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试探(一)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25 字数:2188 阅读进度:12/40

苏白闻言负在身后的手动了动,没回头,只淡淡道:“随她去吧。你继续盯着她,看她想做什么,顺藤摸瓜看看有没有背后之人。”

黑衣男子一怔,就这样让那少年随意进入沐月台?他犹豫了一下道:“只怕她会误了我们今晚的计划。”

苏白顿了一下,终于回过头,看着黑衣男子道:“如果她阻碍我们行事,就丢进地牢。”

黑衣男子抱拳应了一声,身影一闪,随即消失。他想着主子如此轻描淡写地处理此事,那少年该是没有什么威胁的。

后院,韩亦雪从狗洞口轻巧地钻了进去。

她刚起身还没来得及拍掉尘土,就听见芦苇丛里有动静,她心里顿生不妙的预感。

果然,一只大黑狗从高高的芦苇丛里脚步沉缓地走出,嘴里低低咆哮着,表情目眦欲裂地瞪着她,稳稳地朝她逼近。

韩亦雪不由地瞪大双眼,双腿哆嗦起来。上次因为天黑远望,错误估计了这狗的大小,没想到这货居然这么大!?丝毫不用怀疑下一刻自己会被生吞活剥了。

她第一反应就想拔腿跑了,步子还没迈开,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口哨声,黑狗凶狠的表情顿时缓和下来,愉悦地摇着尾巴转过头张望,却没见着有人。

韩亦雪终于想起自己准备的肉包子。她手忙脚乱地将肉包从兜里全摸出来,一股脑远远抛了出去,五个大肉包从不同方向滚落。肉香扑鼻,大狗暂时把她放第二位,屁颠屁颠地去啃肉包了。

韩亦雪定了定神,克服了慌乱的情绪。这狗东西都被制服了,自己就此退出岂不是太亏了?肉包子还要钱的呢。她暗暗咬牙思索了两秒钟,心下一横,远远地绕开大狗,快步走了进去。

她微低着头,眼角余光瞥见墙角立着的扫帚,她步子放缓左右一看,不见有人,便小跑过去一把拿过扫帚,顿时有了一种武器在手,奔赴战场的感觉。

她忐忑地手心直冒冷汗,喉咙有点发干。她深吸一口气,继续向楼里走去,看到有人从自己身旁经过,心里就默念“淡定,我是个扫地的”。

出乎她意料,通往大堂这一路挺顺溜的。她看到有人在交头接耳传递着什么消息,不过她没心思好奇。虽然有人盯着自己看,可能是仿妆太成功了,没人发现自己是个外来者。她不禁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紧张的心情烟消云散。真是没想到会如此顺利,她还编了许多说辞呢。

韩亦雪自然看不到自己身上粘着草叶、灰头土脸的模样。沐月台即使是下人,衣着打扮都干净得体,她无疑是最显眼的那个。之所以没有人上前戳穿她,是因为他们刚得了命令,也就是韩亦雪刚看到的交头接耳,说是任由着她进来,而暗处早有人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终于来到了大堂后方,韩亦雪就被眼前场景吸引住。中央碧玉砖打造的舞台上,一名身姿婀娜的绝色女子正反弹琵琶,琴技高绝,周围轻雾缭绕,灯火照耀下整个舞台流光溢彩,画面极美。

她好想坐下来欣赏啊,上次来的时候都没见过如此美人呢。可惜自己是偷偷进来的,她的一双眼睛恋恋不舍地离开舞台,转到洒扫房门前。

因为要随时取用清洁物品,洒扫房门并未上锁,是虚掩着的。她一手轻轻攀着门,眼睛透过缝隙往里面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心里激动,没人在呢。

于是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又匆匆掩上门,这才长吁一口浊气,有种计划即将得逞的满足感。

这个房间不大,陈设简单,一张软塌、一套桌椅,剩下的就全是各种扫帚盆刷布桶之类的清洁物品。她发现靠墙椅子上方有一扇极其狭小的窗户,大概只有半张脸大小,而且不能打开,是推拉式结构的。

她拉开窗户的一点缝隙,将眼睛凑了上去,才刚看一眼,她内心便雀跃起来。这里正对准一层大堂!舞台上的表演也尽收眼前,她估计这扇小窗是为了让小工随时查看并第一时间处理大堂内的突发情况的,不过这不正方便了自己看好戏啊。

韩亦雪继续向窗外看去,她注意到今日大堂内宾客们个个衣着华贵、谈吐气质不凡,估计多是非富即贵、身份显赫之人。而且每张桌旁都有至少一名侍女伺候着,所以洒扫房内也不需要有人在。果然第一公子的名头甚大,票价翻五番还一票难求,今日场子肯定与平时不一样,这狗洞钻得值了。

她静静看着大堂中央美人婀娜的背影。这里可以清楚听到她正弹奏一曲《阳春白雪》,万物知春,和风坦荡;泯然清冽、雪竹琳琅,节奏轻快有力,一副生气蓬勃、春意黯然的景象铺层眼前。

场中美人在一阵叫好声中结束了自己的弹奏。

一刻钟后,有沉稳洪亮的声音宣布接下来压轴的,便是众人翘首以盼的天下第一公子苏白。

闻言场中气氛突然出奇地安静了一瞬,接着才掌声雷动,混杂着各种满怀期待的说话声和呐喊声。这让韩亦雪联想到前世的追星画面,没想到古代也能见到如此场景。

苏白的出场让韩亦雪十分意外。

只见他手捧古筝从天而降,白衣飘飘、气宇轩昂、风华绝代,发尾飘散开好看的弧度。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她眼前一挥,他便从月上来到了凡世间。他肤色白皙,在灯火的映衬下整个人都发着光,半块精致的银质面具在他面前都失了色。

在触地的刹那,他飘然转身稳稳落坐于台中凳上,手中古筝自然而然地悬放于琴台之上,就这么极尽从容、行云流水般地出现在舞台中央。全场的艳羡惊绝声,因着天下第一公子的翩翩到来,被拨起撩动,不绝于耳。

韩亦雪也看呆了,不为其他,只为这人不就是望香楼的那位贵客苏公子吗?虽然只见了一面,虽然他从墨衣换成了白衣,但是自己借了他的名头吃了白食,想不记得他的模样都难。韩亦雪撇撇嘴,暗道早知道是他的话,自己该不会挖空心思前来了,毕竟还欠着他个大人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