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庄先生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19 字数:2208 阅读进度:8/40

韩亦雪眼皮一翻,有些无语。这人一惊一乍的做什么,这个庄先生她为什么就该知道?不知道又能如何?

少年瞅见韩亦雪无所谓的样子,总觉得她在对自己打马虎眼,故意装作不知道。苏公子让她留下吃饭,离开时两人还眉目流转,这个小兄弟必定不简单。

韩亦雪本想不再理会他,却发现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一副自己不说话就不罢休的样子,只好回了一句:“我真不知道啊。”

少年没放过她的任何表情,见她一脸无辜无知的样子,就焉了心思解释道:“庄先生就是天元阁阁主,纵横三国、产业无数,乃当今天下首富,连皇帝轻易都动不得他。据说他手下有四大阁老,代号分别是青鸟、白虎、红狐和黑狼。他们的身份都挺神秘的,尤其是庄先生其人,没有人知道他是谁,长什么样。”

韩亦雪一边吃着饭,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当听到“首富”二字让她心里有了一丝波澜,然后马上又归于平静。

少年咽了咽唾沫,继续道:“四大阁老下面还有许多主事,分管不同的行业地域。他们的身份就是公开的了,毕竟是要露脸办事的。”他对着店内努努嘴又道:“喏,这望香楼就是属于天元阁的,主事对苏公子甚是恭敬,所以我猜他在天元阁的身份肯定很高,离庄先生很近。”

韩亦雪始终神色淡淡。什么天元阁,什么庄先生,什么四大野兽,都离自己太遥远了,又与自己没有交集,不知道也算正常吧。

少年滔滔不绝了一番,话锋突然一转,自我介绍了起来:“我姓江,单名一个毅字,不知小兄弟贵姓?哪里人?”

韩亦雪并没有想要认识他的意思,于是牛头不对马嘴地淡淡答:“小爷从远方来,要到远方去。”

少年一噎,这,绝对是在打太极!

他本想着开口再说什么,就被韩亦雪下了逐客令,“江兄,您的饭菜凉了。我这里就不留您了。”她只想终结谈话好好吃饭,说着,还对着少年的桌子,做了个“请回去”的动作。

少年瞪了韩亦雪一眼,他本想试探套些话的,结果没捞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不说,反而把自己知道的都倒了出来。奈何对方似乎没有闲聊的兴致,只好讪讪回到座位,他同桌的青衣少年似乎在嘲笑他。

望香楼后院,一辆宽大厚重的玄色马车内,墨衣华服的苏公子低头看着眼前桌案上的棋局,手执一颗晶莹剔透的白玉棋子顿在半空,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生得分外好看,白玉棋子在他手中都失了光彩。

他缓缓开口对着车外人道:“派人跟着那个少年。”

立在马车旁的锦城一怔,问道:“主子,可是察觉到哪里不妥?”

苏公子终于把棋子落于棋盘一点,道:“只是感觉,她身上有秘密。”

望香楼大堂。

坐在韩亦雪对面的思思突然开口:“小姐,其实我也有听说过庄先生。”话刚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可是一时口快收不回了啊。

闻言韩亦雪把筷子一搁,直直看着思思,不悦道:“怎么感觉就我没听说过他?”思思一直待在自己身边居然都不告诉她,这种井底之蛙的感觉让她很不好。

思思想了想该如何开口,道:“庄先生也就这两年声名鹊起,除了说他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之外,还有些瘆人的流言。叶公子吩咐我们这些阴暗的事情都不许和你说。你也知道他的脾气,你被关小黑屋最多一天,我们可就要三天了。”

这便是叶辰的厉害之处,他就是有本事,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让自己连一星半点都看不着听不见。

“怎么样的流言?”韩亦雪来了兴致。

思思见她热切地看着自己,反而闭了嘴,目光闪躲。

韩亦雪催促道:“快说嘛,快说”。

思思没办法,认真道:“那你保证不能和叶公子提起,不然我不讲。”

韩亦雪眨眨眼,向天空竖起两根手指道:“我保证。”

思思低语:“有很多关于他把某某帮派头领大卸八块、像腊肉一样扒皮风干、剁碎喂狗之类的流言,甚是残忍。因为他神出鬼没,从来不亲自动手,官府都追查不到他的任何踪迹,所以都只是流言罢了,不知真假。”

她顿了顿,又道:“哦对了,还有流言是说敢勾引他的女人,结果或被砍了双手双脚,或头颅被做成酒器,反正啊,就说他是个心狠手辣、无心无欲的人。”

这不就是惊悚电影里的变态杀人魔吗?韩亦雪脑补了一下庄先生的形象,贼眉鼠眼、四肢发达,憎恶可怖,嘴角噙着阴狠的诡笑……

韩亦雪被这个想象出来的形象恶心了一把,收回思绪,故作淡然地嘟嘴道:“叶大哥也真是的,这有什么不能讲的。”

思思抿了一小口汤,她其实把流言都淡化了,就劝道:“叶公子也是为了你好,这些的确没什么好知道的。谁人不知他把你护得死死的,连只蚊子都要帮你赶跑。”

韩亦雪用鼻孔出气哼了哼:“叶大哥都十九岁了,也该要娶亲了吧,最好明天就娶,省得他天天管我。”

思思默不作声,垂眸继续吃着饭。

韩亦雪用筷子捅了捅面前的鹅肉,突然又冲着她努嘴一笑:“喏,你说叶大哥这次离开这么久,他会不会给我带个嫂子回来?”

思思数着碗里的米粒,瞥了她一眼,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不会。”她是知道叶辰因何故出远门的。

韩亦雪顿时垮下脸。

叶辰就像是兄长一般对她谆谆教诲,教她经史子集、礼仪规矩,这个就算了,关键是他还像个老父亲一般,对自己絮絮叨叨地,告诉她这个不许,那个不行……

韩亦雪撑着脑袋,想着想着,她就有点来气了。

前世加上这一世,她心理年龄其实不小了,还要被无血缘关系的邻居哥哥管教,说出去,她也嫌丢人啊。

这些想法成功激起了韩亦雪内心叛逆的小火苗。她眼睛一亮,道:“思思,晚上不去逛夜市了,我们去个更好玩的地方,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