵阵暖意。这些人对她来说,胜似家人。

同他们一一道别后,二人一马踏上了去宁都的路。

韩亦雪和思思轮流骑着皮卡,悠哉悠哉地用了半日功夫晃到了苇州城。

这座城她们不算陌生,是一座动静皆宜的城市。

面对满街繁华,本被太阳晒得恹恹的韩亦雪瞬间像打了鸡血,双眼奕奕放着光。她摸摸瘪瘪的肚皮,除了早饭这一路都没吃点心,就是为了留着肚子,寻一家叫望香楼的酒楼大吃一顿。

韩亦雪之前来苇州就听说了这家店。据说店内菜品精致特别,色香味俱全,开业不久就跃升为苇州排名第一的酒楼饭馆,是当地商贾富豪、达官显贵招待客人的首选之地。她早就记在小本本上,心心念念挺久了。

饥肠辘辘,望眼欲穿。终于在苇州街道最繁华处,那楼宇气派的酒楼出现在眼前。韩亦雪仰头望去,匾额上用金粉题写着大大的“望香楼”三个字,字体苍劲有力,颇有一番风骨。窗口处摆着十几道菜的样品,看着十分诱人;透过门内看去,目之所及之处环境雅致清幽,还有些许空位,今日客人好像不算多。

因为菜品昂贵,前来的客人多是当地的上流阶层,个个衣着光鲜,气质上乘。所以当衣着相貌普通、风尘仆仆的韩亦雪二人牵着头肥马走近的时候,门口的单眼皮小二顿时警觉起来。

思思自然看见门口小二变化的神情,低下头跟在韩亦雪身后,想着小主子说好的低调呢?穿成这样来豪奢之地,反而更高调显眼了好吗?

“不知两位有何事?”单眼皮小二上前,没有好脸色地问。

“吃。饭。”韩亦雪一脸淡定地吐出两个字,随手把马缰绳丢给他,径直就朝门内走了进去。思思在后面装作透明人。

单眼皮小二赶紧跟上说道:“诶诶诶,等等唉。我们今日店内有贵客到访。你们有没有预约?”

韩亦雪停下脚步,皱着眉回头看着那小二,不解地问:“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