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狗洞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24 字数:2152 阅读进度:11/40

得益于上一次的经历,韩亦雪对沐月台内的布局结构印象深刻。

沐月台正如其名,大堂屋顶中央用翡翠琉璃镶嵌出一轮璀璨新月的形状,正下方是被一圈池水包裹的圆形拱柱舞台,烟雾缭绕中让整个舞台有一种如梦似幻的飘浮感。大堂内是三层结构,一层为大厅,看台桌椅摆放得错落有致。二三层都为私人雅座,以房间形式分隔开,大大的落地窗对着舞台,方便贵人们观看演出。

韩亦雪上次便是坐大厅座位。当时邻桌有人不胜酒力吐了一地,她注意到有小工从连接后院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里拿出清洁工具赶来打扫,那里应该设有应急的洒扫房。

后院很大,停着许多豪华马车。虽然同望香楼一样,禁止普通客人出入,但是来往打杂小工很多。只要能顺利进入后院,装成小厮模样,还是可以潜进大堂后面的洒扫房内。那里可能看不到大堂演出,但应该能听到声音。

而且后院的确有个狗洞,那也是她们上次意外发现的。

因为店内不许她这种普通客人赊账,韩亦雪又不想让叶辰知道自己来了春风十里,就想着和思思先从后门偷偷离开,之后再把欠的银子送来。

两人一路东藏西躲进了后院茅厕里。可是后门一直有人出入,她们就在茅厕窗口凝望最偏僻那处的院墙良久,苦思该如何完美翻墙不被人发现。

忽然一只黑狗走进了她们的视野,那狗在长满芦苇的角落里身形一矮,接着高低错落不停晃动的芦苇丛归于静止,狗消失了。虽是晚上看得不甚清晰,但韩亦雪也可断定那狗该是从狗洞钻了出去。

这个发现让她内心一喜,就想着从狗洞离开,毕竟爬墙什么的有点惹眼了,她们又不会轻功。

跃跃欲试的她放松了警惕,结果刚踏出茅厕的门就被前来如厕的小工逮着了。她们只好说是找茅厕迷了路才误打误撞进了后院。最后还是叶辰出现解了围,自己和思思被罚了半个月不许出田庄院子,这事才算翻了篇。

她把思思拉到沐月台后门不远处的河边,灯火辉煌的画舫点缀着河面,荡漾起好看的波纹。

可此时的韩亦雪无心观景,她首先得确定狗洞是否健在。她让思思原地放哨,自己则是自来熟地靠近沐月台,然后快走几步偷摸到后墙,凭着对狗洞位置的记忆绕着走。

她在一拐弯隐僻处站定,这里只有几丛高高的野草。透过野草隐约可见墙下一个黑乎乎的空隙,她四下张望,确定没有人,便蹲下身子扒拉几下,心里一喜,狗洞还在,半连着墙基,可容自己爬行进出。

韩亦雪又跑回思思身边,这才把自己的计划对她说了。

思思虽然刚才已经猜到一二,但听着韩亦雪说起还是小心脏砰砰直跳,忙摇头摆手道:“这太危险了。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韩亦雪明白此行还是一个人更妥,两张陌生脸孔反而更容易被发现。她就拿出鼓鼓的银袋子掂了掂,道:“被发现大不了就付银子嘛,没有银子解决不了的。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听大神弹一曲就出来,你放心,不会太久。”

思思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呼出,她自知拗不过韩亦雪的倔脾气,便按照她的吩咐,去附近街边买肉包子。

韩亦雪也没有闲着。她定睛观察一个刚走出后门,身量与自己相仿的小厮容貌片刻,把帷帽一摘,转身在河边蹲下,拿出随身带的黄粉和眉笔对着河面的倒影开始化简单的仿妆。

等思思回来后,一见韩亦雪的容貌愣了愣,小姐不仅变得更丑了,而且几次妆容叠加的痕迹挺明显的。

韩亦雪也不等她开口,一把拿过肉包子就揣进兜里。

一切准备就绪,她便迫不及待地又偷摸到了狗洞口,身材娇瘦如她,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

思思也十分紧张了,手心冒汗,好像冒险的是自己一样。跟着小姐整天做偷鸡摸狗的事情,她还是适应不了这种节奏。她不敢看韩亦雪所在的方向,怕别人顺着自己的目光发现端倪。她盘算着小姐如果被发现该如何,不知道这次叶公子还能不能神奇出现帮着善后。

在不远处一棵古树的繁密树枝上,有一双眼睛密切注视着韩亦雪的一举一动。片刻后,人影晃动,不见踪影。

沐月台三楼的一处私人雅座内,烛光昏黄,陈设古雅,杯盏奢华。

面戴半块银质面具,一袭白衣的天下第一公子苏白,正长身玉立于落地窗扶栏前,玉冠束发,气质温润风雅。室内幽暗静邃,外面明灯光芒落在他身上,在地上投射出长长一道影子,暗雅流光。不管外面如何喧嚣,乐声震天,仿佛只要有他在地方,整个世界都该是安静的。

他微一低头就看见舞台中央,一名绝色芳华的美人正安坐绣墩,用琵琶细细弹奏着《凉州辞》,曲风娇柔,给人风吹涟漪之感,正是南楚第一美人徐婉儿。

忽然她的曲风一转,变得深沉激越,惊涛拍岸,徐婉儿也同时从绣墩站起,舞动莲步。

她眉目含情,丰腴娇躯撩动人心,女人的魅力被尽情释放着,引得大堂中众男子心神难耐。

苏白始终隐在昏黄光线里,他此刻的目光没有在徐婉儿身上,而是投向二楼视野最好的一间雅座内,不知在想着什么。

那里落地窗前的桌旁围坐着四人,后面恭敬立着两名侍女。他们的眼神随着舞台中央的女子而动。其中的紫衣少年眼神飘忽,青衣少年满脸如痴如醉,正是江毅、陈威二人。旁边的两名中年男子,一人坐上座,眉目紧锁地喝着茶,似有心思,正是当朝御史大夫江仲,另一人与他年岁相仿,表情平静,乃苇州太守陈坤。

一息之间,苏白身后悄然出现一名与黑暗融为一体的男子。他面带黑巾,声音轻若蚊蝇,却一字不漏地落进苏白耳中:“主子,那少年鬼鬼祟祟在后院墙外,想要钻狗洞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