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天元阁(二)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15 字数:2283 阅读进度:6/40

单眼皮小二从门口火速摘下一块书本大小的告示牌,指着上面的字道:“喏,看到没?今日店内实行预约制。”

就近几桌的客人听见动静,表情不屑地看了门口一眼,无人关心她们这里发生了什么。

韩亦雪撇了撇嘴,这么大个店,这设的告示牌却是小得可以。

她想了想道:“我们都过了午饭的点来的,怎么还要预约?看这一楼还有空位子,不能行个方便吗?反正贵客也看不见,而且他也不知道我们有没有预约不是吗。”她想着贵客肯定不会在大堂用餐,也许可以钻个空子,随即就掏出几块碎银子递给小二。

单眼皮小二看了银子一眼,摆摆手没敢接。平时就算了,今日的贵客他可开罪不起。偷偷放一只苍蝇进来他都能知道,更别提两个活人了。

韩亦雪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地把手收回,心道这真是个有原则的小二。

这时另一个双眼皮小二前来打圆场,对韩亦雪道:“这位贵客不喜人多,他来用餐这日都需要提前一日预约。我们昨日在城中已经贴了告示了。贵客开业至今算上今日,也只来过小店两回,小兄弟是不赶巧了。”

韩亦雪吐槽:“什么贵客搞这样大排场?”她有点失望和生气,原本热忱期盼前来的心好似被浇上了一盆冷水。

双眼皮小二拱了拱手,道:“抱歉了二位。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今日没有预约,恕不招待。”

韩亦雪想着不会走回头路再来望香楼了,打算做最后一搏,语气诚恳道:“我们是外乡人,难得来苇州一趟,苇州民风热情好客,甚得我心。听闻要来这望香楼一趟方能不虚此行,可我们二人今日就要离开,此次错过怕是再没机会,不想因此留下遗憾。可否烦请掌柜出来通融一二?”

与此同时,就在望香楼三楼最大的天字一号厢房内,一位身着华贵墨色锦缎长袍的男子正闲适地靠坐在窗边,半块银质面具遮住了眉眼。一只骨节分明、曲线优美的手端着茶杯,气质卓然好像超脱尘世的仙人。

他向窗外微微侧头,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牵着马向望香楼走来的少年。少年衣着简单无华,相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看着她径直走近楼里不见身影,他才收回目光。

这样短短的一眼,他就察觉到这个少年有些不一样。明明是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可就是有种他无法忽视的感觉,那是一种常年练就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

那探究一瞬即逝。

他眯了眯眼,轻唤一声:“锦城。”

一个通身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房内,向他拱手道:“主子。”

墨衣男子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头也不抬地说:“叫掌柜招待那二人。”

锦城愣了一下,应了声“是”,又悄无声息地退下。

主子一向不爱管这些闲事,叫掌柜亲自相迎的客人,难道有什么大来头?

一楼厅内,小二刚想继续拒绝韩亦雪的提议,就见到他们的掌柜一路小跑地来到门口,他对韩亦雪深鞠一躬,语气恭敬道:“抱歉抱歉,怠慢了二位客官,您二位这边请。”掌柜又做了个“请”的动作,

韩亦雪顿时喜笑颜开,说掌柜掌柜就到,还满足了自己的请求,这店还挺人性化的,赞一个。

小二几人面面相觑,周围人看向韩亦雪的眼神也变了变。能允许韩亦雪此时打破预约规矩留下用餐,必定是经过那位贵客首肯的。这位身材瘦弱、其貌不扬的小少年,难道是什么大人物的孩子?

掌柜领着二人在就近临窗的位置入座,并递上了两份菜单。云纹滚边花纹的菜单十分的精致,还带着淡淡桂花香。

韩亦雪翻看着第一页罗列的菜名,只觉得一头雾水。

什么荷塘月色、苇州八绝、孔雀开屏、将军过桥二吃、四相蘸花……欺负我读书少呢?

掌柜察言观色,贴心提醒后面有每道菜的图片、用料和烹饪方式。

韩亦雪略感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嘴硬道:“我自然知道。”虽然自己是从村里来的,这辈子见过的世面可能比较少,但是加上上辈子,这里就没有人可以比得了好吗。

她翻到后面,果然这里才是菜品分门别类的详尽菜单,描述细致、配图考究,当然,标价都相当昂贵。

韩亦雪此刻饿极了,顾不得价格,看着图片觉得好吃就点。

最后她点了蜜汁灌藕、酸甜竹节肉、卤水鹅、龙井虾仁和纹丝豆腐羹,主食选择了苇州炒饭,饭后甜点是银耳莲子汤。

看得思思不由地劝道:“小姐,少点些,吃不完的。”

韩亦雪点完也觉得对于两个人来说是多了,于是斟酌了片刻,把蜜汁灌藕划去。对掌柜道:“就这些吧。”

小二很快把几道菜端上桌,每道菜都极其精致,菜色搭配赏心悦目,光看卖相就让人垂涎三尺。

韩亦雪拿起雕琢精细的筷子,迫不及待吃了一口肉,还没咀嚼下肚又夹了一只虾,入口鲜美嫩滑、油而不腻、骨酥肉烂,食材明显都是新鲜精选的,不愧是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的酒楼。

三楼天字一号房。

一袭黑衣的锦城轻轻叩门:“主子。”

“进来说。”门内声音淡淡。

“暗影来报,今晚一切已准备妥当。”

墨衣公子点点头,又问:“临江现在是何情形?”

锦城答:“我们前段时间顺利拿下了郭家沙船帮,叶家掌控的漕帮得知接下来我们要对付他们,一时间方寸大乱。叶方舟便派了他的养子前往临江和我们谈判。”

漕帮专司河运,沙船帮承办海运。临江城东面临海又有大江穿过,是南楚水道交通重地。

“那养子可是叫叶辰?”墨衣男子望向窗外,淡淡问。

“是,他常年守在叶家老宅,只负责打理庶务。这次为保祖业,叶家是倾巢出动了,把他派到了前线。此人才智过人,不可小觑,他一到临江就安定了叶家漕帮的人心。叶家在临江的根基颇深,如今双方谈判陷入僵持。”锦城娓娓道来。

墨衣公子静静听着,隐在面具之下的容颜看不清表情。

锦城接着道:“不过叶辰不知何故似乎着急想要回苇州,这两天都让当地叶家帮头出面,没见到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