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叶辰(二)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34 字数:2182 阅读进度:21/40

韩亦雪不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叶辰在平山村就是许多女孩的春闺梦里人,却总爱往自己的田庄跑,害得她都快成女孩们的公敌了。

已到了登船的时间,茶棚内二人起身随着大流往船的方向走。韩亦雪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和叶辰解释自己瞒着他回宁都的事,所以暂时不打算相认了。

叶辰依旧站在树下不动,双手交叉抱胸,这个妹妹从小爱往外跑,就那几个易容装他闭着眼都能认出来,他倒要看看她给自己装陌生人要装到何时。

思思也是看到叶辰了的,她现在连头都不敢抬,只亦步亦趋的跟在韩亦雪身后,轻轻用手摇了摇她的衣袖,低着头轻声道:“小姐,我看到叶公子了。”

韩亦雪自然知道她心底害怕叶辰,就拍了拍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示意她淡定跟着自己走,不要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韩亦雪虽然不怕叶辰,但是叶辰自然也是有法子让她乖觉的。田庄的人都是亲眼看见叶辰把不听话的小姐扔进枯井、丢到树顶、关进小黑屋的。他武功厉害,庄子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小姐最后都只能乖乖妥协。恩威并施下,叶辰才树立起了当哥哥的威严。

叶辰把韩亦雪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嘴角轻勾摇了摇头,这个妹妹真是不打算认自己了,只好自己朝着她的方向走去。

周围女孩们见他走来顿时一阵骚动,幻想着这个俊秀男子能走到自己面前,来一段一见钟情的戏码。

可很快她们就心碎了。只见八尺男儿走到两位带着帷帽、身材清瘦的少年身边,还一把抓起了其中一人的手。

啊啊啊,这个人是不是好男风啊?好可惜,好失望啊。众女孩们面上的神色一时间十分精彩。

韩亦雪察觉到周围不善的目光,下意识想要摆脱他的手,叶辰的大掌却在她手腕处抓得更紧,容不得她挣开。

她狠狠瞪了叶辰一眼,从小这人一到人多的地方,就喜欢抓着自己的手。也不是牵,就是抓着她的手腕。他说她笨会被人群挤丢,他可不想四处找人,所以只能勉为其难地抓她的手。

叶辰步伐很快,拉着韩亦雪走,思思在后边小跑着才能跟上。

连接码头与商船之间有一条很宽的引桥。

三人走上引桥快到甲板之时,叶辰突然用力拉过韩亦雪的手,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把她往河面一送,韩亦雪顺势就要倒向水面。

她惊呼一声,这是要把自己扔水里的节奏?她赶紧闭眼憋着气,结果等了半晌没有等来掉进水中,却听见帷帽轻轻的落水声,自己则好像悬在了半空。

思思傻眼了,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一幕,却是无可奈何。

旁边人纷纷投来惊异不解的目光。

韩亦雪颤动着睫毛缓缓睁开眼。

只见叶辰一脚抵着引桥上的柱子,依旧牢牢抓着她的手,眼眸幽深。她脚踩着引桥边缘,身体朝外,就这样四十五度悬在了水面上,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很是尴尬。

韩亦雪声音微颤:“快拉我上去。”她只觉得手腕处被拽得隐隐生疼。

只听叶辰清润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为什么偷偷回宁都?”

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哪有偷偷的,只是你正巧不在,就没有告诉你了。”韩亦雪随口就答。

“回答不对。”叶辰抓着韩亦雪的手往下又送了一点,韩亦雪离水面更近了些。

“是我二哥来接我了,我也没办法嘛。”

叶辰的手又往下送了一点。

韩亦雪只好告劳道:“是我错了,我错了。”

“错在哪里?”

“不该不告诉叶大哥。”

“还有呢?”

“没有了。”

“再好好想想。”

此时韩亦雪和水面夹角越来越小,这姿势难受不说,心理负担也相当重。她便一股脑把最近做的亏心事都吐了出来:“我、我不该对叶大哥视而不见,不该偷喝酒,不该看**,不该逛青楼,不该往叶大哥书房放蟑螂。”

叶辰扬眉:“原来你趁我不在,还放蟑螂了?”

“是那蟑螂被我赶的没地方跑,它自己进的书房。”

“又喝酒了?”

“喝了一点。”

叶辰自然早就得知她喝得烂醉的消息,当时田庄的动静可不小,但他此时不想深究此事,他生气的是韩亦雪背着自己偷偷步行回宁都,生怕她一路上出什么事。

他一直忙着处理临江漕帮的事,直到天元阁这几天放松了步步紧逼的节奏,他才得以喘息回苇州一趟,见见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

“什么时候回庄子?”

“等我爹去北境驻守后,我就寻机会回去。”韩亦雪斩钉截铁地回答,她也不打算在宁都呆太久的。

叶辰闻言面色稍霁,却忽地把抓着她的手松开。

韩亦雪瞪大了眼,她都乖乖认错了还要把自己丢水里?叶辰就不是人!

思思在旁边也惊讶地张大了嘴,上前几步想去拉她。

却没想到叶辰在手放开后,又以极快的速度再次抓住了韩亦雪的手臂,再微一用力,便把她拉上了引桥。然后也不看她,漠然转身继续往前走。

韩亦雪惊魂未定,一颗小心脏忽上忽下,太刺激了。思思忙上前扶着她走,她摸着胸口吐出一口浊气,道:“吓死我了。”

等心情平复了一些,她恶狠狠地瞪着叶辰后背,嘴里无声大骂,可犹不解气,又隔空对他使劲比划着拳打脚踢的动作。

叶辰似有所感地回过头,就看见韩亦雪在对着自己手舞足蹈。

他笑意不达眼底,“还想再来一次?”

韩亦雪动作僵住,压抑着气恼,火速换了一张笑嘻嘻的脸,道:“我是想帮叶大哥捶背呢。”然后她忙挥舞着小拳头在叶辰后背锤了几下。

叶辰不再理她,径直走上甲板,进了船舱。

一楼船舱极为宽敞,一排排的座位上已经坐满了人。韩亦雪二人买的是一层的票,就想着找位置,却听叶辰道:“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