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春风十里(一)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23 字数:2145 阅读进度:9/40

思思看着韩亦雪傻笑,扶了扶额。她家小姐虽然小小年纪,但凡是吃喝玩乐的地方都没有错过,这次十有**又惦记去那地方了。

一番饭桌上的风卷残云后,韩亦雪满意地摸了摸肚子,喊了小二结账。

结果是掌柜亲自前来,恭恭敬敬道:“两位客官,一共一百两银子。”

韩亦雪听了心里一紧,着实没想到这么贵。于是她拿过菜单,一排排往下对着价格做加法,看看有没有多算。

掌柜见韩亦雪半晌不说话,便一脸讨好地笑问:“小少爷可是与苏公子相识?”

韩亦雪眨了眨眼,为什么大家都以为自己和他认识?然后心思一转,那个苏公子已离开,以后八竿子也打不着,那么……就干脆揽下这份人情吧。

于是她挺直背脊,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本小爷自然是认识的。如果掌柜的能打个折什么的,之后见着他,本小爷会提你们的好。”

思思有点想笑,低下头看着地砖。

掌柜心里也在飞快盘算,苏公子可是天元阁里抖一抖脚,就地动山摇的主。不仅能随意出入天元阁所有店面,而且必须伺候舒服了,不然就有可能惹上大麻烦。而且苏公子不喜与人打交道,难得小少爷与他相识,必是有些来头。既然他要求打折,那么干脆就送佛送到西吧。

一番思量后,他对着韩亦雪做了一揖,道:“多谢小少爷了,那小店也不打折了。”

韩亦雪听着心里失望了几分,接着就听他继续道:“小店就免了二位的银子,还望小少爷在苏公子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韩亦雪内心不禁转为大喜,没想到掌柜居然不收银子,那苏公子的面子也忒大了。但是她面上却是一片云淡风轻:“怎么能吃白食呢?小爷我只是觉得你们店内菜品甚好,你们不打折我也会美言的。”随即她掏出银子往前递了递。

掌柜又把银子推回来:“这个钱还是不收了。”

韩亦雪见他如此毫不犹豫,面上又露出了恰到好处的难色:“既然这样,小爷我就却之不恭了。”

暗中观察她表演的某暗卫抽了抽嘴角,这小孩真是脸皮厚,主子的人情都敢攀,好想把实情都喊出来啊。

免单成功的韩亦雪走出门,想着这家店好是好,就是太贵啊,应该不会再来了。

单眼皮小二此时一脸笑嘻嘻地牵来皮卡等在门口,韩亦雪接过他递来的马缰绳,拍拍马背也笑道:“皮卡,啾~咱们吃饱喝足要走了哟,快和这位小二哥哥说再见。”

皮卡扭着屁股,识相地冲着小二把尾巴甩得“啾啾”响。

小二笑容一僵,他不想和畜生称兄道弟啊。

从望香楼离开后,韩亦雪计划先找个客栈放下包袱睡个午觉,养足精神晚上继续玩。

走了不远,她便遥望到一家门庭华丽的客栈。高高的大门顶端悬着块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用楷体工整刻有“百里居”三个大字,和望香楼的字相比,一样有风骨,却多了一份优美隽秀。匾额周围的百竹浮雕不辨春秋,不知岁年,虽然无法随风摇曳,却依然给人清新之感。

韩亦雪拉了拉思思袖子,指着百里居的方向道:“就那家吧。”

思思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评价道:“那里看起来就不便宜。”

韩亦雪挑眉,笑道:“难得出来玩一趟,不要省了。”

一进百里居大门,就有淡淡花香扑鼻,入门处两旁摆放着品种名贵的花植盆栽,花朵开得正盛,喷芳吐香、沁人心脾。大厅内若干把供人休息的檀木椅,椅子后边的石壁上挂着几幅山水画。苍老树根雕成的柜台后头立着占满一面墙的竹格大橱,橱子格栏错落有致,工整摆放着名贵茶叶和酒坛。

韩亦雪想着不愧是大城市,一个两个店的装潢都如此砸钱,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如此有钱就好了。

田庄虽然是自己的,但是总归小,而且受限多。每逢旱雨灾、虫害之类的,就损失惨重,有时候还要补贴庄子,别提能有多大的利润了。而且田庄耕作辛苦,韩亦雪给庄子上的人不少额外贴补,他们的收入比一般的田庄高,积极性和忠诚度也就更高,这些品质她很看重。她要有一个稳定的后方,一个随时能回得去的地方。这对于灵魂漂泊于异世的她来说,就是安全感所在。

韩亦雪要了一间套房,里外间分隔,外间有卧榻也可以睡人。就有伙计把她们领到了二楼房间里。房内摆设精巧,应有尽有。韩亦雪来到里间,只见侧对大床的是一扇大大的格子窗,向窗外看去,外头是露台,底下是绿如翠玉的草坪,再远些就是成片的树木了。

韩亦雪今日起得早,早就乏了。她刚爬上床,被子也不盖,趴着就睡了过去。

她梦见小小的自己坐在观众席里,旁边坐着爸爸,俩人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妈妈的话剧歌舞演出。梦里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回到上辈子,亲密无间的一家人,做着最普通平凡的事都变得有滋有味起来。

……只是,他们的容貌渐渐有些模糊了。

那个世界,只在梦境里。说是梦,其实更多的是回忆。

午睡起,已是黄昏薄暮。

韩亦雪看着枕头上的黄色污渍,意识到了什么,就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自己的脸。因为趴睡的缘故,一边脸上黄粉被蹭掉许多,露出白皙的肌肤,还留有明显的红色印痕。她把枕头掸了掸,又拿出黄粉补妆,但总觉得补得不够协调。她也不再纠结,打算待会路上买个纬帽带着就好。

在百里居大堂饭厅用过晚饭后,正如思思料想一般,韩亦雪果真带着她向那烟花巷柳之地而去。

华灯初上,雕梁画栋、楼台亭榭紧密相接,沿着苇州外河绵延了十里地,名唤“春风十里”,是除了宁都甜水河畔之外南楚第二大酒肆画舫、歌舞青楼聚集之地。

两人又一次来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