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春风十里(二)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23 字数:2199 阅读进度:10/40

张灯结彩,灯火辉煌。

衣着轻薄、身姿婀娜的烟花女子三三两两地簇拥在或大或小的楼宇门口,为招揽客人端的是风情万种。名流骚客们穿梭其中,丝竹声声,莺歌燕语,猜枚行令、唱曲闹酒,好一派热闹非凡。

南楚民风开放,烟花之地也有格外高雅的,名曰“清馆”,里面女子以卖艺不卖身的艺妓为主,大一点的清馆还有不少男乐师。

“春风十里”中最大的清馆叫作沐月台,楼里有不少南楚数一数二的乐师舞姬,各种歌舞琴曲是苇州最上乘的。

只要银子出得够,还有机会一睹南楚第一美人徐婉儿的风采。她不仅生得貌美,琵琶技艺也令人叫绝。许多官宦富家子弟一夜掷千金只为求她一曲。

徐婉儿其实并不属于某一家店,而是哪家店出价高,她就去哪里。而沐月台有钱,出价很高,所以她最近常驻沐月台,赚得钱自然是普通妓子望尘莫及的。

因为与平山村距离近,韩亦雪来苇州城玩过好几回了。有次她逮着叶辰不在的空隙,就想着偷跑去看歌舞琴曲。

那是她们第一次来春风十里,韩亦雪在一堆金碧辉煌的楼里选来选去,结果就选中了全苇州最豪华、最昂贵的沐月台。最后因为钱带得不够,歌舞没能好好欣赏不说,还被店家给扣留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后来没想到叶辰居然找到了她们,给足了银子,才把她们领了出来。

吸取了上一次宝贵的经验教训,韩亦雪打算这回再去沐月台,弥补上次的遗憾。

沐月台消费昂贵,韩亦雪想着买大堂靠后的座位就好。她上次和思思只是在大堂消费了一壶茶,那要价已经令她瞠目结舌。她打算这次硬着头皮什么酒水都不点,反正这张脸也是化妆易容的,无所谓要不要了。

此次前来已算是熟门熟路,谁知到了沐月台却被告知没有座位了,而且票价涨至平时的五倍。

韩亦雪无奈,今天运气不大好,老是被拒之门外,中午好歹掌柜愿意让自己进望香楼,这下可真没辙了,总不能把别人的座位抢了吧。

她就想着离开换一家,刚走过沐月台楼前的矮桥,就听见附近有人在议论:“今晚除了婉儿美人,天下第一公子苏白也会来这沐月台,听说他琴艺举世无双,极少在人前演奏,机会难得啊。”

韩亦雪脚步一顿,嗯?天下琴艺第一的公子?这么大来头?难怪今晚票价如此昂贵。

她扭头去寻说话之人,只见桥墩上方有两位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在闲聊,一人身着紫衣坐在桥梁栏柱上,一人身着青衣在旁边靠站着,不正是中午在望香楼隔壁桌的两个少年吗?而此时说话那人就是对她说起天元阁的娃娃脸少年江毅。

她对思思使了个眼色,让她走远些,毕竟他们是见过思思的。而头戴黑色帷帽的韩亦雪仗着没人看得见脸的优势,又悄悄靠近了他们一点,装作在桥上欣赏风景的模样,耳朵却高高竖起听着。

青衣男子笑着一叹:“还真是期待呢。”

江毅继续道:“我听堂姐说,听苏公子抚琴,方能体会到什么叫作‘绕梁三日’,响彻溪流万壑鸣,他弹奏的曲子超脱凡俗,令人身心愉悦,回味无穷。”

“你哪个堂姐?可是江御史之女江卓婷?”青衣男子问道。

“是她。”江毅答。

青衣少年奇道,“也难怪她听过苏白弹琴,她可是堂堂郡主。话说她不是喜欢玉小侯爷吗?怎么换口味了?”

“她还是惦记玉子书的。也难得小侯爷常年待在靖安侯府,一年出不了两趟门,还得这么多姑娘欢喜。不过人家本事大长得好,我们也比不了。”他语气里带着羡慕,又道:“苏白嘛,他一直戴着面具,难以窥见真容,虽然气质出尘,但身份摆在那里,我堂姐对他该更多是远观欣赏,并无男女之情。”

韩亦雪没心思继续听他们八卦,便转身回到了思思身边。

她心动了。

天下第一的琴师啊,走过路过不容错过。那般夸张的描述,千金难求一座的弹奏,她心痒难耐,决定钻狗洞也要进去一听究竟。

她之所以喜欢看歌舞琴曲,还和前世自己的母亲是一名话剧舞蹈演员有关。即便是似是而非的场景,也让她有一种生在前世,接下来就能看见妈妈演出的错觉,她心里明知道不可能却也甘愿陷入其中。

这边韩亦雪心里激动雀跃地筹划着该如何进沐月台,那边两少年继续说着话。

青衣少年道:“话说苏白何时去过宁都?”

“也就不久前吧,他受四皇子之邀到府里弹琴,我伯父和堂姐就是那时候见过他。也就是从那时起,伯父好像就对苏白很有兴趣,这次他来了苇州,伯父也要亲自前来观琴。”江毅答。

青衣少年接话道:“难得的是江御史还愿意带你一起来。”

江毅表情间多了认真和思量,有意降低了音量道:“我刚开始求我伯父很久他都没答应,当他听我说见过天元阁的苏公子,才答应带我一起来的。其实我和伯父都想要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天元阁的苏公子到底是不是天下第一公子苏白。我听说那苏白也是戴着面具,而且两人都姓苏,这也太巧了。”

青衣男子也压低声音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那苏公子的气度看着就不是一般人。而且两人今日都在苇州,兴许还真是同一个人。”

江毅凑近他耳边,声音更小了些,“我觉得是**不离十了,他们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天元阁最近势大,听伯父说他们的势力可能已不知不觉渗透进朝堂了,现在太子正在暗中派人调查天元阁,想必伯父今日也是为了此事而来。”

“你伯父是太子的姨丈吧?”青衣男子问道。

江毅带着崇拜的语气道:“是啊,他可是个厉害的人。”他看了眼天色,又道:“看时辰,我伯父和你爹应该快到了。”

青衣男子笑道:“那我们先进去等吧。”

江毅颔首,从栏柱轻巧跃下,两人一同走进了沐月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