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无路可逃(二)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28 字数:2215 阅读进度:15/40

四目相投。

苏白就这样定定看着韩亦雪,也不说话。

如他料想,此人果然是女子。

韩亦雪哪里顾得上欣赏这张面具下完美到极致的脸,只觉得浑身都被盯得难受。

这下好了,自己的易容妆算是洗得干净,那就只能破罐子破摔了。她转了转手指上戴着的尖刺指环,这人武功厉害防身武器根本无用,就琢磨着该怎样保命。

仿佛过了许久,苏白还是未发一言,这无声的诡异气氛反而让韩亦雪更加忐忑。她终于忍不住,开口蹦出一个“你”字,这时苏白却突然直起了身子。

他的嗓音温和沉稳又富有磁性,可是说出的话却不中听,“姑娘如此费心易容,可是想先在望香楼以认识本公子的名义白吃一顿,到晚上还能伪装成小厮在这沐月台随意来去?”他顿了顿,接着道:“还是说,姑娘有什么别的目的?”

韩亦雪怔了怔,一时语塞,原来他都知道了啊。在这个人面前,根本藏不住任何秘密,不过这种紧要关头,藏不住也得瞎掰啊,她就赶忙解释:“不不不,中午是掌柜误会了你我的关系。我本想要拒绝的,可那掌柜太热心了,坚决不肯收我的银子,我也是很为难的。”

苏白闻言心里好笑,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道:“哦?你我是什么关系?”

韩亦雪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就忙摆手,“没关系,没关系。”

“既然没关系,那就把你交给官府处理吧。”苏白目光仍未有半分稍离,声音清淡。

韩亦雪着实没想到后果会如此严重,脸上有了一丝慌乱,立马改口道:“我们有关系、有关系的,关系大着呢。”

她心里就想试着博取同情,于是酝酿了一秒,努力想要有楚楚可怜的效果,尽可能让声音带上点哭腔:“实不相瞒,我仰慕公子已久,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亲耳听公子弹奏一曲。心心念念久了,便也相思成疾。今日好不容易等到机会,却没有座位了,只好以身犯险出此下策,易容前来听一曲了却此生所愿。希望公子念在我是您铁杆粉丝的份上放过我。”

“铁杆粉丝?”苏白扬声问。

“就是,我只崇拜你,不会因为别人琴弹得好就见异思迁。”韩亦雪眨了眨微微泛红的双眼,补充道。

苏白眸中快速闪过一道光芒,嗓音不咸不淡,“姑娘今日该是第一次见我,这崇拜可不符实。”

韩亦雪面不改色,继续哭兮兮道:“我早就听闻天下第一公子琴艺惊人,气度不凡,虽之前没见过公子,可仰慕之心早在心中生根发芽,公子莫要怀疑我的一片赤诚之心呐。”

苏白转过身侧过脸,实在不想再看她戏精附身挤出的泪眼,淡淡道:“就因为这个理由让姑娘走了,以后大家都效仿,称自己崇拜本公子,那本公子是不是都要保?这还让店家怎么做生意?本公子的信誉还要不要?”

一连几个问句让韩亦雪一噎,她摸了摸鼻子,马屁不好拍啊,只能放大招了。她从怀中摸出个湿漉漉的钱袋,往前一递,“这里面有一千两银子,应该够了吧。”

苏白闻言转回身,看了一眼她手上的钱袋,又看了一眼钱袋下露出的指环,视线接着往上移到她隐约可见娇美的脸庞,双眉紧锁,一改柔弱哭相,带上几分倔强。

他注视她片刻,才点点头,指了指岸边,示意她把钱袋放在地上。

韩亦雪不自觉地嘟起嘴,心在滴血,却也只能照做。

“现在你可以走了。”苏白松口。

这样就解决了?韩亦雪紧锁的双眉终于微松,心里叹道,早知道一开始就掏钱了,省得自己还如此费脑费力地拍马屁。

思量间,苏白突然对她伸出手。

韩亦雪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怎么,你想一直呆在池子里?”苏白问。

秋夜清冷,被这么一问她才发觉在池水里泡久了,此刻全身冰凉。

她望着他温和下来的眼神,直觉他不会对自己不利,于是缓缓抬起小手放入他的掌中。

男人的手如火烧般灼热,那绝不是一个正常人会有的体温。

他的股掌力道极大,轻轻一拉,就把韩亦雪整个人从水中捞了出来。而他身上的这股灼热气流一瞬间便已传遍了她的全身,感觉暖暖的。

韩亦雪第一反应他是不是发烧了,后转念一想这人精神这么好,怎么也不像生病的样子,轮不着自己关心。

苏白放开了她的手,从怀里掏出一块纯白的方帕递给她。

韩亦雪有些诧异,道了声谢,随手接过帕子。手帕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的,质感极好,还是温热的。她默默拿着擦了脸,帕子沾染着他身上的味道,上脸嫩滑的触感叫人舍不得放下。

擦完,她拎着沾染着土黄色块的帕子看了看,感觉自己真是暴殄了天物。

“扔了吧。”苏白嫌弃地瞥了一眼,翩翩然转身就朝楼内走了。

这时,一袭黑衣的锦城不知从哪里窜出来,拾起了岸边地上静静躺着的钱袋,然后颇有深意地看了韩亦雪一眼,也跟着走了。

韩亦雪把帕子收进兜里,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暗叹了口气,今天一千两就交代在这里了,该把望香楼吃饭的钱都一起补上了吧。唉,权当今天花钱买了块极品帕子吧。

她心塞地想着就往后门走去,没人再阻拦。

而四周围观的暗卫们,相比于韩亦雪心里只是心塞,他们的内心则早就是翻江倒海了。

什么情况啊?他们以为冷面主子亲自上阵会有什么大事件,结果就这???主子居然就这么让她走了?贴身帕子就这样给了她?还摸了她的手?这还是不让人近身、行事狠辣的主子吗?!他们跟了苏白这么久,都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不痛不痒地处理一件事。在他们心里,还是帕子抹毒杀人这种桥段比较适合他。

苏白走进楼里,锦城快追几步,轻声在他身后禀告:“主子,暗影来报,刺客尸首皆处理干净。另外,婉儿姑娘在三楼等您。”

苏白颔首,轻身一跃,便来到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