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偶遇(一)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35 字数:2234 阅读进度:22/40

韩亦雪和思思跟着叶辰穿越一楼大厅。因为人多,通道略为拥挤,几人前行缓慢,就听见有人的议论声传来。

船客甲:“听说了吗?江御史前些天突然暴毙了,还是死在咱苇州。”

船客乙:“这么大的事情早就传开了。”

船客甲:“四皇子来调查也有好几天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查出什么结果。”

船客乙:“不是请了好几个大夫和仵作检查,都说是突发心疾导致的吗?还要调查什么?”

船客甲:“还不是御史夫人坚称是有人害了自己丈夫,说是江御史从没有心疾的毛病,最后还闹到皇后那里去了。江御史毕竟是巡查时候死的,皇帝就想给其家人一个交代。太子也认为是有不轨之人从中作梗,想要亲自来苇州调查。但是过一段他就要大婚了,皇帝怕不吉利,就让四皇子来苇州了。”

船客乙:“我觉得没那么悬乎,江御史应该就是身体差了,那么多人检查过还能有错?我现在就关心接任御史大夫的会是谁?”

船客甲:“传言皇帝想听过玉小侯爷的意见再行定夺,可是亲笔信送过去都没得到回复,皇帝就派人前去靖安侯府,才得知小侯爷已经病到起不来床的地步。”

船客乙:“唉,怎会如此严重?真是天妒英才啊。”

随着三人登上楼梯,船客的说话声渐渐远去

关于这个大名鼎鼎的玉小侯爷,韩亦雪也早有耳闻,据说他博学多才、谋略过人,就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长卧病榻。对她来说,此人只活在传说中,甚是遥远,她就从没有上过心,听过即忘。

三人由楼梯往上来到三楼,先入目的是一条狭长的通道,两旁各有十二间房。

韩亦雪本以为叶辰是带自己去楼顶看风景的,结果见他领着自己往房间走去,就惊讶地问:“叶大哥你什么时候定了房间?我听卖票的说这里的房间早就被定满了。”

叶辰轻拍她的脑袋,道:“你又忘了,叶家有做水运生意的,这里有客运商船不是很正常吗?”他早就不止一次同她说过了叶家的情况,这妹妹不仅记性差,脑袋还迟钝,说一就是一,完全不会联想到苇州这个大本营该有叶家的船队。

“什么意思?你是说这艘船是你家的?”韩亦雪瞪圆了眼问道。

叶辰斜睨了她一眼,淡淡“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韩亦雪回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嘟囔道:“那也是你爹的。”

这话却落在了耳尖的叶辰耳里,“这船是我买的。”

韩亦雪撇撇嘴,想着叶大哥真是财大气粗,自己一定要讨好未来嫂子。

三人一直走到通道尽头右手边的那间房门前才停下脚步。叶辰刚把门打开,韩亦雪便一马当先兴奋地冲了进去。

叶辰和思思先后走进房间,思思摘下帷帽,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了下来。

环顾四周,只见室内布置精美,入目是成套的棕漆雕花桌椅,皆被擦拭得一尘不染,光可鉴人。窗子很大,视野特别好,临窗摆着一个宽大的摇椅。屋内还用屏风隔出了里外间,里间摆放一张睡榻,其上铺就了一条粉色锦褥,地上还铺着地毯。

韩亦雪趴在窗前张望起美景,赞叹一声,“哇,好美的水天一色”。

叶辰淡淡一笑,把包袱往圈椅一丢也坐了下来,唤了声:“亦雪。”

韩亦雪偏过头看他,“什么事?”

叶辰指了指桌上,“我叫人提前布置好了鲜果甜点,你看下还有没有想吃的,我再叫人送来。”

韩亦雪看了一眼桌上高高垒起的果盘和各色甜点,问道:“要多久到岸?”

“半日。”

“那挺快的,我睡一觉就到了,不必再拿。”

叶辰点点头,喝了口茶,就头靠着椅背假寐。

欣赏完窗外景色,韩亦雪在摇椅上坐了下来,这才仔细看了眼叶辰。多日不见,他的面庞瘦削了些,眼底下有两片浓浓的青影,定是近来不曾休息好。

韩亦雪莫名就有点心虚愧疚。

她早就摸透叶辰发脾气有三个特点,一是不管多生气始终面不改色;二是给犯错的人身体和精神双重惩罚;三是只要犯错的人与他有关,便为了别人的错不善待自己。

这次她没告诉叶辰要回宁都的事,他该是为了找她折腾了自己一番。

韩亦雪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但这未必不是一种精神绑架。随着渐渐长大,她越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与叶辰之间的关系了。他们胜是兄妹,可在外人眼里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却过于亲密的存在,自己可能已经成为阻碍叶辰婚配的原因之一了。

她曾试着疏远叶辰,奈何叶辰是个偏执的性子,依旧寸步不离地守着田庄更甚以往。他只当她是在闹脾气,甚至拿自己的银子添补庄子。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到底是她从三岁开始就欠下的债,理不清了。

“可不可以不要回宁都?”叶辰闭着眼突然开口,嗓音沙哑。

韩亦雪一愣,没料到他会突然开口问一个百分百会得到否定答案的问题,就立即道:“都走到这里了怎能折返?这河对岸没多远就是宁都了。我定是要去看看父亲的,他此行去北境驻守,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

“那为什么要瞒着我自己步行上路?”叶辰又问。

“因为我不想再被管着。”韩亦雪声音平静,说出了真实想法。

叶辰睁开眼,目光落在韩亦雪的脸上,那是平平无奇的少年模样,蜡黄色的面容显得气色不大好。小姑娘脸上抹得这层黄粉,正努力地把清丽的面庞遮掩。可是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遮盖那原本就美好的轮廓,依稀还能看见她面若桃花般的面颊由内而外盛开出淡淡的粉,那是一种无比动人的颜色。

叶辰定定看了她片刻,用不容置喙的口吻道:“等哪天你武功胜过我了,哥哥就不再管你。”

韩亦雪一听就恼了,这人老是拿自己擅长的和她没天分的相比,这要怎么比?于是她嗓音里就带着气恼:“叶大哥!我已不是三岁小孩了。我长大了,有些事可以自己做决定。我不想再像个小孩一样被人管着。”