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冤家路窄(三)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32 字数:2227 阅读进度:19/40

韩亦雪深吸一口气,想着反正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不会再见到苏白,这种时候就该退一步海阔天空。

于是她面容缓和下来,顺着他的话温声细语道:“公子所言极是,今晚还是多谢了。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回屋了。”感谢的话终究还是说出口了,这样便两不相欠,又怕苏白再说些什么不中听的话,她转头便逃也是地离开了。

苏白静静看着韩亦雪匆忙离开的背影直至消失,他的身子突然晃了晃,一手扶着头,冷毅的额角沁出汗珠,唇线绷得很紧。

韩亦雪没看到的是,在苏白的身后,大片红色在他白色的衣袍上蔓延,宽阔的后背绽开一道道血花,很是触目惊心。

韩亦雪不知道的是,今晚苏白两度救她还负了伤。她所想的两不相欠,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暗处的锦城见苏白有异,一跃来到身旁扶住了他。

想必刚才主子在接着韩亦雪的时候,让本就深的伤口又崩裂了。以往这点伤对主子来说算不了什么,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而这次他的情况真的不大好,罪魁祸首怕不是身后伤,而是突如其来的剧烈头痛。

锦城明白自己主子并不是个临时起意的人,他对韩亦雪的特别定是有什么原因。只是他担心,这种不明深浅的特别,对时时活在危险中的主子来说,不见得是件好事。

就在今晚早些时候,韩亦雪二人回百里居的路上,她们没注意到身后有个黑色身影如鬼魅般正紧紧尾随着。

两人在街头快步走着,苏白的马车则行至街尾。

天色已晚,月色如霜,街道上空落落的。

尾随韩亦雪的那名黑衣蒙面人身手极高,连赶车的锦城都没发觉此人的存在。而正在车内闭目养神的苏白却闻到了黑衣人危险的气息。

忽然,他如一只在静谧夜空中无声滑翔的苍鹰,从马车内飞身跃出。

锦城一惊,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黑衣人手中闪出一记暗器向韩亦雪掠去,只听得一阵破空之声,苏白已经纵跃到了暗器近旁,身手矫健之极,飞身就要将那暗器打落。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苏白顿觉头痛欲裂,身体的气力骤然流失。

他用最后的力气身形一晃,硬生生地用身体挡住了暗器,那飞刀状的暗器便深深刺入了苏白的后背。

他闷哼一声,脸色发白,单膝跌落跪地,可此刻头上的疼痛却比后背来得更厉害,他不禁一手撑地,一手扶着头,努力不让自己倒下,望着韩亦雪越来越远的身影才安下心。

那黑衣蒙面刺客见状一怔,似乎没料到苏白会出现,甚至以身体相阻。他眼里快速闪过一抹异色,却发现苏白身旁隐藏颇深的几名暗卫向自己围拢过来,根本容不得他再多想,就要转身逃离。

苏白命令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这些暗卫不得出现,他不希望他们轻易暴露。而此时苏白被伤了,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不得了的情形。

锦城见暗卫出动,就安心把刺客都交给他们解决。他清楚这些暗卫的实力,说以一敌十的高手都不为过。纵使那名刺客武功再高,一人也难敌众手。

锦城飞身至苏白身旁,也注意到主子的不对劲,似乎是头疾?只是这头疾来得蹊跷,在他的印象里,从未见过主子生病。

他从衣袋中取出一个白玉瓶,倒出一颗能治百病的小药丸给苏白服下。

须臾,苏白头痛有些许好转,面色也渐渐恢复如常,半块银质面具下的眸光却暗沉得可怕。他伸手把暗器从后背拔除,面色没有一丝波动,好像处理伤口就如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

他缓缓站起身,笔直而立,站姿如松,只有后背的鲜血还提醒着他此时受了伤。

他来到俘获刺客所在的阴暗角落里,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刺客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锦城却在一旁惊呼出声:“暗影?怎么是你?你为什么对主子出手?”

暗影不答话,把头扭向一边。

苏白冷冷道:“他的目标不是我。”

锦城这才想起刚刚赶车时,远远看见韩亦雪二人的身影,便恍然过来,不过马上又面露不解:“你要杀那个姑娘?”

暗影依旧不说话。

苏白负手而立,冷哼一声:“是他让你做的吧。在本公子身边潜伏这么久,真是煞费苦心了。”

暗影微讶,这才抬眸望向苏白:“您都知道了?”

苏白闭了闭眼又睁开,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武功比锦城高,头脑比他聪明,反应也比他快,为什么我的贴身之人不是你而是他?”

锦城闻言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而暗影却低头陷入了沉默。

苏白继续道:“因为我早就知道,你是他安插在我身边的棋子。这么久了,你并没有干预我做什么,所以我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暗影叹息一声,一脸认真道:“他其实也是为了您好。”

“为我好?”苏白冷笑一声:“出手对付一个不相干的弱女子就是为我好?”

“真是不想干吗?他要我提醒主子,莫要忘了您的承诺和使命。不然,您迟早会后悔的。”暗影突然拔高了音量激动道。

“本公子要做的事,还轮不着别人指手画脚。即便是他,也阻止不了。既然你对他如此忠心,那我就留不得你。”

苏白沉声说罢,便一把抽出锦城手中的剑,反手顺畅无比地滑过暗影的咽喉,咽喉处喷射出的温热鲜血溅了前方一地而苏白手上却连一滴血都没有挨着。

暗影保持着惊愕的神情,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苏白面无表情把剑递还给搞不清状况的锦城,淡淡吩咐一声“收拾了”,便抬脚离去。

待苏白回到百里居,他就闻到秋风中夹杂着韩亦雪身上的味道。那是一股淡淡的甜香,只闻过一次便再也忘不掉。

他本不想打扰她,他本该先去处理伤口的,可是他的脚却鬼使神差地向她走去。他循着香味来到百里居后面的庭院里,远远便看见韩亦雪坐在窗前露台上,好像月下仙子,美得让他心跳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